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驸马请克制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小秦王   内容大小:418 KB  下载:驸马请克制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10-10 19:19:34

?《驸马请克制》

作者:小秦王

文案:

三公主被皇帝赐婚,谁想赐婚的对象竟是野心勃勃的权臣。

想着因为腿疾,权臣会扔一纸休书过来。

岂料休书没扔过来,人倒是腻歪过来了。

***

三公主: 按律法,驸马不可留宿公主府

权臣(伸手盖被子): 嗯。靠过来些,天寒,莫要冻到身子。

三公主: ……

【1】非双处,洁党慎入;勿在本文下diss别的大大的文,彼此尊重,谢谢合作!

【2】文文属性:1V1,HE,苏爽甜宠;

【3】架空历史,很空,勿考据,谢绝扒榜,谢谢合作~~~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主角:甄明玉;周璟 ┃ 配角:汾王府一家

作品简评:

三公主甄明玉自幼精通民间百事,本想纵横天下,却不想被西唐那个纨绔权臣给盯上了。本想谨守三纲五常,步步为营来逼退纨绔权臣,怎奈一阵婚后交锋,纨绔权臣将厚脸皮的优良作风发挥到极致,逼得三公主不由黑脸:驸马,请克制!本文诙谐幽默,节奏紧凑流畅,随着权臣与皇家的种种矛盾激化,男女主感情线自然铺开,男主由纨绔一步步转变为宠妻狂魔,加上情绪渲染,使文章又萌又甜,让人欲罢不能。

第1章

  大红色的灯笼挂满了整个宫闱,大约是个喜庆的日子。

  看到这喜庆的颜色,就连满脸褶子的老太监都不由得笑一笑。不管真笑还是假笑,总归主子的喜事终究是要喜庆些,一些老嬷嬷端着一盒盒的喜饼,笔直的站成了一排。

  圆圆的祭台上,钦天监的礼官带着一些童子执着檀香,嘴里念念有词,红色的薄纸上写满了公主的名字。

  为了今日,整个宫里的奴才都恨不得有八只手,如今礼官在祭天台上祈福,他们倒是可以喘口气了。

  宴会上的老臣捋着胡子交头接耳,还有些心盛的老臣还专门带来了自家的比较拔尖儿的儿子。

  “将军,今儿个可算是你的大日子,我听说今年宫里年满十四岁的公主就有四个,怎么说,你今儿个回府都能封个准驸马了。”单修谨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笑着说道。

  单修谨是太常寺少卿,当年才贯西唐的新科状元,才不过五年的时间就成了正四品的太常寺少卿,他抿着唇笑着看着身边的汾王世子,新封的辅国大将军周璟。

  侯门府第里的世子,世子里的纨绔,永远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汾王父子攻下了密州,皇上忌惮权臣,但是贸然削权又有不妥,索性要给周璟赐婚,还让他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公主,说起来这面子给的也是大了,可是周大将军俊美的脸上却十分不屑。

  一双细润的眉眼打量着身旁的牡丹花,过了好半晌,眼风才越过众端庄的公主,落在了前面坐在贵妃椅上笑的开心的女子身上。

  眼风刚扫过去,皇上便点头,让执事宫监将周世子的椅子往她身边挪了挪。

  这女子倒是与众公主不太一样,看上去温婉柔弱,容貌像是坐在殿堂里的观音菩萨一般,若是不笑倒是真真有几分贵气的,可是又偏偏是个爱笑的,生生把那菩萨般的圆满福相给破了。

  周璟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个女子,温婉的眼中却是满满的好奇,一股子活脱脱的灵气,她看着那些被风吹的摇晃的红灯笼,彷佛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将军,这是咱们三公主甄明玉,母妃是仙逝的沈贵妃,三公主是咱们皇上最疼爱的公主。”一旁捋着浮尘的小太监狗腿的在周璟后面小声的说着。今儿个总管太监提过,周大将军问哪个,就说哪个最得宠。

