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鲁抗这些来自于京师的内侍对于海上的情况不是非常的了解,可是鲁抗他们所招募的水手以及手下却都是常年行走于海上的老手。

  这些人海上的经验非常之丰富,所以说当那名水手通过千里镜观察到远处奔着他们而来的船只的时候几乎第一时间便判定来者不善。

  只听得那水手一声高呼:“不好,所有人保持警戒,有船只正在飞速接近。”

  很快消息便传到了鲁抗的耳中,正想着回京之后献上此番所得的鲁抗陡然之间得知他们的船队可能被人给盯上了不禁神色为之一变。

  自手下手中接过一支千里镜,鲁抗望去,顿时发现四周正有十几艘的大小船只正飞速的向着他们接近。

  鲁抗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虽然说他也曾听说过海上并不安全,可是鲁抗常年呆在宫中,宫廷之中虽然不敢说是天下间最安全的所在,但是也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他们这些侍奉天子内侍。

  所以说鲁抗即便是知晓海上可能会有海盗之类的存在,然而他却是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被海盗给盯上。

  他可是代表着大明皇室,背后有着整个大明的支持,怎么可能有人敢打他们的主意。

  一名老水手神色有些难看的向着鲁抗道:“鲁大人,这可如何是好,这些海盗皆是穷凶极恶之辈,若然让他们接近的话,只怕我等会难逃一劫啊。”

  鲁抗虽然说神色有些紧张,可是却也没有太过慌乱,在鲁抗看来,这些海盗就算是再怎么的胆大包天,如果说他打出招牌之后,肯定能够将这些海盗给镇住。

  深吸一口气,鲁抗看了那老水手一眼道:“命人打出旗号,告诉对方,我们乃是大明皇家商队,代表着大明天子,让他们速速退去。”

  做为天朝上国,大明的威名可以说威慑四方,所以鲁抗很是自信,他就不信这些海盗敢对他们下手。

  然而那名老水手脸上却是担忧之色不减,他却是见多识广,对于海上的许多海盗的性情都有所了解。

  而鲁抗一行人的身份,他们也有所了解,否则的话,他们也不可能会抛开老东家跟随鲁抗一行人。

  毕竟鲁抗一行人的身份实在是太有优势了,至少海上的相当一部分海盗如果说知晓鲁抗他们的身份的话,肯定会有所忌惮。

  但是那只是相对于一部分海盗而言,但是对于一部分海盗来说,鲁抗一行人的身份却未必会有什么效果,譬如那些穷凶极恶的倭寇。

  这一片海域所出没的海盗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类型,其一则是由纯粹的大明百姓所组成的海盗,其二是由纯粹的倭寇所组成的海盗,至于说第三则是大明百姓同倭寇混杂在一起的海盗。

  而其中最为危险的则是由纯粹的倭寇所组成的海盗,这些倭寇不单单是对大明过往的商队毫无顾忌的下手,即便是一些东瀛的商船那也是毫不放过。

  可以说但凡是被这些海盗给盯上的海商,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不会令其罢手,除非是能够靠着足够的实力将其打退。

  现在鲁抗试图以身份震慑这些海盗,老水手也只能默默的祈祷,希望他们此番所遭遇的不是那些穷凶极恶的倭寇了。否则的话,单凭他们船上的人手,只怕不是这些海盗的对手。

  鲁抗急着带着此番的收获回返大明,所以说他这几艘大船之上只是带了极少数的护卫人员,而是将大量的护卫留在了剩下的那十几艘大船之上。

  若非如此的话,十几艘大船,单单是护卫就有数百名之多,如果说有那数百名装备精良的护卫在的话,即便是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倭寇,他们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可是现在,几艘大船之上的护卫加起来都不足百人,只怕不是数倍于他们的海盗的对手。

  当然不管心中如何的担忧,老水手仍然是传令几艘大船之上的旗手向着奔着他们而来的那些海盗船打出旗号表明身份。

  在茫茫大海之上,想要传递消息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所以说便出现了一些旗号。

  熊本太郎乃是这一支倭寇的头目,头上梳着朝天辫,留着八字胡,一道如同蚯蚓一般蜿蜒崎岖的伤痕自脸上爬过,只看那伤口却是将熊本太郎衬托的非常之骇人。

  熊本太郎眯着眼睛冲着身边一名手下狞笑道:“前面那几艘明人海船打出的旗号是什么意思?”

  就听得那名手下露出几分郑重之色向着熊本太郎道:“大人,我们运气好,竟然遇到了一条大鱼,这一支船队竟然是明人皇家所组建的船队,此刻正在向我们表明身份呢!”

  熊本太郎微微一愣,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之色道:“竟然是明人皇室船队,难怪那么大的手笔,一次便是十几艘大型商船,看来此番我们真的是逮住了一条大鱼啊!”

  说话之间,熊本太郎脸上反而是流露出几分惊喜以及兴奋之色。

  这会让那名手下向着熊本太郎道:“大人,明人正在命令我们立刻退去,否则的话必将面临大明皇室的怒火。”

  “哈哈哈,大明皇室的怒火?我们可是海盗啊,什么时候需要怕大明了!再说了,这茫茫大海之上,只要我们将这些人杀个一干二净,又有谁知晓是我们所为呢!”

