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沫提了自己做好的饭菜往医院里赶,车子是上次容承慎给她买的,她现在开起来越来越顺手了。

  来到医院,护士站的那些小护士都已经认识她了,看到她都同她打招呼:“乔小姐,又来了啊。”

  乔沫点点头,走过去问了问情况,其中有两个护士是容承慎病房的,所以对他的情况还算了解,跟她简单的说了一些后,护士笑道:“其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王医生今天应该给容先生和孩子做一个检查,没有什么事后,就能出院了。”

  听到专业人士这么说,乔沫的一颗心放回原位。

  谢了小护士后,乔沫径直往病房里去。

  还没有进去,就听到两个小家伙兴高彩烈的声音。

  她站在门外面看着,里面热闹的厉害,有霍泽,还有容承凛,就连容父容母也在场。

  深呼吸了几口气,乔沫推开门进去。

  里面热闹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众人扭头看到是她,都一下子沉默下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容承慎,他原本是漫步经心的靠在床头,看到她进来,立刻从床~上坐直了身体,目光定在她身上。

  乔沫来到一旁的小桌子,把手里的保温桶打开,盖子一拧开,阵阵香闻扑鼻而来。

  “是什么好吃的?”容言从病床~上下来,直接来到小桌子边,馋的不行,“我肚子好饿了……”

  乔沫笑笑,“那你坐好,我给你弄。”

  “谢谢。”

  “不客气。”

  乔沫揉揉他的脑袋,又去看乔慕,“宝贝,你饿了吗?”

  乔慕点点头。

  “那快下来跟言言坐一起,妈妈给你把吃的分好。”

  说话之间,乔沫能感受到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看着她,刚开始她还能镇定自若,可被人时间看长了,她还是有些开始不自在起来。

  安置好两个小家伙吃饭,最后她清了清嗓子,回头,转身,主动跟他们打招呼,“容大哥,伯父伯母,你们好。”

  容父脸上的笑有些尴尬,“小乔,这叫的也太见外了。”

  乔沫抿抿嘴角,没说话。

  容母走过来,笑容也是有些尴尬,她伸手拍了拍乔沫的手背,“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不打扰小乔你照顾他们。”

  乔沫礼貌的点头:“好的。”

  容母叹了口气,转身叫了容父,一起出去了。

  “我去送送爸妈。”容承凛也借机出去了。

  病房里人一走~光,压抑的气氛这才没有,乔沫长长吐出一口气。

  “过来。”

  坐在病床~上的容承慎突然开口说。

  乔沫看了他一眼,放下手里的东西,抬步走过去。

  刚一走到病床边,容承慎就直接把她拿了过来,她没有防备,一下子摔倒在他身上,容承慎趁机抱住她,不愿意松开了。

  乔沫瞪了他一眼,“孩子们还在呢。”

  “嗯,他们在吃饭。”

  “你先松开我。”

  “不想。”

  “……”

  乔沫就这样半躺在他身上,眼角余光去扫那边的两个孩子,发现他们一个个跟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该吃吃,该喝喝,对这边的情景完全不放在眼里。

  他们没注意自己,乔沫也就没那么紧张了。

  “你是不是要说我?”乔沫想了想,主动说。

  她脑袋靠在他大~腿上,把他的腿当枕头,就这样仰头看着天花板,容承慎则低眸看着她,手指上绕着她的头发,慢慢的反玩着,听到她说的话后,他皱了一下眉头:“说你什么?”

  乔沫扭头,斜睨了他一眼,“对你爸妈态度不好什么的。”

  容承慎低下~身来,跟她距离拉近,眼睛看着她的眼睛,“我觉得你对他们的态度挺好的。”

  乔沫:“……”

  “还是你主动理的他们,他们说什么你也点头应和,这样的态度还不算好?”

