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最强妖孽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厄夜怪客   内容大小:4.35 MB  下载:最强妖孽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8-29 18:43:25

【全本校对】《最强妖孽》作者:厄夜怪客

内容简介:

  当其他人盲目的追寻真相的时候,记住万物皆虚。

  当其他的人被道德和法律所束缚,记住万事皆允。

  我们行走于黑暗,服务于光明。

  我是徐阳逸,我是……斩妖者——

第1章 刑侦组

  满是血泊的房间,瘦小的孩子看上去形单影只。

  他表情愕然地跪在地上,大大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曾经被他称为家的地方。

  一片残骸,刺鼻的血腥味仿佛死神的丧钟,在催促着他赶紧往回走,逃出门去,再不要回来。腿也抖得厉害,但是,当他看到那些血是从父母卧室流出来的时候,那种不正常的红,不正常的量,让他着了魔一样。呆滞地挪动着自己的腿,机器人一般一步步走过去。

  鞋子在厚厚的,粘稠的血液上拉起一条条殷红的丝线,发出“兹,兹”的声音。“滋呀……”已经有些生锈的卧室门发出摄人心魄的鸣叫。随后……

  男孩看到了另一双眼睛,一副让他永远难忘的场景。

  “哗啦……”世界变为黑白,这一幅画面定格,破碎,如同枯叶一般随风而逝。

  手心紧了紧,徐阳逸从这个无数次的梦境中醒来。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只感觉满手心都是冷汗。

  “呵……”他端起面前的茶杯晃了晃:“十几年了……”

  他端着茶杯静静看着外面:“我总想让它归为梦……”

  抿了一口,茶已冰凉。

  他大约二十一二的年纪,眉毛浓且粗,没有任何弯曲,就像两柄利剑一样飞扬。目光沉稳,眼帘半垂。不胖,也不瘦,差不多一米八一左右的身高,从所有人的眼里看去,都能看到对方警服下微微隆起的肌肉。

  这里是三水市公安局重案刑侦组的办公室,穿着警服很正常。尤其他此刻正坐在组长的位置上。时值八月,傍晚的热气扑在地面上,地底的蒸汽升腾起来,说这个办公室是蒸笼都不为过。

  温度甚至比外面更难熬,没有一个人还穿着警服,大多都是穿着短袖,只有他,一丝不苟,甚至连颈部的扣子都扣得严严实实。诡异的是,额头上还没有一丝汗珠。而且绝没有喊一句热。

  仿佛他对冷热没有任何感觉那样。

  头顶上的风扇乌拉拉地转着,声音刺耳又难听。在他周围,此刻,近十个穿着衬衣,用资料,扇子扇着风的男女,正围坐在一起。对着徐阳逸的目光,有不屑,有嫉妒,有各种各样负面的情绪,唯独没有应该对坐在组长位置上的人该有的神色。

  尊敬。

  三水市不是什么大市,更和富裕无关,下辖两个百穷县,否则堂堂一个市的刑侦组也不会仅仅放了几把大功率电扇。这么热的天气,今天下午转过来的特大案件,临时开会,所有人都在讨论,等他们发现的时候,组长却睡着了!

  “组长,睡醒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冷眼看着徐阳逸的感慨,鼻孔里毫不掩饰地哼了一声:“咱们也等了半个小时,组长大人是不是拿点章程出来了?”

  “睡醒了。”徐阳逸转过眼睛,拿起笔在手上旋转着,朝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陈副队,有事?”

  “当然有事!你没听吗!”一句话,让陈副队一把拍在椅子上,声音顿时提高了好几度,手中一叠资料被他甩得“哗啦”乱响:“特大杀人案!连杀十二个人!转到刑侦组已经一周了!没有一点进展!徐队,咱们自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个案子怎么办?谁去办?多大的力度去办?咱们要的是章程!”

  他霍然站了起来,资料沙沙乱响着从在座所有神色木然或者挂着冷笑的人面前划过,大声道:“咱们刑侦组在座十几个人!都在等着徐队你拿章程!我们要报给局长!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之前说了十五分钟!什么时候第一起出现,凶手行凶特征!现在居然问什么事?!”

  徐阳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我记得我说的很清楚,这个案子,我亲自接了。”

  “呸!”一口浓痰被吐到旁边的垃圾篓,一位接近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喉咙忽然有点痒。”

  徐阳逸脸上的微笑从不曾消失:“你有意见?”

