秦家三人包括安凝都是呆愣的。

  他们有些机械地上了战机,秦父跟秦夫人有些呐呐的,到了嘴边的话却有些说不出来。

  叶离看了安凝一眼,却不知道要跟安凝说什么。

  只能挠了挠头,朝叶韶华开口:“二姐,这战机是我累计军功的奖励,在t市这边,我正要开回京城,就顺道过来接你们了。”

  叶韶华还在跟这边的司令说话,闻言,有些意外地瞅叶离一眼,歪着脑袋笑了笑:“不错,有那么几分样子。”

  得到了训练营工人第一的最强者承认,叶离终于笑开了。

  秦家父母本来以为安凝的妹妹有点猛,眼下听着叶离的话,安凝这个弟弟好像也不弱,这战绩是他的分配物?

  秦家这些人震惊的目光自然掩盖不了。

  而叶离也看得出来秦家人的震惊,他来之前罗成已经把安凝还有秦家的情况跟他说了。

  叶离不知道跟安凝说什么,却知道怎么处理秦家的事情。

  反正以叶韶华那傲得不得了的性子,最多把林家按在土里,至于秦家,叶韶华肯定是懒得解释。

  叶离低声开口:“抱歉,我大姐从小被奸人所害,直到前些日子我们才找到我大姐的行踪。因为我们的身份有些保密,所以我二姐一开始没有表明,希望各位不要见怪。”?秦家父母眼下坐在战机内的凳子上,周围都是各种武器,已经彻底成了两尊雕塑。

  或者以前他们听到安凝有个弟弟还有妹妹,会觉得对方是知道安凝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所以上来占便宜的。

  可现在,根本就不敢这么想。

  别说有那么几分远见的秦父,就连知之甚少的秦夫人也知道叶韶华跟叶离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刚刚其他人他们不认识,可对着叶韶华十分恭敬的司令,还有t市市区的市长,他们却是知道的十分清楚。

  像是秦家这种家世,平时只能在报纸或者是新闻上见过这些人,也不对,像是司令那种人物,就算是在新闻上都见不到。

  总之,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过。

  有一天,市长会笑着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会坐在只有在阅兵典礼上才能看到的飞机。

  秦父还好,秦夫人在回过神来之后,立马就在脑子里回想,自己有没有对安凝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举动,或者有什么过分的话……

  想到她之前一直嫌弃安凝的出身,秦夫人连忙抬头看向安凝,好在安凝没有说什么。

  秦夫人紧紧悬起的心终于放下来。

  然后秦家三人加上安凝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呆了好几分钟,才算回过神来。

  这几人呆愣着。

  叶韶华则是在驾驶舱这边,斜歪着身子靠在一边的椅背上,手上的手机随意的转着,“秦家那两人应该是老实了,至于秦渭倒不用担心。”?叶离点点头,他越过叶韶华,朝秦家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林家那边也给了消息,林与戎他们直接放弃了。”

  叶韶华漫不经心的笑着,看到手机屏幕又亮了一下,她停住手机又回复了一句,“容不得他们不放弃。”

  她唇角勾起的弧度很浅,修长好看的手指点着手机屏幕。

  叶离看着叶韶华这样,捏了捏手中的杯子,没再说话,只是侧着脑袋看着叶韶华。

  这次的任务他是跟训练营的人一起去的,知道了更多叶韶华的事。

  五年前,她被林家联合京城众多家族的人逼走。

  五年后的现在,林家看到她都要避其锋芒。

  不是不忌惮她,而是她成长到了其他人已经缺她不可的程度。

  叶离不知道走到这一步她究竟花费了多大力气。

  他只是笑了笑,为有这么一个姐姐而自豪,心中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

  叶韶华下飞机的时候就看到了慕柳。

  慕柳表情还很严肃,“叶小姐,出事了。”

  叶韶华手顿了一下,慕柳很少用这么严肃的表情跟她说话,她顿了顿,然后眯了眯眼睛,淡声道:“什么事?”

  慕柳不说话,只是那装眼睛看得出来有些急。

  叶韶华左思右想也想不出究竟有什么事情值得她这样。

  可又一想慕行之的伤,她皱了皱眉:“你带我去。”

  慕柳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般,连将她带到车子上。

  再叶韶华侧过她上车的时候,慕柳连忙给叶离使了个颜色。

  车里一路平稳的向叶家行驶。

  叶韶华一路上都有些不确定,可一看慕柳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问题。

  她压下了内心的犹疑。

  一切都在车子停到叶家的时候,叶韶华终于有些反应过来。

  叶家从大门口到客厅的地方铺着大红色的秀着金色边纹的地毯,地毯的尽头,叶韶华看到了表情有些复杂,眼睛还有些红红的姜姐。

  “快过来,”姜姐看到叶韶华,低头看了看手腕上手表的时间,连忙将叶韶华拉过去,“八点就要出门不能迟到,我们先换衣服!”