  乔沫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想的。

  他爸妈一走,他就叫她过去,她原本以为他会说她两句,没有想到他竟然一个字都没有。

  乔沫憋了半天,憋出来了一句,“可是我觉得,我对你爸妈态度挺不好的。”

  “哦。”容承慎挑眉,“既然如此,那你以后见着他们了,对他们态度改一改就可以了。”

  乔沫:“……”

  他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就让她自己主动承认错误了,乔沫又一次刷新了对这个男人认知。

  饭后乔沫收拾了东西,没过一会儿,医生来了,对两个孩子和容承慎进行检查后,确定没大碍了,医生开了出院通知书。

  下午霍泽过来,给他们当司机。

  在路上的时候,霍泽突然问:“哎,哥,嫂子,咱们这是去哪里?是回哥的公寓,还是回乔薇住的那个小区?”

  这是霍泽第一次改口叫乔沫嫂子。

  乔沫怔了一怔。

  车厢里半点动静也没有,容承慎也不回话,他不想给乔沫压力,所以决定这次让她来做主,不管她想去哪里,都在她。

  “去公寓吧,那里大一点,房间也多,很方便。”

  乔沫开口说。

  霍泽眯了眯眼,“行。”

  从后视镜里看过去,看到容承慎勾起来的嘴角,脸上表情愉悦。

  ……

  回到公寓,乔沫开始整理东西,其实也不用怎么整理,这里跟她两年前走的时候一模一样,要什么有什么,她只简单的收拾一下次卧就行了,晚上能让孩子休息。

  收拾好了房间,给小家伙们一人洗了一个澡,住了几天的医院,他们身上都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容承慎洗完澡出来,看到乔沫坐在沙发上给孩子们剪指甲,他穿着拖鞋走过去,在乔沫身边坐下,身体的重量一半放在沙发上,一边放在她身上,对她说:“我也要剪。”

  “……那你等一下等,我给他们剪完了在给你剪。”

  容承慎眼里溢满了笑,“好。”

  晚上七点半左右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言言跑过去开门,门外人还挺热闹。

  “爸爸妈妈,小叔叔和大伯他们来啦!”

  容言一边往客厅里跑,一边喊。

  霍泽他们一进来,就看到了容承慎躺在乔沫的腿上,乔沫正在给他掏耳朵,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眯着眼睛一脸的享受,跟一头晒着阳光的大猫一样。

  霍泽扭头和容承凛对视一眼,心想他真是因祸得福。

  现在老婆孩子都围绕在他身边,是再幸福不过的了。

  乔沫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了过去,看到他们都来了的时候,有些惊讶:“呃,怎么你们……?”

  不止是霍泽和容承凛,陈安安和乔薇也过来了。

  两个女孩子一进来就跟两个小家伙玩去了,陈安安带了礼物,乔慕和容言很开心。

  “打算来叫你们一起出去吃晚饭,算是给庆祝二哥和两个孩子平安无事。”

  霍泽走过来说。

  原来是为这件事来的。

  乔沫想想也觉得对,酒店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们一点事情也没有,这是万幸的,理应该要庆祝庆祝。

  “那你们等我们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乔沫推开身上的容承慎,起身去了卧室。

  难得的好时光被打断了,容承慎稍稍的有些不痛快,所手一指沙发,淡淡的,“随便坐吧。”

  容承凛:“……”

  霍泽:“……”

  半个小时后,收拾妥当,一起出门下去。

  路上的时候乔沫突然想起一件事,“哎,霍泽,你们家酒店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你爸妈估计都焦头烂额了吧?”

  霍泽却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这件事你别操心,不是什么大事,没有人员伤亡,警方也开始着手调查,这火起的不明不白,总归要查出真~相来。”

  他既然这样说,乔沫也就不好在问一些什么了。

  一顿饭吃吃喝喝差不多用了两个小时,等重新回去的时候,到公寓已经是10点多钟,快11点。

  霍泽送乔薇回去了,容承凛则送他们回来。

  到了公寓,两个孩子在车里睡着,乔沫也在边上眯的快要睡着,最后容承慎一阵轻声软语把她给叫醒。

  “到了老婆。”他轻声说着。

  乔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扭头去看窗外,果然都是熟悉的景物。

  她从车里下来,已经是冬季的夜晚特别的冻人,乔沫打了哆嗦,容承慎已经弯腰抱了一个孩子出来。

  她正想去抱另外一个,容承慎开口发话,“大哥,帮我把言言抱出来给我。”

  容承凛动手后座的孩子抱出来给他,“你行不行?要不要我送你们上去?”

