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铁匠的小甜桃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东方玉如意   内容大小:324 KB  下载:大铁匠的小甜桃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7-03 16:24:50

《大铁匠的小甜桃》

作者:东方玉如意

文案:

田桃第一次见到赤膊的大铁匠霍沉,心里怕怕的。这男人太壮了,身上的肌肉硬邦邦的,抡着硕大的铁锤毫不费力。成亲之后,她才知道壮硕男人的好处……

1v1,双c,甜文。大铁匠为了让小媳妇儿过上好日子,一路发家致富,成为铁匠之王。

声明:作者痴情写古言,恨不穿越五千年。若有难解心中惑,便在百度谷歌选。本文某些民俗、小吃及其他个别字句来自于搜索及公共资源,并非每一个字皆出自作者原创和杜撰,不喜慎入。

内容标签:种田文 甜文 市井生活

主角:田桃,霍沉 ┃ 配角:田柳、田樱、地主家的二少爷

第1章

  七月底,天气没那么热了,垂柳柔软的枝条在微风中轻轻拂动,大营镇集市上的叫卖声逐渐多了起来。

  每逢三六九,周围二十多个村子的农家人都来这里赶集,很是热闹。临近秋收,最忙碌的地方就是霍家铁匠铺,叮叮当当的声音从早到晚响个不停,各式各样的农具摆在了门口的宽大台案上。

  “大沉哪,我要的镰刀打好了吗?”邻居蔡阿婆问道。

  霍沉放下手里的铁锤,把打了一半的铁犁头扔进八卦炉里继续加热,转过身来抹一把额头的汗珠,拿起角落里一把崭新锃亮的直镰递了过去:“阿婆,打好了,我还给你加了钢刃呢,不卷边,能多用好几年。还加了一道冷锻,亮闪闪的不容易生锈。”

  “哎呦,加了钢刃的得五十文吧,我这镰刀是给我侄子打的,他也不富裕……”蔡阿婆有点犹豫,侄子托她来打镰刀就是希望霍铁匠看在邻居的份上,能少要几文钱。

  霍沉爽朗的一笑:“阿婆,您帮我看了八年的房子,夏天通风、冬天扫雪,也不肯收钱,给您打一把好镰刀也是我应该做的,不值什么的。您就拿去用吧,乐意给谁给谁,不要钱的。”

  蔡阿婆和蔡老爹住在霍沉家东侧,中间隔着一条小街,老两口开个卖酱油醋的铺子,勉强维持生计。

  蔡阿婆觉得不太好意思,可是五十文钱她又出不起,就在心里默默接受了霍沉的好意,饱经沧桑的脸上笑成了一朵千层莲。嘴上推辞了几句,见霍沉诚心诚意的想给,就乐颠颠地拿着往外走。

  走到门口,忽地脚步一顿,回头说道:“大沉,你今年二十三了吧,前些年漂在外边学手艺就不说了,既然现在回来了,生意也挺好,是不是该考虑成个家了?早点抱个胖娃娃去给你爹娘上坟,也让他们放心哪。”

  霍沉面色一怔,铁钳上夹着的半成品铁犁头掉落在铁砧上,成家……好像是该成个家了,西邻王桥跟自己同岁,已经有两个娃了。

  “是……不过,我也不认识什么姑娘,阿婆……”刚才还从容淡定的大铁匠,一提成亲就有点手足无措了,抬手挠了挠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这下蔡阿婆就明白了,笑呵呵说道:“只要你想娶,阿婆帮你找个好姑娘,来打铁的姑娘不多,来我家铺子里打酱油的可不少。我给你留意着十六七的大姑娘,有合适的就相看相看,也没啥不好意思的。”

  蔡阿婆说完就笑呵呵的出了门,刚下台阶,就碰上了挎着篮子的田桃。

  “阿婆,您也来打镰刀呀,新做的撒子糖枣,您要尝尝吗?”田桃笑吟吟的问道。

  蔡阿婆手心里攥着一个打了补丁的钱袋,里面有攥出汗的三十文钱。她本来只是希望霍沉能便宜几文,没想到人家不肯要钱。这一下相当于发了一笔小财,一向爱吃甜食又舍不得买的蔡阿婆想破例犒劳一下自己。

