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侯府娇宠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只只不醉   内容大小:542 KB  下载:侯府娇宠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5-08 19:12:14

《侯府娇宠》

作者:只只不醉

文案:

韩煜龙骧虎步,勇猛非常,人称一代杀神,人见人怕,鬼见胆寒。

盛京女子,闻其之名无不胆战心惊既喜且怕。

忽一日,继母带来个小娇妹,娇媚可人,玉软花柔。

沈静瑶非但不怕他,还朝他伸出软娇娇的手儿道:“哥哥抱抱。”

韩煜乐了……

阅读指南:

1、苏爽甜。架空历史勿考据。

2、不要纠结细节逻辑,这就是个让人看了开心幸福的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主角:沈静瑶 ┃ 配角:韩煜 ┃ 其它:种田文、宅斗等

作品简评:

沈静瑶重生回到小时候,随嫁给侯爷的姑姑一起住进忠勇侯府,遇到龙骧虎步、勇猛非常,人称一代杀神的韩煜。韩煜对谁都冷淡寡情,唯独对沈静瑶不同。重活一世,改变的不只有姑姑和姑父的命运,女主和男主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后,最终获得了幸福。

本文行文流畅、情节跌宕起伏、峰回路转,前期种田、后期宅斗、朝斗,乃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

第1章

  正午刚过,原本还晴朗的天空突然就暗了下来,从远处飘来一层厚厚的乌云,黑压压地罩在天空中,整个天幕也越压越低,仿佛快要承受不住乌云的重量垮下来,乌云遮挡住了阳光,四周陷入昏暗,黑蒙蒙一片。

  霎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紧接着轰隆一声,一道惊雷在吏部侍郎府蒋家上空炸响。

  沈静瑶听得雷声,偏头看向窗外,透过打开的窗户能看到院子里廊下放着的大水缸,水缸里原本种着几株睡莲,是她五年前嫁给蒋文涛时两人一起种下的,只是如今睡莲都已经枯萎了,再没有了往日的娇艳。

  又一道惊雷在天空中响起,沈静瑶站起身走到窗边,抬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天空,热了有半个多月,这场雨终于要下下来了,看样子还会是一场大暴雨。

  “终于要下雨了。”沈静瑶望着天空中越积越厚的乌云,幽幽地道。

  “是啊,热了这么久,终于要下雨了,入秋都快一个月了,下了这场雨,往后总算能够凉爽一些了。”丫鬟翠儿笑着接话,她也是盼望着下雨的,等下了雨,天气凉爽了,人也就不会热得那么烦躁了。

  沈静瑶淡淡地“嗯”了一声,心情却没有随着这场暴雨的来临而平静下来,反而越发的焦躁难安。

  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落下来的那一刻,一个粉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门口,她急匆匆地往院里跑,因为跑得太匆忙,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差一点儿就摔倒在地上,幸好她反应快,动作敏捷,踉跄了几下就站住了。

  屋里的沈静瑶见状,微微皱了眉头,扬声道:“柳儿,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柳儿是沈静瑶的陪嫁丫鬟,天生就是个急性子,遇事儿沉不住气,容易情绪激动,恨不得马上就把事情处理好。

  柳儿听到沈静瑶的问话,抬头看了一眼窗口,脸上闪过一片慌乱,也不做停歇,急急忙忙跑上台阶奔进屋里去,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就急切地道:“大少奶奶,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

  一声惊雷顿时在窗外炸响。

  沈静瑶的心猛地一跳,先前心中那股焦躁难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上前一步问柳儿,“大少爷他怎么了?”

  柳儿连忙把打听到的消息竹筒倒豆子似的飞快说了出来,“今日在朝堂上,摄政王要求整改吏部,实行新的章程,大少爷不肯配合摄政王,还跟摄政王当堂吵了起来,摄政王一怒之下就把大少爷革职查办了。”

  “革职查办?”沈静瑶吃了一惊,居然会这么严重,“那大少爷现在什么地方?”

