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万界天尊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血红   内容大小:2.76 MB  下载:万界天尊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6-25 20:15:39

《万界天尊》作者:血红

内容简介

  天为何物?

  高高在上,威严莫测,是法则,是戒律,是无情,是冷酷。

  天意,何也?

  俯瞰众生,操持风云,褫夺赏罚,随性而为。故,天意不可测,苍天不可近。顺之应之,未必得其利;逆之叛之,福祸却难定。

  天,禁锢万物如深井,红尘众生如烂泥。

  有这么一只很单纯、很坚定的井底之蛙,谨慎守护着心头那一点小小的微弱的光,带着一定要咬一块天鹅肉的微薄信念,一步步从红尘烂泥中挣扎而出,一步步走出深不见底的污秽深井。

  他张开大嘴向心中的天鹅咬上去的时候,不小心将这一方苍天也一口吞下!

  楚天说,欠钱的,要还钱;欠命的,要偿命。

  这就是楚天认定的最简单、最坚定的道理。

  这道理,比天大!

正文

楔子 青铜神木

  纤云弄巧,拉着一轮银盆慢慢滑过青空。

  如水的月光洒在崇山峻岭上,山头浓浓的水气被月光染成了青蓝色,犹如流水一样顺着山坡倾泻而下,所有山岭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彩。

  茫茫水汽顺着陡峭的山势奔涌,山间一个直径千里的硕大盆地就被青蓝色的水汽填满。

  云蒸霞蔚、流光变幻,山风卷动,水汽就卷起了一个个硕大的漩涡,更有一缕缕急旋转的水汽直冲高空,好似要和天空纤细均匀的流云连成一体。

  月华水汽遥相辉映,硕大的银盆高悬中天时,只听‘嗤嗤’响声不断,盆地上空无数细小的赤红色电芒凭空跳荡出来,空气扭曲,显出了一株高达万丈的青铜神木。

  通体以青铜浇铸而成,色泽斑驳、满带风霜之色,一条条蛟龙般虬结有力的树枝极力向着四面八方伸展开去,树枝上并无一片树叶,每一条细小枝桠的尽头,都杵着一盏古旧斑斓的青铜灯盏。

  大小不一的灯盏纹丝不动,灯盏中豆大的灯火放出一圈一圈青色的幽光,任凭山风吹拂,灯火同样纹丝不动。青色的灯火冷沁沁的,映得盆地四周的山岭尽变成了一片铁青色。

  无数细小的赤红色电芒击打在青铜神木上,溅起了无数小小的赤红色光点,越衬托得这株突然浮现的青铜神木无比的妖异、万分的邪异。

  数以万计的人影围着青铜神木浴血厮杀,无论男女老幼、胖瘦俊丑,无不瞪大眼睛、张开嘴巴,一边亡命杀戮,一边贪婪而麻木的盯着青铜神木。

  盆地中平地积起三尺深的血水,茫茫血雾蒸腾而起,高空月轮冰冷无情的俯瞰这一片血海,青蓝色的月光倒映血雾,血光、月光混为一体,越显得冷酷无情。

  青铜神木静静矗立在盆地正中,战死之人的血浆泼洒在神木上,血浆快渗入神木,树枝上无数灯盏中的灯火似乎越明亮了些许。

  ※※※

  纤云弄巧,拉着一轮银盆慢慢滑过青空。

  如水的月光洒在崇山峻岭上,山头浓浓的水气被月光染成了青蓝色,犹如流水一样顺着山坡倾泻而下,所有山岭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彩。

  茫茫水汽顺着陡峭的山势奔涌,山间一个直径千里的硕大盆地就被青蓝色的水汽填满。

  云蒸霞蔚、流光变幻,山风卷动,水汽就卷起了一个个硕大的漩涡,更有一缕缕急旋转的水汽直冲高空,好似要和天空纤细均匀的流云连成一体。

  月华水汽遥相辉映,硕大的银盆高悬中天时,只听‘嗤嗤’响声不断,盆地上空无数细小的赤红色电芒凭空跳荡出来,空气扭曲,显出了一株高达万丈的青铜神木。

  通体以青铜浇铸而成,色泽斑驳、满带风霜之色,一条条蛟龙般虬结有力的树枝极力向着四面八方伸展开去,树枝上并无一片树叶,每一条细小枝桠的尽头,都杵着一盏古旧斑斓的青铜灯盏。