  “哪里哪里……新队长上任两天第一道指示,我怎么敢不满……”男子嘴角挂着一抹嗤笑,毫不掩饰地笑道:“只是想队长那个章程……”

  “扑!”话音未落,一只笔就钉到了他身边的桌子上。

  入木三分,笔尾都在微微发颤!

  “我靠!”男子身边的一位年轻警员吓得差点跳了起来,这还是笔?这他妈还是笔?这真不是刀子?

  “假的吧……”一位三十岁左右的警员愣愣地看着那支笔,感觉心都在乱跳。

  桌子不厚,是很薄的木桌,但是要用笔扔进去,没扎实的功夫做得到?

  这特么还是最普通的钢笔!

  他不知道有多少高手能做到,反正,全经侦组没一个人做得到!

  所有人眼皮都跳了跳,愣愣地看着那支笔,再更愣愣地看着悠然自得品凉茶的徐阳逸,忽然觉得,自己全身的皮肉莫名其妙开始痛了起来。

  “牛逼……”一位年轻警员吞了口唾沫,小声说道:“硬气功吧这是……”

  “我没记错,你是刑侦队三把手老朱?”徐阳逸抬了抬眼,随意地开了口。

  “是……”徐阳逸的目光看似淡然,老朱却感觉如同被一把刀瞬间剔了好几遍,镇定了一下心神,开口却发现自己声音很有些不稳。

  “这样啊……”徐阳逸轻轻抚着茶杯盖子,淡淡地问:“喉咙不好?”

  “不……没有……不痒……”老朱咬了好几次牙,干笑着坐了下去。

  陈副队也呆了半天,手中刚才沙沙扇着,助长他气势的资料不知何时已经不扇了。房间里只能听到风扇乌拉拉的声音,安静的有些吓人。

  “徐队。”许久,他才硬着头皮开了口:“……这件案子,可是关系着兄弟们的福利。”

  “叮当”一声,茶杯盖轻轻合上的声音,陈副队张口还想说什么,最终却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

  “逼宫?”徐阳逸拇指摩挲着茶杯,右手撑着头着看着所有人,利剑一般的眉头掀了掀:“嗯?”

  夏日的房间,忽然冷的有些吓人。

  “下不为例。”他理了理警服站了起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推门走了出去。

  “哎……哎!徐队!这件案子怎么办!你倒给个答复啊!”

  “等着。”他的声音从通道里传来。

  屋里,一片安静。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想到,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组长,调过来一连两天没发威,发起飙来让所有人都不敢多话。

  “等他妈个X!”陈副队猛拍了一下桌子:“说的轻巧!兄弟们就盼着一个大案子露头!你他妈自己去接!把兄弟们放哪里!”

  他的声音很愤怒,但是诡异地压得很低。毕竟……桌子上的钢笔那么醒目。

  “陈队,怕个屁!他去说!我们就不会去说?!”老朱也站了起来:“凭什么啊!组长升了腾了位置,陈队你最有希望接任,凭什么调过来一个嘴上无毛,案子一个没接过的小屁孩当组长!”

  “这年代,做得好不如生得好。”一位三十一二岁岁左右的妇女不屑地朝着关上的门冷哼了一声:“不是我说,他除了溜须拍马还知道个屁?”

  “就是!在我们面前显摆什么?硬气功有什么牛逼的!公安系统比武他敢去?牛逼的人多了!这算个吊!”“草,也就在我们三水市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装装逼!他以为他是谁!”“呵呵,没准儿就是被比下来的,来我们这些普通地方装装逼,小孩子一个!”

  陈队咬着牙喝着茶,茶的味道很苦,苦地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天警服穿着,装给谁看呢?”妇女拍蚊子一样在面前招了招,皱眉道:“要领导来人一检查,呵,别人立马又一个标杆……看看这扣子,严丝合缝,衣服跟长别人身上一样……你们啊,工作是没话说,什么时候学会做点面子文章?学学别人徐队,怎么做的?”

  一位年轻的警员冷哼了一声:“除了做样子还知道个球?明明这个组长谁都知道陈队你最有资格,谁想得到上面临时插了个人下来?”

