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头号娇娘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兰桂   内容大小:443 KB  下载:头号娇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1-12 16:44:47

本书由 我叫盈盈啊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头号娇娘

作者:兰桂

文案

作为一个身娇体弱的农女,

阮玉娇对“废物”之称嗤之以鼻。

一朝翻身,她要那些欺她辱她之人跪在地上叫爸爸!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种田文 爽文 升级流

主角:阮玉娇,许青山 ┃ 配角:阮老太太,庄婆婆,孙婆婆,乔掌柜等。 ┃ 其它:兰桂,种田,打脸,爽文

=================

☆、第1章

  阮娇娇是被冷醒的,她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想要蜷缩起身体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上的沉重感令她有些难受,她下意识地看去,竟发现身上盖了两床被子!被子虽旧,却洗得干干净净,散发着一股清新的味道,比她盖的破麻袋不知好了多少倍,让她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还是在梦中。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妇人端着药碗进门,瞧见她醒来立时露出喜色,快步走到床边,“娇娇你醒了?觉着好些了没?”

  阮娇娇看着眼前这张无比亲切的面容,瞬间哽咽出声,“奶奶、奶奶你来接我了吗?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啊奶奶……”

  老妇人面色一变,急忙放下药碗去摸阮娇娇的额头,着急道:“又烧起来了!不是说没事了吗?怎么都说起胡话来了?”

  温热的体温和怀抱传来的真实感让阮娇娇愣了一下,她看了看老妇人,又看了看四周眼熟的房间,突然发现这里竟是她曾经的家。自从奶奶被大火烧死之后,她就从这间还不错的正房搬了出去,住到了西厢的杂物房。后来更是被黑心的后娘卖掉,再也没回过家。

  她在外头吃了很多苦,小心翼翼地熬了几年,却因为不肯做妾被狠狠打了一顿丢进了乞丐窝。阮娇娇惊得一个激灵,脑袋终于清醒过来,她为了不被乞丐侮辱撞墙自尽,虽然还有一口气的时候被一个同乡救了,可她伤上加伤根本救不活,她万分肯定自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又活了过来?

  老妇人见她没反应,越发着急,扭头就朝外喊道,“老大媳妇!老大媳妇?快去喊李郎中过来看看娇娇,娇娇瞧着不大对劲!”

  “又怎么了?”一道不甘不愿的声音响起,很快就有个拉着脸的妇人走了进来。她一看阮娇娇已经醒了,顿时皱起眉头,“娘,她这不是好了吗?还请什么郎中?咱家哪有那么多银子给她看病?要我说她这就是给惯的,整天不干活儿,一点小事就起不来了……”

  阮娇娇死死地盯着她看,凶狠地表情吓得那妇人倒退一步,话都说不下去了。不等妇人恼怒,老妇人先发了怒,“刘氏!这个家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我叫你去你就去,用的又不是你的银子!娇娇为何如此你一清二楚,若她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给我滚回娘家去!”

  阮刘氏不甘地想要反驳,想到什么又忍了回去,嘀咕道:“去就去,一个丫头片子这么宝贝,也不见你对小壮好点。”

  老妇人没再理她,等她走后便抱着阮娇娇笑道:“娇娇别怕啊,等会儿李郎中来了再给你开点药,咱们喝了药就好了。”

  阮娇娇在被子里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剧烈的疼痛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死而复生,还回到了奶奶没死的时候。她终于有机会救下奶奶,终于不用和最亲的人阴阳相隔了。

  “奶奶——”她实在忍不住,趴在老妇人怀中痛哭出声。

  老妇人叹了口气,拍着她的背轻声道:“好孩子,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是奶奶有眼无珠,给你选了那么个混蛋,如今看清楚他的为人,总比日后嫁过去受罪要强是不是?三丫被她那个娘教坏了,怎么说都不听,唉,娇娇别伤心了,你这样让奶奶心疼死了!”

  抱着失而复得的奶奶,阮娇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是高兴的,是喜悦的,同时也是委屈的,难过的。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死而复生,但曾经的绝望都是真的,此时的重聚也是真的。她突然特别感激上苍,不管是什么原因让她拥有再一次的人生,她一定要好好把握,和奶奶一起过上好日子,不再让那些遗憾重现!

  发泄般的痛苦令她有些缺氧,显得无比虚弱。正好李郎中被找来了,老妇人便把她放回床上躺好,方便李郎中诊脉。

  李郎中问了问这两天的情况,又细细为她诊脉,皱眉道:“大娘,你孙女着了凉本来喝两副药就能好,偏偏又大喜大悲的伤了身子。这得补补了,还要注意不能再刺激她,我给你开个方子先喝上试试吧。”

  阮刘氏一听就急了,“李郎中,这补身子的药得多贵啊?哪里就能用得着了?”

  老妇人气得一指门口,“你给我出去!这没你的事儿,娇娇的病也用不着你管,出去!”