  “不用,这两个小不点我还抱的动。你回去接陈安安,她还一个等着。”容承慎一手一个,两个孩子挂在他身上,睡的香甜和睦。

  “你们自己上去,那我就不上去了,晚安。”因为车里坐不下,所以他先开车送他们回来。

  “晚安。”

  简单的打了招呼,转身要走,站在一边的乔沫这时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谢谢大哥。”

  容承凛以为她是说今天是晚上的事,闻言笑了一笑,“小事。”

  乔沫低了低眸,“嗯,不止是今天晚上的事,还有酒店的事,如果不是你,有无法想象……”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

  容承凛微笑着,打断她的话。

  乔沫也笑,“嗯,那大哥你快回去接安安吧,她一个人该等着急了。”

  “好。”

  “再见。”

  “再见。”

  看着容承凛的车子走了,乔沫才转身往公寓楼走,前面的容承慎抱着两个孩子站在路灯之下,看到她过来,忍不住问:“你跟大哥都说了一些什么?”

  “哦,就是谢谢他啊,我一直都没有跟他说一声谢谢呢。”乔沫仰头看着身边的男人,路灯的光芒落在他脸上,显得他侧脸温柔无比,“你那天说,如果不是大哥在酒店里面拼了命的找你们,恐怕……”

  乔沫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又重新说:“所以今天有机会,就跟大哥说了一声谢谢。”

  容承慎静静听她说完,低眸看了她半响,突然说:“老婆,你过来。”

  乔沫:“干什么?”

  “你过来,靠近我一点。”

  乔沫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只好听他的话,朝他靠过去,“神神秘秘的,这是要干什……”

  额头上一暖,他低身落下一吻。

  正中她额头中心。

  “其实很想亲~亲你,抱抱你,可惜现在没有手。”他掂量了一下孩子们。

  身后就是黑夜,前方就是温暖的家,乔沫站在寒风凌冽里,身体却异常的温暖。

  她站在男人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回去就给你亲。”

  容承慎的眼睛一瞬间亮如白昼。

  *

  晚上把孩子们安置好了之后,乔沫去简单的洗漱了一翻,刷牙的时候,她特别多刷了几遍。

  出浴~室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回到卧室,容承慎早已经在床~上等着她了。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鼻梁上架着一个眼镜,那模样看的认真入着迷。

  就连她进来了,他也没有回头看她一下。

  乔沫心想他看的什么,看的这么认真。

  上~床前喝了杯牛奶,乔沫钻进被子里,跟正在看书的男人说:“你慢慢看,我要休息了,晚安。”

  容承慎“嗯”了一声,视线还放在书本上。

  乔沫躺下之前忍不住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书,一看之下一愣,紧接着默默下来,嘴角忍不住有几丝笑。

  没过十分钟,看书的男人忍不住了,合上书本,也在她身边躺下来。

  卧室里一片漆黑。

  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容承慎试探的开口:“老婆,你睡着了吗?”

  乔沫用鼻子哼了一声,表示没睡着。

  “那你刚才在楼下说,同意我亲你,还算不算数。”

  乔沫懒得回答他这种问题。

  “不回答那就代表你同意了。”

  一说完,容承慎的身体就贴了过来,直接伸手将乔沫给抱进怀里,早已经忍不住的吻落了下去。

  乔沫没有推开他,反而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慢慢的回吻过去

  如胶似漆的亲吻了一会儿,容承慎松开了她,呼吸加重,“其实我一直在装的看书,心思更本不在那上面,但是又怕吓到你,所以装的特别淡定。”

  心思则早就扑在她身上了。

  乔沫忍着笑,“嗯,我知道。”

  容承慎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书拿倒了。”

  “……”

  沉默了一小会儿后,容总就把这件丢人的事抛到脑后,现在最重要的是别的事。

  他身体贴着她的身体,温度很高,问她:“可以吗?”