  “咱们三水市虽说是穷乡僻壤,好歹也是个地级市,咱们十几年接过的案子也不少……”一位老警员含蓄地开口:“说到底,谁有实力谁上。陈副熬了这么久,也该轮到了。”

  “呵呵,要调过来一个名侦探柯南老子也认了,这算个鸟毛?”“警察局,重案刑侦组,这种地方谁他妈不是在熬资历?谁手里没几个大案子?”“上一任龚组长上调了,咱们按资历算,按手下的底子算!忽然调过来一个新组长!谁服气?”

  空降兵,任何企业,部门,都绝对是让人深恶痛绝的东西。

  更不要说,是这种毛头小子!

  你好不容易熬到头了看到了经理的职位,忽然一个领导的XXX站在你头上拉屎,你是什么感受?

  徐阳逸,男,未婚,年龄:二十一,特长:空白,履历:空白,党员:否,大学:空白……

  一份履历四五个空白你敢信!

  谁不是在熬资历?谁不是一步步走上来?凭什么你空降?

  想起这些,陈副队青筋都在乱跳,深吸了一口气,哼了一声:“来个确实牛逼的人咱们没话说。这他妈的一个三无小屁孩是来干嘛?见到真场子了还不得吓得尿裤子?”

  “上头也是猪油蒙心。”老朱闷闷地点上一根烟,呸了一口:“昨天我们联名反应,郑局模棱两可,含糊其辞,就像不知道公安局重点部门刑侦组来了个空降兵那样!还是个一穷二白,案子都没见过的空降兵!这算哪门子的事儿!”

  “呵呵……”陈副队冷笑着灌了一口苦茶,抹了抹嘴:“去他的吧,老子不!管!了!”

  “谁他妈知道是那个领导的孙子!龟孙子!他要说,让他妈说去!老子倒要看看最后郑局长是找谁!”

第2章 M档案(一)

  刑侦组办公室的一切,徐阳逸不知道,就算知道,也绝不会关心。

  此刻的他,正慢悠悠地踱着步,径直走向三水市安防部门一把手,公安局局长郑局的办公室。

  推开局长办公室的门,空调吹在人的身上顿时无比舒坦。对面,一位中年男子正在严肃地对秘书说着什么。

  他不高,最多一米七三左右,头有些秃,四方脸,满是沧桑的脸上因为久居高位带上了不怒自威的威严。

  听到没敲门就推开了门,郑局的目光轻轻扫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轻轻打开了手中的折扇,不徐不疾地摇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老祖宗说得好啊……”

  “那是……”助理听着这句仿佛一语双关的话,自动脑补的天赋立刻打开,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徐阳逸,笑着对郑局说:“不过,这次武警部门调人……”

  “凡事都有制度,有规矩。”郑局徐徐端起茶杯,吹了一口:“他要调,我也不是不讲道理。但是直接找上我,出了问题……是找他李中校还是找我郑局长?”

  “好茶。”他惬意地抿了一口:“事情紧急归紧急,制度归制度,一码归一码……谁都能越权调人,这公安局长干脆让给他来当?”

  “紧急,可以,咱们走着流程大家都放心。时间长了点,但是不出纰漏。”郑局“刷”一声合上扇子,目光落到静静看着书柜的徐阳逸身上,打着官腔对秘书说道:“就这样,你先出去吧。告诉他,什么事都有章程,有规章,公安局人手不紧?刚调过来一个特大凶杀案,我们人都调不过来。去吧。”

  秘书离开了,郑局轻咳了一声,看到徐阳逸没反应。自己站了起来,拧了好几次门把手之后,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扇子在手心轻轻打了两下,笑着走了过来:“小徐啊……来来来,坐,喝点什么?老人没为难你吧?工作还顺利?”

  笑容如同盛开的波斯菊,和刚才完全不同。

  没有上级见下级的威势,反而如同看到了老朋友一样,笑的无比真诚。

  “没有,挺配合的。”徐阳逸掏出一根烟:“可以吗?”

  “当然……小徐你真是,我说过多少次了,在我办公室就跟你办公室一样。和郑叔别这么客气,来来来,坐,咱们坐下聊。”

  一般这种对话,只有两种可能。

  一:徐阳逸是郑局失散在外的亲兄弟。

  二:徐阳逸真是下来镀金的空降兵,背景大的郑局都得罪不起,不敢得罪。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1351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135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最强妖孽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