  大小不一的灯盏纹丝不动,灯盏中豆大的灯火放出一圈一圈青色的幽光,任凭山风吹拂,灯火同样纹丝不动。青色的灯火冷沁沁的,映得盆地四周的山岭尽变成了一片铁青色。

  无数细小的赤红色电芒击打在青铜神木上,溅起了无数小小的赤红色光点,越衬托得这株突然浮现的青铜神木无比的妖异、万分的邪异。

  数以万计的人影围着青铜神木浴血厮杀,无论男女老幼、胖瘦俊丑,无不瞪大眼睛、张开嘴巴,一边亡命杀戮,一边贪婪而麻木的盯着青铜神木。

  盆地中平地积起三尺深的血水,茫茫血雾蒸腾而起,高空月轮冰冷无情的俯瞰这一片血海,青蓝色的月光倒映血雾,血光、月光混为一体,越显得冷酷无情。

  青铜神木静静矗立在盆地正中,战死之人的血浆泼洒在神木上,血浆快渗入神木,树枝上无数灯盏中的灯火似乎越明亮了些许。

  ※※※

  纤云弄巧,拉着一轮银盆慢慢滑过青空。

  如水的月光洒在崇山峻岭上,山头浓浓的水气被月光染成了青蓝色,犹如流水一样顺着山坡倾泻而下,所有山岭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彩。

  茫茫水汽顺着陡峭的山势奔涌,山间一个直径千里的硕大盆地就被青蓝色的水汽填满。

  云蒸霞蔚、流光变幻,山风卷动,水汽就卷起了一个个硕大的漩涡,更有一缕缕急旋转的水汽直冲高空,好似要和天空纤细均匀的流云连成一体。

  月华水汽遥相辉映,硕大的银盆高悬中天时,只听‘嗤嗤’响声不断,盆地上空无数细小的赤红色电芒凭空跳荡出来,空气扭曲,显出了一株高达万丈的青铜神木。

  通体以青铜浇铸而成,色泽斑驳、满带风霜之色,一条条蛟龙般虬结有力的树枝极力向着四面八方伸展开去,树枝上并无一片树叶,每一条细小枝桠的尽头,都杵着一盏古旧斑斓的青铜灯盏。

  大小不一的灯盏纹丝不动,灯盏中豆大的灯火放出一圈一圈青色的幽光,任凭山风吹拂,灯火同样纹丝不动。青色的灯火冷沁沁的,映得盆地四周的山岭尽变成了一片铁青色。

  无数细小的赤红色电芒击打在青铜神木上,溅起了无数小小的赤红色光点,越衬托得这株突然浮现的青铜神木无比的妖异、万分的邪异。

  数以万计的人影围着青铜神木浴血厮杀,无论男女老幼、胖瘦俊丑,无不瞪大眼睛、张开嘴巴,一边亡命杀戮,一边贪婪而麻木的盯着青铜神木。

  盆地中平地积起三尺深的血水,茫茫血雾蒸腾而起,高空月轮冰冷无情的俯瞰这一片血海,青蓝色的月光倒映血雾,血光、月光混为一体,越显得冷酷无情。

  青铜神木静静矗立在盆地正中,战死之人的血浆泼洒在神木上,血浆快渗入神木,树枝上无数灯盏中的灯火似乎越明亮了些许。

第一章 楚氏半乢州

  大晋西南边荒,十万莽荒之侧,乢(gai)州新立不足百年,独占十万大山地利。

  玄武岩混合铁汁垒成的乢州城墙通体漆黑,一弯银钩洒下淡淡清辉,乢州城在月色下犹如一头黑色巨兽,静静的匍匐在山岭之中。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值夜的更夫有气无力的声音在乢州城的大街小巷中回荡,几只流浪的猫狗在街头巷尾对峙,狗吠声、猫叫声,更有路边院墙的檐瓦被逃窜的猫儿踩落,掉落地面摔得粉碎的脆响。

  几条黑影从街头巷角拐了出来,站在路边向空荡荡并无人影的道路两侧张望了一阵,悄无声息的取出一根又一根青铜铸成的短杖,用力的插在街头。

  三尺多长的短杖亮起,一条条奇异的纹路犹如活物在短杖上流动,短杖上喷出淡淡的青色光芒,迅融入了朦胧的月色,一个直径数里的结界将乢州城东的一座巨大宅邸笼罩在内。

  这个结界不仅封锁了空中,更渗入地下,化为一个硕大的圆球,将地下也彻底封锁。

  巨宅内灯火通明,四处紧要所在,无数劲装打扮的家丁护卫屏住呼吸,双手下垂,谨然肃立。十几队身披软甲,腰间佩剑的护卫牵着一头头体型壮硕、小牛犊子大小的虎头獒,顺着院墙往来游走。

  无数衣饰华丽的丫鬟、侍女犹如穿花蝴蝶一般,围绕着巨宅正中的一进院落小步奔走,俏丽的脸蛋绷得紧紧的,无形透着一股子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息。