  “桃子,你又开始卖货了呀,给我来一个撒子、两颗糖枣。”她从钱袋里摸出四文钱,瞧瞧里面堆成一小堆的铜板,心情特别好,微微抖了一下钱袋,铜钱们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十分悦耳。

  田桃用草纸麻利的包好一个撒子、两个糖枣,交到她手上:“是呢,阿婆,天气凉快了,以后我就天天出来卖货了。您拿好了,明儿我还这个时候来,您想吃什么就喊我。”

  蔡阿婆一向爱吃甜食,却总是舍不得买,隔上好几天或许能买一样,像今天这样大方的一下子买两样吃食,还真是头一回。

  霍沉一边打着铁,一边透过开着的窗户往外瞧,蔡阿婆正在和一个小姑娘说话,隔着垂柳的枝条,他看不清楚长相,只觉得皮肤很白净。但是能看到小姑娘侧面的身影,粉衫白裙,胸脯鼓鼓的,腰挺细,身量不算太高,但是也说得过去了。

  莫非这么快就要相亲了?

  铁匠心里暗笑,手上更有劲了,打铁的同时,嘴里还哼起了小曲。“叮叮当,叮叮当,我是铁匠我最强。一炉二炭三钢四铁,手艺第一谁能抢?木匠做一工,不如铁匠炉子红一红……”

  这是师父自编自唱的小曲儿,时间久了,霍沉也就学会了,但是他从来没唱过,每次听师父瞎哼哼,心里还觉得好笑,今天不知怎么了,竟随口哼起了这个小曲。

  刚到镇上就开了张,而且蔡阿婆平时最多花两文钱,今天一下子就买了四文钱的,田桃心情不错,觉得这是个好兆头,今年秋天收成好,人们肯定舍得花钱,这一冬天说不定能比去年多赚一吊钱呢。

  小姑娘美滋滋地进了门,这是她第一次进铁匠铺子,很是好奇。看了看屋里唯一的男人,张了张嘴,没等出声,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面前的男人格外高大,正从身侧八卦炉熊熊的炭火中取出烧得通红的铁条,火光映照着他魁梧的身影,壮硕的有点吓人。一双健壮的胳膊十分抢眼,肘部一屈,上臂的肌肉块便隆了起来,肌肉如拳头般一鼓一鼓的,在火光下油亮油亮的。

  他左手握住铁钳,抡圆了右臂,用硕大的铁锤猛力敲打着铁砧上的红铁块,身上的肌肉随着铁锤弹起落下。

  这个男人,全身释放着强大的力道,贲张的肌肉使人明显得感到一股充沛的生命力量。

  火光映照得他的脸色格外红润,铁锤敲打在火红的铁板上,火星四溅,颗颗闪亮的汗珠,伴随着四溅的火花,滚落到脚下的铁屑中。

  村里的汉子们,一到夏天就会打赤膊,田桃对赤着上身的男人并不陌生,可是眼前的男人太壮了,抡着硕大的铁锤毫不费力,每一锤下去,田桃心里就吓得抖上一抖。

  霍沉终于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小姑娘,粉衫白裙,娇娇俏俏的,不就是刚才跟蔡阿婆说话的姑娘么,难道是阿婆让她来的?

  霍沉赶忙扔了手里的家伙,铁锤“当”的一下落在铁砧上,吓得面前的小姑娘一抖,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又后知后觉得发现不妥,就在淬火的大水桶里洗了洗手,拿过墙上挂着的棉巾擦了擦。

  “你……你来啦。”霍沉一笑,往前走了几步,细看面前的姑娘。

  弯弯的柳叶眉秀美如黛,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胸脯果然挺鼓的,小腰却细的跟水葱似的,玲珑的曲线诱人,他额上又冒了一层汗,不敢再看了。

  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个子有点小,还不到自己肩膀高,不过没关系,看她年纪不大,应该还能长些。

  田桃垂着眸,没敢看这个男人的正脸,毕竟看身材就够吓人的了。她默默安慰自己,来找他打铁,是照顾他生意,他再厉害,也不能随便打人吧。

  想到这,小姑娘有底气了,轻轻柔柔的开口:“大叔,你就是霍铁匠吗?我要打一把弯镰。”

  小姑娘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柔柔嫩嫩的像垂柳拂动的枝条,霍沉刚刚一喜,马上就听清了那一声叫的是“大叔”,像一个闷雷把他闷在原地。

  有跟相亲对象叫大叔的吗?