  说话之间,熊本太郎眼中闪过一道杀机道:“打出旗号,让明人船队停下来,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大船之上,当老水手陈五将海盗所打出的旗号告知鲁抗的时候,鲁抗禁不住怒骂一声道:“好大的狗胆,竟然连大明皇室船队都敢劫掠,他们难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鲁抗怒骂连连,而陈五则是一脸的苦涩向着鲁抗道:“大人,这些海盗只怕是倭寇,倭寇素来凶残,行事肆无忌惮,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顾忌的。”

  眉头一跳,鲁抗脸上露出几分惊色道:“倭寇?”

  陈五点了点头道:“也只有倭寇才会这么的疯狂,否则的话,这些海寇绝对不会这么快便回复我们。”

  已经意识到凭借着着身份很难震慑这些海寇的鲁抗也有些紧张起来,一脸忧色的看向陈五道:“陈五,你乃是海上的老手了,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该如何应对才好?”

  陈五咬牙向着鲁抗道:“大人,这些倭寇是不会讲什么道理的,以这些人的性情,只要是落入他们的手中,只怕船上所有人绝对不会有一人能够活下来。”

  鲁抗一脸忧色,只听陈五道:“所以小人斗胆,还请大人下令,几艘大船分散逃命,趁着这些海盗还没有彻底的将我们包围起来,能逃一艘便是一艘。”

  鲁抗闻言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便做出了决断,虽然说陈五的提议有些悲观,可是不得不承认,眼下也只有这一种办法了。

  因为所携带的护卫大半被留在东瀛的缘故,即便是停下来同这些倭寇硬拼,那也不可能是这些经验丰富的倭寇的对手,所以说能逃一人便是一人。

  深吸一口气,鲁抗眼中闪过一道寒意,立刻便将分散逃命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原本聚在一起的几艘大船很快便分散开来,与此同时十几艘小船也被放下,这些小船并不大,却也能够容纳十几人。

  这十几艘小船被放下之后更是分散逃散,并且以超过大船的速度离去。

  鲁抗此刻便在其中一艘小船之上,按照陈五的提议,鲁抗最终选择了舍弃那一艘大船,因为以陈五的经验,此地距离大明尚且还有近一天的路程,而倭寇的海船极为轻便,速度远超他们所乘坐的大船,怕是要不了一两个时辰便会被倭寇所追上,如果说不舍弃大船,那么只有被倭寇追上一途。

  而舍弃大船之后,小船于海上虽然说抵抗风浪的能力要差了一些,可是如果风平浪静的话,速度却是要远超大船,只要运气不差,未必不能够逃过这些倭寇的追杀。

  当然这些倭寇也不是那么好摆脱的,毕竟这些倭寇也是经验丰富,早早的便从四周围拢而来,显然是早有准备,所以说能不能够从尚未彻底完成的包围圈当中逃出去,那就要看各自的运气了。

  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通过千里镜,鲁抗清楚的看到一艘大船被倭寇的船只给追上,紧接着那些凶残的倭寇便向着大船之上攀爬,尽管说大船之上的所有人都在拼命的抵挡,可是终究不是这些倭寇的对手,被倭寇给登上了大船,很快船上的所有人被砍掉了脑袋高高的挂在桅杆之上。

  鲁抗握紧了手中的千里镜,眼中流露出几分惊惧之色,亲眼见识到这些倭寇的凶残之后,鲁抗才真正的意识到,如果真的落入到这些倭寇手中,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只怕也只有被人砍了脑袋一途。

  船上几名护卫包括几名内侍都在拼命的划船,这个时候只有拼命逃出去才有活命的希望,否则的话一旦被倭寇给追上,只有死路一条。

  熊本太郎亲自坐镇于一艘不大不小的船上,在这一艘船上却是装备了两门火炮。

  站在火炮之前,熊本太郎眯着眼睛,带着几分戏谑之色,目光落在前方百丈之外的一艘小船之上。

  这一艘小船之上几名内侍,几名护卫正在拼命的划船。

  鲁抗下令大家各自逃命之后,这些内侍各自分散开来,不只是逃命这么简单,还都肩负着将消息带回去的使命。

  代表着皇室颜面的商船竟然被倭寇攻击劫掠,甚至被杀,这种事情可大可小,至少以鲁抗对当今天子的了解,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罢休,所以说鲁抗早已经传令所有人,但凡是有人能够或者逃回大明,必须要将此事禀明天子。

  只见熊本太郎一挥手中武士刀,下一刻就听得轰的一声,紧接着就见一颗实心弹飞出。

  海面之上溅起一朵浪花,几乎是擦着前方那一艘小船,水花溅落在众人身上,只让一众人心中泛起几分凉意。

  实在是那炮弹的准确度太高了,差点就直接砸在了他们船上,那么大一个铁疙瘩要是砸下来的话,不说会不会砸死人,但是他们所乘坐的小船绝对被被当场砸烂,一旦失去了仗之逃命的小船,在这茫茫大海之上,就算是这些倭寇不去对付他们,怕是也没有谁能够活下来。