  宅邸的主人,乢州楚氏,又号称‘半乢州’。

  九代之前,楚氏高祖只是走街过巷的街头小贩,不知哪里来的大造化,家当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后来更参与了大晋开辟乢州的开荒大计,一举奠定了乢州第一豪门的基础。

  今日楚氏独占乢州盐、铁、生药、皮毛、木材、桑蚕等营生,门下盐工、矿工、药工、木工、猎户、织工数以十万计,一州之人皆云‘乢州风流十分,楚氏独占半州’。

  正中的那进院落中,数十名劲装悍妇垂手肃立,站在院子游廊下不敢出声。

  院子里,一名身材高大,身穿紫色锦缎员外袍,袍子上绣满了万字不到头喜庆花纹,看去五十岁许的虬髯男子紧张得浑身直哆嗦,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院子正房紧闭的房门。

  偶尔房门开合一下,几个仆妇、侍女快步的进出,虬髯男子身边的空气中就突然响起尖锐的‘嗤嗤’声,好似有一名高明的剑客正在急挥剑一般。

  另一名身穿青色秀士长衫,生得面容俊朗的青年男子则是背着双手,犹如走马灯一样绕着院子乱窜。这男子步伐看似不快,身影却拉成了一条长长的青色影子,只听满院子‘嗖嗖’风声,寻常人根本看不清这青年的身影。

  突然间,虬髯大汉狠狠一跺脚,指着快步乱走的青年男子厉声喝道:“混账东西,说了多少次了,每逢大事有静气,静,静,静,精气,静心,静神!”

  话音未落,正房的房门突然打开,一个健壮婆子冲了出来,大声叫唤道:“快,快,烧好的热水,快,快,棉布巾!叫大夫仔细备着,唉哟!”

  ‘咕咚’一声,虬髯大汉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他举起双手,看着天空低声的咕哝道:“唉哟,列祖列宗保佑,我楚氏九代单传,九代单传啊!一定要老小平安,一定要是个大胖孙儿!”

  青年男子‘唰’的一下停在了虬髯大汉身边,双手按在大汉肩膀上干笑道:“爹,每逢大事有静气啊!”

  虬髯大汉一跃而起,一巴掌拍在了青年男子的肩膀上:“混账东西,这不是大事,这是天大的事啊!我楚氏九代单传!列祖列宗咧,这次可一定不能出篓子咧!”

  就听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清癯老人急匆匆的走进院子,凑到了虬髯大汉和青年男子身边,急促的低声说道:“老爷,少爷,江大人来了。”

  “哪个江大人?”青年男子还没吭声,虬髯大汉已经目光一瞪,恶狠狠的朝那清癯老人横了一眼。

  “江馗江大人!”清癯老人脖子一缩,干笑道:“老奴知晓这几日……”

  虬髯大汉蛮横的打断了清癯老人的话:“知道这几日家里有大事,还来通告什么?回他一句,老子没空,恕不见客!如有不服,只管向上面告老子啊!”

  话刚说完,院子门口一声长笑传来:“楚野老爷子,本官不远千里漏夜拜访,老爷子怎能闭门拒客?这可不合规矩,本官可是带着公事来的。”

  随着笑声,一名身穿朱红锦缎长袍,方正的国字脸微微泛紫,一对大眼炯炯有神,整个人生得道貌岸然一派正气凛然的中年大汉大踏步走进了院子。

  虬髯大汉顿时震怒,指着紫面大汉怒道:“江馗,老子下令关闭所有门户,你怎生进来的?”

  紫面大汉江馗微微一笑,指了指地面笑道:“当然是从下面进来的!”

  虬髯大汉楚野老脸一僵,冷哼道:“老子家里有事,这几日管你公事不公事,老子没这份心思,你过三日再来!”

  江馗眉头微微一皱,他大步到了楚野面前,压低了声音沉声问道:“也不用等三日之后,本官这次过来,只是问你一句话,五日前你送上去的那份信函中说的事情可是真的?”

  楚野眉头一挑,沉声道:“什么事情?”

  江馗抬起目光,冷声道:“莽荒遗民!”

  一旁的青年男子凑了过来,他皱眉问道:“江大人,这事是千真万确的,他们的使者就在城外山中,随时可以见面!”

  江馗顿时皱起了眉头,他看着青年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楚风大人所说可是真的?他们的使者就在城外山中?唔,这件事情,还得斟酌斟酌,两位大人,请看!”

  江馗双手一翻,两手握拳放在了楚野和楚风父子面前……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677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6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万界天尊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