  乔沫脸红红的,小小的点了一下头。

  容承慎激动的去扯她的衣服,她穿的睡衣有扣子,他手抖的解了半天也没有解开。

  最后还是乔沫自己伸手把衣服脱了,容承慎立刻覆盖过去……

  *

  *

  大年三十这天,乔沫一大早起来不知道出去干什么去了,容承慎等到十点左右的时候,她还没有回来,不仅有些着急了。

  正要打电话过去,她的电话打回来,说是马上回来,跟薇薇在路上。

  果然没过半个小时,她们回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

  “这是干什么?”

  “薇薇跟我们一起过去团年,自然要买一些东西,不能空手去,太不礼貌了。”乔沫解释说。

  容承慎:“……所以你们一大早出去,就是为了买这些东西?”

  乔沫说是。

  容承慎苦笑不得。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几个人就一起前往容家老宅。

  容承凛和陈安安早就等着他们了,来了之后几个女孩子就玩到了一起。

  清清淡淡的几年里,这是容家第一次这么热闹。

  吃过年夜晚,正打算回去的时候,容承慎他们被突然刮起的风雪给困住了。

  只好都暂时留在容宅里过一晚上。

  晚上各自回房了,容承慎和乔沫却还在楼下的客厅里,屋子里暖气十足,只需要穿一件衣服就成,窗外则是大雪纷飞。

  乔沫躺在容承慎怀里,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这是乔沫从来没有想过的,容承慎会这样陪着她,懒散的看着电视。

  电视里放着什么乔沫更本没有看进去,她的心思也渐渐的不在电视上面了,她拿着容承慎的大手放在掌心里慢慢的玩。

  容承慎被她撩~拨的渐渐有了反应,下~身勃~起抵着她……

  乔沫脸一下红的能滴出~血来,低声警告他:“别乱来,这里是……”

  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乔沫压低了声音吼他:“听到没有,容承慎,这里还有别人,你别乱来!”

  “他们都睡着不了,不会下来的,放心。”

  他素了两年,饿了两年,现在开了荤,她只要轻轻的一撩~拨,他很快就能控制不住自己。

  现在也是。

  把她压在身下,动手去剥她的衣服。

  乔沫拦了半天,发现更本没用,她更本挡不住他,眼看他就要越来越过份了,乔沫忍不住大吼:“我怀~孕了,医生说了不能乱来,容承慎你听到没有!”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身体一僵。

  过了好半天,才缓缓有了动作,他抬起一张俊朗而震惊的脸,看着她的眼睛,声音是嘶哑的,嗓音是颤抖的:“真……真的?”

  乔沫心里暖暖的,点头,“嗯。”

  “什么时候的事?”

  “前几天就有了反应,一直吐什么的,今天早上正好有时候,就跟薇薇说了这件事,她当即就带我去医院检查了……”

  难怪出去了几个小时都没有回来,原来……

  容承慎心里澎湃而激动,他慢慢伸手探过去,摸上乔沫的小肚子,喃喃:“我当爸爸了……”

  乔沫点头,“是啊,你当爸爸了。”

  容承慎抱着她,一下子眼睛就红了,只是夜太沉,太深,乔沫没有看到。

  他慢慢的松开她,不敢压着她,也不敢碰她,手足无措好一会儿之后,慢慢的在她身边躺下,伸手紧紧抱着她。

  乔沫被他抱在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

  发现他的心跳越来越快。

  她忍不住觉得好笑,有必要紧张激动成这个样子吗?

  两个人躺在沙发上,细细的说着话,说一些关于年后,关于未来的,关于她这个肚子里孩子的……

  好像有许多许多的话都说不完似的,并且说到最后她越来越兴奋。

  容承慎不让她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天快要亮了,而且这样对,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

  “乖,早点休息,明天起来我们在来聊。”

  “睡着了我抱你上去,不要想着等一下我怎么办。”

  “还有,老婆,我爱你。”

  “唔,我也爱你……”

  他的声音太温柔,外面的风雪太凛冽,呼啸声让现在的这一切太过美好。

  乔沫钻进容承慎怀里,听着他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睡着了之后,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他,有她,还有三个孩子。

  ——完——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下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隐婚萌妻,老公我要离婚!,隐婚萌妻,老公我要离婚!最新章节,隐婚萌妻,老公我要离婚! 平板电子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6 下书网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12(s),Sqls:5,read:16,write: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