  “哦?看上去软的跟个粉团似的,不成。”周璟眼风落在了别处。

  小太监也颇深明大义,看了看皇上的眼色,忙道:“您别急啊,这不是还有四公主吗?四公主是当今宝妃娘娘所出,不仅端庄文雅,还聪慧,世子若是娶了,那一定是咱们西唐最幸福的驸马。”

  正说着,就见一个身穿鹅黄色的女子,抬起帕子微微的咳嗽了几声,一双圆圆的眼睛上下打量周璟。

  四公主打量台下那个身穿紫色丝绸华衣的男子,样貌冠玉,整个人站在那里,周边的男子似乎都成了脚底泥。可是她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了那些老嬷嬷说的,他是个花花公子,还跟惜芙阁的花娘纠缠不清,声色犬马,不务正业。

  她不由的蹙起眉,直接走到皇上跟前,坚定道:“父皇,孩儿有意中人了。”说完用那双水盈盈可怜兮兮的眼睛看着皇帝。

  皇帝在犹豫,宝妃却心疼的要命,自打沈贵妃仙逝之后,宝妃就是最得盛宠的,她也是高门大户里出来的女儿,最瞧不上那些纨绔,她跪在皇帝的跟前哭的梨花带雨的,随后又转身朝着周璟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本宫的溪儿有了意中人了,本宫也为此感到遗憾,本宫也是盼着你能成为溪儿的驸马……可惜,天公不作美。”

  周璟看着宝妃,笑的有些玩世不恭,“宝妃娘娘的美意,微臣可受不起,宝妃娘娘的表弟在赌坊里输的连爹都不要了,微臣便是有心娶,微臣也不是那等扶贫的性子。”

  刚说完,宝妃那张高傲的脸一瞬间就垮了,本来想用身份去压他,却不想反被一个大纨绔给反将一军,自己那表弟的确是个废物中的战斗废物,自己也是深受其害,却不想这个看上去玩世不恭的周璟,竟然这般心细如尘……可是她却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他。

  她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要指责跟前这个纨绔,可是还未张嘴,就被皇帝一嗓子吼了回去。曾经的宠妃,就在众人跟前彻彻底底的跌了份儿。

  这时,椅子上坐着的另外几个公主不由的攥紧了手里的帕子,下面的老臣纷纷摇头叹息,谁让人家汾王是三朝元老,起了战事总归是离不了人家的。

  “西唐立国两百年,驸马被公主踩在脚底下足足有一百五十年。如今,也合该选个知道三从四德的……”

  周璟说完,身后的小太监眼珠子就滴流滴流的转起来,说的也是,他是汾王世子又是新封的辅国大将军,将来几十万兵士终究是要落在他手上的。

  再说这周璟虽说平日里纨绔浪荡,可是也是用兵如神的一个人,曾用五千兵马打退了三万突厥骑兵,如今皇上又下旨让他自己选,自然是要选个听话的。

  若是早些年,皇上赐婚那可是天大的荣耀,可如今经了显宗那朝的动乱,如今皇室也衰落了,当今的皇帝又是个资质平平的,怕帝位被权臣掌控,只能牺牲女儿们的幸福了。

  汾王心里清楚的很,之所以应下并不是多么敬重皇上,而是忌惮当朝的宁王。宁王野心勃勃,又是皇帝的皇叔,平日里总是跟他针锋相对,他此时若是拒绝倒让宁王抓足了借口。

  周璟娶也是娶一个软塌塌没脾气的,最好还只是个摆设的,将来万一权臣和帝王争起来,不至于为了女人去为难。

  小太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真的是蠢成了一团浆糊,那个四公主和宝妃素来是在宫里横着走的,若是真嫁过去,还不得几天一大吵。

  小太监摇头晃脑的懊悔,周璟眼风却再度落在了望着灯笼的三公主甄明玉身上,他看着她腿上盖着的软毯子,轻描淡写道:“听闻三公主有腿疾?”