  数十个呼吸过后,身后再次传来一声轰鸣,紧接着船尾不过一丈远处再次溅起一朵浪花。

  身后的倭寇船上,熊本太郎冲着炮手一声怒骂,下一刻,只见一颗实心弹准确的砸在了那小船之上,当即就见那一艘小船给砸烂,船上十几人被横飞的木屑所伤,坠入海中。

  几个时辰过后,几艘大船全部落入到了倭寇手中,而十几艘小船也足足有大半被追上然后被击沉。

  此刻鲁抗一脸的阴沉之色,在他们身后一艘倭寇船正死死的咬着他们不放,放眼四周,方圆数里之内,除了一片汪洋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景象。

  鲁抗的一颗心也渐渐的放了下来,虽然说仍然被倭寇给咬着不放,但是至少只有一艘,双方之间的距离也没有拉近太多,这便意味着他们有着逃命的希望。

  陈五却是神色凝重,不时的回首向着追赶着他们的那艘倭寇船看去。

  注意到陈五的神色,鲁抗疑惑道:“陈五,你频频看那倭寇船,莫非有什么不对吗?”

  陈五面色有些苍白,向着鲁抗颤声道:“大人,以小人的经验,追赶我们的这艘倭寇船速度不可能这么慢才对,小人怀疑……”

  心中咯噔一声,鲁抗只感觉心中一紧,脸色难看的向着陈五道:“你……你怀疑什么?”

  陈五苦笑道:“小人怀疑这些倭寇是在戏耍我们……”

  仿佛是印证陈五的担心一般,原本缀在他们身后不急不慢的那一艘倭寇船速度竟然在慢慢的加快,双方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的拉近。

  心中渐渐的升起绝望之感的鲁抗等人甚至能够看到身后船上的景象。

  十几名面目狰狞的倭寇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尤其是为首一人,身前的船首之上竟然是由数十颗血淋淋的脑袋堆成的小型京观。

  倭寇发髻同汉人自是不同,鲁抗等人只看一眼就能够认出这些人头皆是他们的同伴。

  “倭寇该死……”

  一名护卫禁不住握紧拳头,红着眼睛咬牙切齿道。

  要知道这些护卫可都是出自上十二卫,要么抽调自羽林卫,要么抽调自锦衣卫,皆是身家清白,对天子忠心耿耿之辈。

  很快倭寇船便追上了鲁抗他们的那一艘小船,双方之间不过几丈远,只见熊本太郎站起身来,一手提着武士刀冲着鲁抗等人以一口流利的大明官话道:“明人且听好了,乖乖束手就擒,本大人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的死法!”

  鲁抗眼睛一缩,死死的盯着熊本太郎,上前一步道:“看阁下身份,只怕不是区区一个倭寇这么简单,尔等竟然连我大明皇室商队都敢劫掠,难道就不怕我大明天兵踏平尔等异邦小国吗?”

  熊本太郎闻言犹如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大笑过后不禁带着几分不屑道:“我扶桑日出之国,天皇尊贵不下大明天子,我扶桑何惧尔等大明。”

  一名护卫不禁咆哮一声道:“好生狂妄,尔等撮儿小国竟然也敢同我大明天朝相比,简直狂妄至极……”

  熊本太郎眼中闪过一道杀机,只听得火铳声响起,下一刻就见一朵血花自那护卫胸前溅起,只见那身材魁梧的汉子身子一晃,直挺挺的栽倒在船上。

  “柳护卫!”

  鲁抗一声惊呼。

  船上十几人眼见柳护卫被熊本太郎击杀尽皆红着眼睛,满是仇恨的盯着对方。

  “尔等大明天兵何在?还不是一个个的被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我扶桑自古诸神庇佑之地,尔等若然敢来,不用我等出手,神风便会令尔等葬身鱼腹,哈哈哈……”

  就见熊本太郎一挥手,顿时就见十几名面目狰狞的倭寇一个个的狞笑的跳落在小船之上向着鲁抗等人劈砍而来。

  不过盏茶功夫,包括鲁抗在内,所有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鲁抗靠在船舱边上,胸前汩汩的冒着鲜血,眼睁睁的看着一名倭寇提着锋利的刀子将身边战死或者重伤垂死同伴的脑袋一个个的割下来丢在大船之上,成为那京观的一部分。

  滴答,滴答,就见那名倭寇提着滴血的匕首向着他走了过来,满脸的狰狞之色。

  此刻鲁抗看着那倭寇奔着他走来,心中却是无有丝毫波澜,也没有一丝的惧色,只是平静的看着对方,心中唯一有些遗憾的便是自己一时大意,竟然使得商队遭此大劫,同时心中祈祷,祈求上苍庇佑,只愿有人能够逃脱,将消息带回大明,禀明天子。

  当冰冷的刀锋贴在脖颈上的时候,鲁抗努力的喊道:“陛下,大总管,为奴婢等报仇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下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诸天最强大佬,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诸天最强大佬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6 下书网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9(s),Sqls:4,read:17,writ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