  叶韶华什么都没反应过来。

  就被姜姐推到了换衣间,换衣间里还有另外两个女人,正在帮她换上大红色的中式喜服。

  “不是,你们停……”在一个女人要扒下自己扣子的情况下,叶韶华终于举手,“等等,我自己会换。”

  姜姐看着繁杂一堆小衣的喜服,不由看了叶韶华一眼,“你确定?”

  叶韶华一边勾起了衣服,白皙的指尖衬着大红色的衣服,显得十分分明,一边扯了扯衣领,声音压低:“确定,你们先出去。”

  姜姐本来有些怀疑,可想想叶韶华拍戏的时候,那繁杂的古装也是她自己换的,她就不怀疑了。

  便跟着两个女人一起出来。

  等叶韶华出来后,姜姐跟这两个在外面等着的女人愣了一瞬,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叶韶华捏了捏自己的衣袖。

  微微歪了头看向姜姐。

  她脸上并没有上妆,只觉得那脸极白,中式喜服本来就是红色,只是偶尔用金色勾勒了几个花纹。

  那双黑漆漆清亮的眼眸看过来的时候,姜姐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回过神来。

  姜姐张了张嘴,看着叶韶华,“没事,你们快看看有没有穿错。”

  两个负责礼服的女人前后看了一眼,发现叶韶华一件也没有穿错,不由有些惊讶。

  “没穿错就好,”姜姐拉着叶韶华去化妆做发型,“快过来。”

  化妆师再给叶韶华化妆的时候,姜姐想着今天早上还没醒,就被门口两个军人抓过来的事情。

  心里还想好在她经历过慕园那一幕,不然还真不知道会不会被吓死。

  看着化妆师给叶韶华戴上金饰,姜姐忽然开口,“我们家的白菜,终于要被猪拱了。”

  叶韶华:“……”

  “不过终于是有人照顾你了。”姜姐又笑了一声,她接过化妆师手里最后一根钗子,亲手给叶韶华簪上,“那时候看你一个人在娱乐圈那么拼,我真想替你答应陈家。”

  叶韶华闻言,伸手拨了拨头边的金链子,不由慕行之为自己放弃归家的传承,等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的人。

  她想了很久,才低声道:“没有人是容易的。”

  楼下。

  叶离臭着一张脸,表情十分不好。

  叶老爷子跟叶枫都在屋里面没有出来。

  叶离看了眼伴郎,叶是熟人,正是他的长官容哲。

  他刚一抬手,慕行之就朝身边看了一眼,慕秋连忙洒了一堆红包下去,他今天脸上虽然柔和了一点,但一身笔挺的站在那里气势就有些骇人,偏生又是一副风光霁月的样子。

  微微侧着的脸庞看起来慵懒间又似乎带着些冷漠,伴娘团一看到他就觉得有些天然的距离感。

  又加上知道他的身份,就更加不敢惹了。

  一哄而散。

  叶离就更气了。

  不过他没有气糊涂,在慕行之遥侧过他进去的时候,连忙拦住,指了指不远处的靶子:“等等,进去要先过一关。”

  慕行之修长的手指捏了捏,他看了眼叶离,服气,低沉了声音道:“行吧,你说。”

  叶离咳了一声,“百米外有个靶子,你蒙着眼睛,射中十个红心,就让你进去。”

  听到这句话,慕行之侧了侧身子,一双桃花似的道眼睛半眯着,给了一个叶离“你确定”的眼神?

  叶离估摸着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他又连忙妥协:“其实不蒙着眼睛也……”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间慕行之往前走了两步。

  然后伸手慢条斯理的自己蒙上了黑色的布,站到靶子面前,手上漫不经心地握着枪,在手上掂了两下,指尖的枪泛着黑色的光芒,有衬得他的手指格外漂亮。

  在叶离还有其他人心里想着怎么还不开始的时候,就听到——

  “砰——”

  “砰——”

  “砰——”

  十声枪响。

  慕行之一手将枪“啪”地一声丢在一边摆着的桌子上,一手将眼上蒙着的黑色布取下。

  看也没看身后的靶子,朝叶离点点头,就直接越过叶离离开。

  背影带着些漫不经心的肆意。

  叶离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那靶子上只有一个的弹孔,有些懵逼。

  慕秋看叶离这样,有些想要翻白眼。

  “我之前都跟你说了,”慕秋啧了一声,他拍拍叶离的肩膀,“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枪法上能跟你姐姐匹敌,那也只有慕少了。”

  疯了吧。

  说完之后,慕秋看了看慕行之的背影。

  慕行之今天穿的是大红色的长袍,身姿修长,显得俊秀极了,开枪的时候,让在场不少人都想起了叶韶华。

  两人都是如出一辙。

  没有多长时间,叶韶华跟慕行之等人就出现在外面所有人的面前了。

  本来在吵吵嚷嚷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

  场面有些静。

  大多是没有见过比这一对还要出色的新人。

  “我这是不是在嫁女儿?”姜姐将叶韶华的手放到慕行之手上的时候,眼睛红了红。

  叶韶华看到她这样,心里也有一点难受。

  叶老爷子坐在高堂上,看着面前跪着的两人,手指颤抖,“行之,韶华我就交给你了。”