  小太监忙凑过去,看来自己是猜对了,周世子果然是要娶个软塌塌没脾气的摆设回去,他小声道:“将军,三公主自打出世,腿脚就不太利索……”

  周璟听完再次看着殿上坐着的三公主,方才还心平气和的看灯笼,如今被戳到了痛处,果然还是绷不住了,她那双温婉莹润的眸子不住的躲闪着,似乎十分焦虑,呵呵,果然没了方才局外人的沉着。

  若非要给家里的老头子一个交待,他才不会选择这个腿残废的三公主,周璟上下打量她,眼底闪过些什么。

  “微臣觉得和三公主十分投缘,三公主虽说有腿疾,微臣还是会跟公主相濡以沫。”周璟朝着皇帝微微跪拜,语气有些轻描淡写。

  刚说完,那爱笑的三公主就被周璟拉住了手。

  “嗯,朕最为疼爱明玉,如此朕将三公主赐给辅国大将军周璟。”说完,史官就抿着嘴大笔记在了史册上,一段姻缘,不管愿不愿意,都要认了。

  下面的老臣听了直接炸锅了,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其余的公主纷纷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选个薄情的纨绔做驸马。坐在轮椅上被推回翠灵宫的三公主,回头看了看四散的人群,不由的皱了皱眉。

  夏日的蝉拼了老命的叫着,看着被烈日灼晒的梧桐叶,甄明玉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本以为腿残疾了不会被选中,至少父皇不驾崩,自己就能在宫里潇洒半辈子,可不想腿都残疾了也能被选中。那周大将军又是个纨绔,嫁过去指不定怎么样呢。

  再说汾王掌握兵权,父皇已经忌惮他多年,将来君臣必有一战……

  不过,至少还嫁出去了,就是嫁过去,估计比宫里还要煎熬。

  她坐在轮椅上看着门外的宫娥来来往往,仕女林雯屏退了众人,又关上了翠灵宫的大门。

  待关上门后,林雯扶着她下来轮椅,清脆道:“公主,您憋坏了吧?今天天又热,您好歹算是坚持住了。”

  三公主在内室走了几圈儿,随后又躺在床上,软软道:“今儿个二皇姐和大皇姐都垂着头,她们都说不能跟周璟对视。我便一直望着远处的灯笼,结果还是不顶用,大热天的还盖了毯子,差点把我热的站起来!”

  林雯忙坐过去给她捏腿,捏了半天又叹了一口气,缓缓道:“这宫里就是个吃人的地方,当年沈贵妃也是为了保住您,这才……”

  三公主拨开床边的圆锦盒,捏了一颗青梅塞在嘴里,一双莹润温婉的眸子立刻被酸的皱了起来,一双纤长的腿也摇晃着,虽说众人都知道腿疾的事,可是但凡用些心思,就能知道这可是一个活蹦乱跳、四肢健全的俏公主。

  林雯看着窗边叽叽喳喳的小鸟,不由的蹙起了眉,”在宫里尚且好说,若是嫁到汾王府,来来往往的人总会发现的……”

  三公主坐起来,认真的打开一个满是褶皱的卷轴,漫不经心道:“宁王如今的势力益发的大了,汾王和周璟不仅要带兵打仗还要对付宁王,哪有精力整日关注我?再说公主出嫁,是有公主府的,驸马未得公主允许也不得留宿公主府,且宽心罢,船到桥头自然直。”

  林雯叹了一口气,她比三公主年长几岁,自打入宫开始,沈贵妃就将她安排照顾三公主,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儿,她本是想安慰三公主的,毕竟嫁个纨绔是真真要操心的。可是如今,倒是被三公主安慰起来。

  若是当年沈贵妃能平心静气不跟皇后起争执,那么三公主也不至于……唉……如今又被皇上赐婚给一个纨绔,听说那可是十足的花花公子。林雯看了看躺在床上看卷轴的三公主,不由的叹了口气。那纨绔指不定怎么欺负自家小主子呢?