  “听说被关到刑部大牢去了。”柳儿道。

  话音一落地,轰隆一声,又一声巨大的雷声在窗边炸响,暴雨下得更猛烈了。

  两刻钟之后,吏部侍郎府蒋家的所有人都聚到了前厅里,从老太太孙氏到蒋家大房、二房、三房的所有人,一个不落地都到齐了。

  老太太孙氏在得知摄政王韩煜把蒋文涛革职查办,关进刑部大牢的消息后,愤怒地把韩煜狠狠地大骂了一通。

  “韩煜实在是太目中无人、狂妄嚣张了,文涛好歹也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伙伴,他居然连打小一起长大的情分都不念,不过是吵了两句就把文涛关起来,他还有没有王法了?他当真以为他能只手遮天?”

  然而事实上就是如此,如今大盛朝新帝年幼,韩煜既是先皇亲封的忠勇侯也是摄政王,大权在握,位高权重,朝中的所有事务都是他说了算,他还真的能只手遮天!

  听了老太太孙氏的气话,大太太吴氏心中狂跳,悄悄地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沈静瑶,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转头哭着对老太太道:“娘,你就不要再说这些气话了,还是想想怎么能求得摄政王消了气,把涛儿放出来才是。”

  说到求韩煜一事老太太孙氏就更来气了,气恨恨地道:“求他?老大都已经去求过一遍了,他是见都不见,人都见不着还怎么求?想当年他爹韩岳跟老大还是拜把子的兄弟,两家人还时常走动,如今他爹死了,他就半点儿旧情都不念了,把我们这些老人都忘了个干净,简直就是黑心肝的白眼狼!”

  当听到“白眼狼”三个字,沈静瑶默默地抽了抽嘴角,心中暗自道:最大的白眼狼难道不是蒋家人吗?事到如今却反过来说人家韩煜是白眼狼!脸呢?

  正在沈静瑶腹诽之际,忽然听到老太太孙氏叫她的名字,“文涛媳妇儿,你嫁到我们家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为我们蒋家做过什么,如今文涛出了事,也是你该出力想办法的时候了,别躲在旁边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你这样对得起文涛吗?”

  沈静瑶张了张嘴,想说点儿反驳的话,可等话到嘴边,她又懒懒地不想多说了,就又把话咽了下去。

  从她嫁到蒋家开始,老太太孙氏就没有喜欢过她,不,应该是除了当初的蒋文涛,蒋家从上到下的人就没有真心喜欢过她,都嫌弃她卑微的出身,打心眼儿里看不起她,觉得她一个出身穷苦的农家女根本配不上蒋文涛,帮不了蒋家什么忙,她能嫁给蒋文涛完全是因为走了狗屎运!

  蒋家一家人看不起她,然而可笑的是,如今蒋文涛出了事,得罪了位高权重的摄政王韩煜,他们求救无门,却又让她来想办法救人!

  何其讽刺!

  老太太孙氏看沈静瑶沉默不语,以为她认同了她的话,就接着道:“你跟韩煜是表兄妹,当年他爹对你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好,韩煜也十分疼爱你这个表妹,你去求求他,说不定他就愿意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网开一面了,文涛是你夫君,现下就是你这个做媳妇儿的该出力的时候了。”

  沈静瑶一呆,实在想不明白老太太孙氏如何有脸说出这样的话,韩煜连大老爷的面子都不给,如何又会给她面子?说她是他疼爱的表妹,也只有老太太孙氏才说得出口,盛京城里谁人不知她和韩煜的真实关系,她又算他哪门子的表妹?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正在沈静瑶晃神的时候,梅姨娘拉着东哥儿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一面磕头一面哭求道:“姐姐,妾身求求你了,求你看在东哥儿还这么小,不能没有父亲的份上,你就去求一求摄政王吧,你是他的表妹,他一定会看在兄妹之情的份上放过大少爷的。”

  沈静瑶震惊不已,“你如何就觉得他一定会答应?”

  “你要是不去,就没有人能救大少爷了啊!”梅姨娘抱着东哥儿大哭起来,“你不能这样见死不救啊!”