  “你……你要干什么来着?”后面的话,他没听清。

  田桃这才抬起头,看清了面前这个男人。麦色的肌肤,光洁的脸庞,乌黑深邃的眼眸;还有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刚毅的下巴……竟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尤其是他说话的时候,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很干净、很引人注目。

  田桃有点不好意思,刚才竟然跟人家叫大叔了。

  桃子卖了两年小吃食,也会遇到一些尴尬的时候,她并不是一个八面玲珑的油滑商人,每当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她就笑,甜甜的笑个不停。她脸上有两个小酒窝,笑起来特别好看,年纪又小,总是大叔、大婶的叫着,人们也不会跟她计较。

  此刻,她就是这样下意识的笑着,只是习惯而已。

  霍沉却很不适应,从没有一个姑娘这样对着他笑过,笑的他心慌意乱,无所适从。

  田桃意外的发现大铁匠好像有点脸红了,是因为自己那一句“大叔”让人家不好意思了吧。“嗯……我,我要打一把弯镰。”

  霍沉飘在云上还没下来,不过他听清了,要弯镰。人们常用的镰刀分成两种,大弯镰个头大,割起麦子谷子比较快,但是容易划伤腿,一般是伺候田地的老把式用的。年轻人和妇女们都是用直镰,割的慢但安全些。

  “是你用吗?你不怕弯镰划了腿?”他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个娇娇嫩嫩的小姑娘挥舞着大弯镰的场景。

  “不是,是我爹用的,需要多少钱啊?我什么时候可以来拿?”

  “哦,这样啊。普通镰刀三十文,加钢刃的五十文,现在就有现成的,你可以拿走。”

  田桃摸摸瘪瘪的钱袋,垂眸说道:“我爹说要普通的就行,我下午再来拿吧,等我把这些撒子卖出去,就有钱了。”

  “嗯,好。”霍沉目送着她窈窕的身影出去,心里很失落。原来人家只是来打铁的,并不是相亲对象。

  田桃出了门,就看到对面的陈家肉铺开始卖肉了,掌柜的人称大肉陈,是个满脸横肉、油油腻腻的中年汉子。不过他还蛮疼媳妇的,总给媳妇买田桃的撒子吃。

  “大叔,要不要给大婶买个撒子,还有糖枣、蜜三角、猫耳朵。”田桃笑吟吟地走了过去。

  透过窗户往外瞧的霍沉满脸黑线,看看油腻大肉陈的络腮胡子,又摸摸自己刮的干干净净的下巴,心里很不服气:我怎么就和他一样成大叔了?

第2章

  赶集的人越来越多,霍沉一边打铁一边卖货,忙得不亦乐乎,就把那个跟他叫大叔的小姑娘忘在了脑后。集市一般都是半日,到午后也就散了。

  霍沉家里没人做饭,平时吃得最多的就是谢记的包子,虽说他家的包子皮厚馅少不怎么好吃,但是总比吃干馒头强。今天,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他都没有时间锁上门出去买包子,就把家里剩的两个大馒头拿过来,在八卦炉里烤了烤,裹着炸酱吃了,接着干活儿。

  午后,街上走动的人群越来越少,人们在集上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回家去了。田桃的篮子里,只剩了一个糖枣。每卖一笔,她都细心的记着,一共卖了五十文钱。腰上拴的钱袋子沉甸甸的,脚步却特别轻快。

  七月份天热的时候,她不敢出来卖货,因为甜食都是裹着糖的,容易化成黏糊糊的糖水,而且当天卖不掉的,放到第二天就馊了。本来就是小本生意,赚不了几个钱,她不敢冒那么大的风险,在夏天里也做这些小吃食。

  今天是她入秋以来头一次出来卖货,没想到如此顺利,刚过中午,就卖得只剩了一个糖枣。田桃还没吃午饭呢,篮子里的小吃她也舍不得吃,毕竟那是要卖钱养家糊口的。饿一会儿不算什么,反正自己家离镇上不远,走上两刻钟,到家再吃午饭就行。

  路边两个小乞丐见她过来,一拥而上,把她围在了中间:“姐姐,姐姐,我们今天看你卖了一天撒子糖枣了,赚了不少钱吧?能不能赏我们一个吃?”个头小的这个乞丐只到田桃腰上,个头大一点儿的,也才到她肩膀。

  两个小家伙面黄肌瘦,光着上身,只穿一条没了裤脚的裤子,身上瘦的,一根根肋骨突出来,跟搓衣板似的。

  田桃有点儿好奇:“我在街上卖撒子卖两年了,也没见过有乞丐呀,你们是外乡人吗?”