  皇上早就差人建好了公主府,如今又赐了婚,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要搬到公主府了,那个大纨绔,若是夜里赶不走,该怎么办?

第2章

  西唐出嫁的第一位公主,婚礼办的极为奢华。

  礼部侍郎立在九重宫阶的正中,用无比沉稳的语调一字一顿的宣读着大婚的祝词,汉白玉阶上宫妃纷纷看着披着凤冠霞披的三公主,送嫁的队伍更是从翠灵宫一直排到丹凤门。

  甄明玉一身艳红色的凤袍,被健壮的老嬷嬷背到了大婚的轿辇上,小风一吹,红盖头直接卷到一旁的树枝上,一张莹白细嫩的脸昂着头无奈的看着那在风中飘扬的红盖头,看来嫁给一个纨绔,的确是不太顺利的。

  三公主这边儿行头有些狼狈,而周璟那边却是极为耀目的。来迎娶公主的队伍都是萧肃端严的周家军,上过战场的汉子,穿着喜庆的红铠甲,一声号子喊出去,把宫廷都要震上三震。这迎娶的阵仗倒是西唐独一份儿。

  甄明玉坐在轿辇里,忽然想起古书里记载的一种昆仑兽,一种如虎的巨兽,有九个头,每个头都有一张人脸。这张脸对你笑,下张脸指不定就要吃了你。

  甄明玉虽说是天子的女儿,可是遇到这种九脸的昆仑兽,难免也有些气息奄奄。大热天的坐在轿辇里,外面迎娶的将士猛不丁的喊上一声祝词,一身冷汗接一身热汗的,左右嫁过去也是个伸不开摊儿的。

  若说起西唐建国时的公主,那个不是把驸马欺负的死死的。可是如今时移世易,她的母妃早就去了,背后也没有个强大的外戚,能嫁到权臣家里做儿媳,宫人都说是她前辈子修来的。

  可是朝臣却知道其中的猫腻,他们送个贺礼清一色的都是按照周大将军的喜好来。

  有几个送的礼是给三公主的,可是一看同僚送的礼,直接就换了,风往哪吹,他们便往哪边倒,这是生存法则。

  周大将军如今就是踩在生存法门匾上的那个人,疆场上的英豪,英豪里的纨绔,纨绔里的超级战斗级纨绔,能同时兼具这两种极端的“品性”也只有他周璟一人了。

  甄明玉透过大红绣凤的帷帘,看到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新晋驸马爷,容貌冠玉,手里还摇着一把描金的兰花折扇,也当真是楚楚不凡、龙章凤姿了。彪炳的战功外加过度的玩乐,放在一般人身上还真不知该怎么组合。

  如此“英才”倒真真该让四公主嫁过去的,她父皇也不做个判断,他选,父皇便赐婚,这也真是顺应臣心的“明君”了。

  正热的有些犯困,就听到礼部的大臣猛地一击轿辇,高亢道:“三公主,到了汾王府了,该行大婚礼了。”

  甄明玉透过帷帘细缝,看到汾王府门口围着的百姓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轿辇,而新晋驸马爷周璟则云淡风轻的接过礼官递过来的金弓朝着甄明玉的轿辇门猛地射去。

  按照西唐的婚俗,新妇乘轿辇入夫家时,夫婿要用金弓射轿门,在民间这叫给新妇的下马威,轿内的新妇需走出来,将金箭拔出来,这叫男不惧内,女不示弱。

  可是周大将军射出金箭都快“半年”了,轿辇里的三公主还没有动静,只得让那一向被人伺候的大将军,在众目睽睽下走到花轿跟前教导嫁娶规则。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62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6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驸马请克制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