  慕行之捏紧了叶韶华的手,他低着头,看着两人握着的手,一字一字的开口:“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叶枫只接下了两人递过来的酒,没说话。

  不过能看到他的眼睛也很红。

  应该是偷偷喝过了。

  最后一个是聂老岛主的排位。

  叶韶华没想到慕行之把师傅的排位拿过来了,她低了低眼眸,眼睛终于红了。

  “叶姐姐,”聂瑾怀朝叶韶华笑了笑,眼中带泪:“我爷爷昨晚给我托梦了,他跟我说,你竟然为了他那个不孝的孙女,竟然连他也不要了,你……”

  聂瑾怀声音哽咽,“他……他说,你本来就不欠南岛,你是不是跟慕大哥久了,也变傻了。”

  叶韶华闭了闭眼睛,眼中的里终于流出来。

  她朝聂老岛主的排位磕了三个头。

  直升机从叶家飞到慕园,中间无数限量版豪车出场,因为慕行之的身份,还专门清理了一条街道。

  有些网友小心的拍到几张照片,无论是直升机还是豪车还是车牌号,每一个都令人心惊。

  无数人都在猜测这究竟是哪位大佬在结婚。

  只是这等保密情况下,都猜不到就是了。

  慕行之结婚,来往的人很多。

  容哲被那只正拿着平板的大白鹅吸引,“那是什么?”

  他偏头问了问慕秋。

  慕秋解释了一下那时叶韶华的宠物。

  容哲咬了咬烟,笑,“挺可爱。”

  慕秋也笑了,忽然问道:“你怎么不去前面看看?”

  “看什么?”容哲神态挺淡然的。

  “我听说容首长在催婚了,进去学学慕少婚礼的过程,好几个兄弟都说也要一个中式婚礼。”慕秋笑了笑。

  容哲看了眼热闹的人群,吐出烟圈,声音悠远,“又不结婚,学来做什么。”

  **

  慕园的热闹一直延续到半夜才渐渐停息下来。

  慕行之今天被人灌了不少酒。

  叶韶华也被人灌了酒,但不多,大多是叶离他们这些人舍不得灌。

  慕行之进来的时候,叶韶华正将外袍脱下,准备洗澡。

  她微微低着眸。

  慕行之走过来,从背后揽住她,声音低沉暗哑,“干嘛?”

  叶韶华正在看着床上的手机,一个网友邀请她打游戏。

  腰间忽然一热,偏头看了看,发现是一只手落在她的腰侧,温度有些滚烫。

  叶韶华不由眯了眯眼,朝后面看了看,她晚上也喝了一点酒,卸了妆的脸依旧有些红,声音有些懒懒散散的,“一身酒气,先洗个澡。”

  眸底湿漉漉的,正微微眯着看向慕行之,因为喝了酒不仅仅是眉眼,整张脸都有些温软,不像是青天白日里的倨傲。

  因为脱下了繁重的外袍子,里面剩下的衣服就有些随意。

  领口歪了一下,衬得那锁骨清瘦好看道不行。

  慕行之目光落在她脸上,眸底氤氲着一种引而不发的灼热,“等会再洗。”

  他的手从她的腰间滑倒她的手上,五指一根根分开她的指尖,然后握住了她的手将她带转过身。

  慕行之的吻从她的眼角一直落到唇边,房间本来就开了暖气,空气变得稀薄又燥热起来。

  鼻息交缠间,慕行之指尖接过叶韶华刚刚的动作,单手拉开松松系着的腰带。

  里衣瞬间就有些空荡荡的,腰际清瘦,线条十分流畅。

  叶韶华听到慕行之重重的呼吸声。

  他伸手按灭了床头唯一的灯,额头抵着她的头,声音沙哑间带了些喘,低低的一字一字的道:“叶韶华……”

  窗帘是拉上的,从缝隙里透进来的光线,隐隐约约能看到床边半搭着的几件衣服。

  叶韶华这个人向来傲的很,几乎没跟谁低过头。

  露在外面的腰细腻清瘦,手指捏着手边的床单,又被慕行之一只手强硬的挤过来扣上。

  她唇紧紧咬着,平日里清冷到不行的眼神泛着水光,傲气的不肯出声,只偶尔能听到一声压抑到不行的低咽。

  “别咬,”慕行之低下头去亲着她的唇,低低的几乎是哑着声音道:“乖,别咬自己。”

  【记——】

  他是她的救赎,她是他的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下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最新章节,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热门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6 下书网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11(s),Sqls:4,read:17,writ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