  个子高点儿的那个孩子眉梢处有一颗黑痣,若是女孩儿,这便会被称作为美人痣,可他是个又黑又瘦的半大小子,田桃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颗痣了。“姐姐,我们是外乡人,不过离这里也不算太远,也是好人家的孩子。本来是来这里投亲的,谁知亲戚家已经搬走了,我们俩也实在是没法子才出来讨饭的。”

  田桃脚步未停,那两个孩子便一左一右夹着她,跟着一起往前走。田桃犹豫了一会儿,掀开干净的软布,把篮子里最后一颗甜枣拿了出来,递给个头小的那个孩子:“姐姐家也不富裕,一会儿还要去铁匠铺里买镰刀呢,没办法给你们钱花,这个糖枣给你吃了吧。”

  村里人大多心地善良,但是积德行善也要看自家的情况,不可能在自家都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还去给别人太多的照顾。这颗糖枣田桃自己都舍不得吃,原是想着若卖不掉就拿回去给小妹妹樱子吃,现在把它给了小乞丐,她觉得已经很对得住小家伙了。

  令田桃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弟弟却十分懂事,举着糖枣往哥哥身边挤:“哥哥,你吃吧,你吃吧。”

  “我不吃,你吃吧,你小。”

  “你吃吧,哥哥你每次都让着我,难得有一个这么好吃的甜枣,你快吃吧。”

  小哥俩十分谦让,让桃子很感动,自己家姐弟四人,她也是总把好吃的让给弟弟妹妹吃,看着两个小家伙儿这么懂事,让她想到了自家的妹妹、弟弟。

  “来,姐姐帮你们掰开,每人吃半个吧。”糖枣其实是用面做的,只不过是做成了枣的形状,在油里炸一下,外面一层裹上糖,吃进嘴里甜甜软软,是老人孩子都爱吃的小吃食。

  田桃把最后一个糖枣掰开,分别交到两个孩子手上,跟他们道别:“前面就是铁匠铺了,我要去买镰刀,你们走吧。”

  “姐姐,你真好,谢谢你!”个子高一点儿的小哥哥朝田桃摆摆手,眼里涌上了一层水雾。

  田桃觉得只是一个糖枣罢了,也不值得孩子感动成这样,就无所谓的笑笑,快步进了铁匠铺。

  “大……”她习惯性的又想叫大叔,忽然想起,这个大铁匠还是挺年轻的,可若是叫大哥吧,又觉得也有些不太合适。毕竟自己年岁还小,一般她也只跟那些没有成亲的少年郎叫大哥。“大铁匠,我来买镰刀了。”

  霍沉转头一瞧是她,便放下手里的铁锤,抹一把额头的汗珠,大步走了过来:“要弯镰是吧?这里有三把,你挑一个吧。”

  田桃看看整齐摆放的三把弯镰,几乎是一模一样,心里暗暗赞叹,难怪人们都说霍铁匠手艺好,这镰刀还真是个顶个的好。

  “都差不多,就要边上的这一个吧。”田桃娇憨一笑,放下篮子,伸手到腰间去摸钱袋。

  “我的钱袋呢?”小姑娘一下子怔住了,低头瞧瞧空空荡荡的腰间,扭头瞧瞧身后,又着急忙慌地伸手在后腰上摸了摸,竟然真的没有钱袋。

  转眼之间,笑吟吟的小姑娘就带了哭腔:“大叔,你帮我看看,我身上有没有钱袋?”

  情急之下,她又叫起了大叔,抬起双臂,在霍沉面前转了一圈儿,然后,双眸紧张地看向铁匠。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58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5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大铁匠的小甜桃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