  她见死不救?是她见死不救吗?沈静瑶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哭求不止的梅姨娘,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文涛媳妇儿,娘也求求你,你就去试一试吧,你试都不去试一下,又怎么知道韩煜不会答应你呢?”大太太吴氏拿帕子抹了一把眼角,红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好似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沈静瑶环顾四周,屋里众人都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她,强大的压力几乎让她快要窒息了,她很难受,被这满屋子的人哭求得很难受,她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没有考虑过她的难处,她们只是在逼她去求韩煜,逼着她答应而已。

  沈静瑶闭了闭眼,良久之后,缓缓地开口道:“我去……”

  “那你就不要耽搁了,赶紧去吧,也好早点儿把文涛救回来。”老太太孙氏催促道,丝毫不管沈静瑶的想法,也不问她有没有难处,只想让她赶紧去把事情办好。

  沈静瑶心中只觉得一片凄凉。

  一刻钟后,一辆普通的油壁马车从吏部侍郎府驶出。

  马车上,翠儿见沈静瑶的脸色不好,倒了一杯温水给她,“大少奶奶,喝点儿水吧。”

  “不用了。”沈静瑶摇摇头,让翠儿把茶放到一旁,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喝茶,只担心着要如何去面对韩煜。

  然而这个问题并没有让她思考多久,马车很快就到了忠勇侯府。

  沈静瑶扶着翠儿的手下了马车,走上前去求见,门房的下人没有为难她,飞快地就跑去通报了。

  过了一会儿,刘管家出来请她进去。

  沈静瑶谢了刘管家,跟着他往府里走。

  一路走来,她惊讶地发现府里的景致还和她当初住在这里时一样,每一处景致都能让她想起许多小时候的事情,熟悉的景象让她眼眶发热,心头发酸,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来,险些就要忍不住落泪,不过为了避免失态,她还是忍住了。

  “表姑娘,你且稍等,奴婢这就去通知侯爷。”刘管家把她领到会客厅,吩咐了丫鬟上茶点,笑着客气了两句就离开了。

  沈静瑶忐忑不安地坐在会客厅里等韩煜,然而从最初的惴惴不安一直等到心灰意冷,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直到天都已经黑尽了,她依然没有见到韩煜。

  她早就应该知道的,韩煜怎么可能会来见她呢?她这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沈静瑶低下头用帕子抹了一把眼角,叹息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默默地环视了一圈会客厅,转头迈步往外走。

  谁知刚走到门口,刘管家就出现了,笑着道:“表姑娘,侯爷刚刚才忙完正事,现下让奴婢带你过去书房。”

  沈静瑶看了刘管家一眼,点了点头,跟着他往韩煜的书房走。

  到了书房门口,刘管家敲了敲门,听得里面叫进了,刘管家才推开门让沈静瑶进去。

  书房里,韩煜坐在桌案后面,目光冷冷地盯着沈静瑶从门口走进来。

  “你找我什么事?”韩煜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就像是对着陌生人在说话。

  沈静瑶低着头不敢看他,犹豫了一下,干脆把心一横,恳求道:“摄政王,求你放了我夫君。”

  “你叫我什么?”韩煜冷冷地道,手中的羊毫笔啪地一声断成了两截。

  “摄,摄政王……”

  “滚!”韩煜扬手就把断掉的狼毫笔朝她扔了过去。

  狼毫笔落在沈静瑶的脚边,她被吓得浑身一抖,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之前受的所有委屈,都在这一刻排山倒海地袭来,她慌乱地哭求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生气……”

  见她如此模样,韩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猛地推开椅子站起身,大步绕过桌案走到沈静瑶面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提起来,怒道:“谁叫你来求我的?谁让你说对不起的?我是你的谁?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当年我问你后不后悔,你说你不后悔,如今你却可怜巴巴地跑来求我,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沈静瑶被韩煜的怒火吓到了,眼泪奔涌着流出眼眶,对着他无助地摇头,“不,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你说啊?”韩煜愤怒地质问道。

  沈静瑶泪流满面,“我……”

  韩煜猛地把她一推,大力地将她抵在墙壁上,双目赤红,恶狠狠地道:“你不是要我放了他吗?好啊,你去跟他和离,和离了我就放了他!”

  沈静瑶震惊地抬头,对上他赤红的双眼,深沉的双眸中有狂风巨浪在翻滚,随时都可能爆发,她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书房里很安静,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过了许久,沈静瑶微微地点了点头……

  当天夜里,韩煜很晚了才放她回去,老太太孙氏她们对此颇有微词。

  三日之后,蒋文涛终于平安返回家中,老太太孙氏,大太太吴氏,梅姨娘和东哥儿围着他嘘寒问暖,俨然他们才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123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12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侯府娇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