  阮刘氏不敢在外人面前顶撞婆婆,没好气地出去了,很快就传来灶房里摔摔打打的声响。

  老妇人尴尬地看了李郎中一眼,低声道:“李郎中,让你看笑话了,什么药合适就开什么药,最重要的是我孙女能尽快康复。”

  这会儿阮娇娇已经缓过来了,虽然浑身难受也没什么力气,但她可不想一活过来就让奶奶破费,忙伸手拉住老妇人说道:“奶奶,我感觉好多了。之前是我没想通,刚刚哭过一回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就喝原先的药吧,喝完没好的话再用新方子。”

  李郎中捋了捋胡须,慢慢点了下头,“也好,大娘,我看着你孙女精神了不少,上次开的药还能喝两天,两天后我再来看看,不耽误什么事儿。”

  老妇人有些不放心地问:“这能行吗?你别听她小丫头胡说,她哪知道轻重啊,我怕她留下什么病根儿可就麻烦了。”

  阮家老妇人疼爱大姑娘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李郎中闻言笑了笑,也没多说,只道:“大娘你就放心吧,小姑娘看着也孝顺,为了不让你担心,她也得好起来啊。”

  老妇人见他开玩笑才松了口气,相信自家孙女没那么严重。她拿出铜板要给诊费,李郎中说什么都没要,说这次就是跑了个腿儿,没什么的,让她别放在心上。

  阮家大姑娘似乎要被退婚了,这次就是被气病的,村子里几乎都知道这件事,李郎中看着阮娇娇虚弱无力的样子也心生同情,自然是能帮就帮。

  把李郎中送走后,老妇人端起药碗给阮娇娇喝,安慰道:“咱们娇娇是有大福气的孩子,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过去的事儿咱就不想了啊,往后奶奶一定给你挑个合心意的良人。”

  阮娇娇眼圈一红,很想告诉奶奶她一点福气都没有,离了奶奶,她的命里就只剩下坎坷了。可她不愿让奶奶担心,忙低头就着老妇人的手把药喝了。如果说被卖掉的几年里她学得最多的是什么,那就是学会了把委屈往肚子里咽,一个人承担一切。

  曾经她有奶奶宠着、护着,从来都不用花心思多想什么,所以才一点成算都没有就被后娘给卖了。但在员外府做丫鬟的那几年,她却阴差阳错的学到不少东西,若不是一次意外被少爷给看上了,她可能再过几年就攒够银子给自己赎身了。

  如今她不想再让奶奶为她操心,奶奶保护了她那么久,应该换她来保护奶奶了。

  握着奶奶的手,阮娇娇感觉到了一种温暖和安心的踏实感,她以为自己会激动地睡不着觉,但听着奶奶随意哼起的小调,她不知不觉就沉睡了过去。好似漂泊许久的小舟终于回到了港湾,好似满身疲惫的鸟儿终于回到了鸟巢,不管什么时候,奶奶始终是她心中最最美好的存在,足以驱散她心里所有的阴霾。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傍晚,也许是汤药起了作用,也许是心态转变带来的生机,阮娇娇感觉身上舒坦了许多,不用人扶就能自己坐起来了。

  感觉有些口渴,她拿了件衣裳披好,慢慢掀起被子想去倒口水喝。站在地上才想起这不是在员外府的时候了,屋子里根本没有茶壶,用水只能到灶房去取,以她如今的身体状况要走过去还是挺费劲的。

  阮娇娇皱了皱眉,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就见三妹阮香兰扒开门缝往里面看,待看见她起身了,便直接推门而入,面带愧色地走到她面前道:“大姐,你好些了吗?我也不知道张大娘会想要悔婚,我一直把张大哥当哥哥的,可是……可是我娘已经答应张大娘了……大姐你不要怪我好不好?奶奶已经骂了我好几次了,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大姐你相信我。”

  姐姐定下的夫家悔婚要把妹妹娶回去,多稀奇?可笑她当初还以为这个三妹是无辜的呢,若不是在员外府见多了形形□□的人,她哪里能一下子就看出里面的弯弯绕绕?毕竟这是她一起长大的亲妹妹呢。

  阮娇娇似笑非笑地看着阮香兰,拢拢衣裳坐在床边,“哦?原来你不喜欢张大哥?那我可以帮你去跟张大娘说说,她一定不会勉强你的。”

  阮香兰没想到她会这么说,顿时就变了脸色!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推荐我的另一篇古言《倾世明珠》!

  以及苏爽快穿文《头号炮灰[综]》!

  APP用户可直接点击我的作者名“兰桂”,进入我的专栏,里面有七本完结文等着你呦~~~

☆、第2章

  阮香兰好不容易才讨得张大娘欢心,又勾得张耀祖答应娶她,哪里能让阮玉娇一句话就给毁了去!她低头哽咽道:“大姐,我知道你心里不舒坦,可是、可是这件事不知被谁传了出去,这会儿村里都已经传遍了。我要是不嫁给张大哥,以后还有谁敢娶我?我的名声都毁了呀!”

  阮玉娇看着她唱作俱佳的表演,突然轻笑一声,“三妹,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你见天儿的往张大娘跟前凑,花言巧语捧得张大娘乐呵呵的,你当我不知道你是为着什么呢?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名声?如今被毁了名声的人到底是谁?好歹姐妹一场,我真是不知哪里得罪了你,要你这样害我?”

  阮玉娇的声音天生就娇娇软软的,很是好听,若不刻意严肃,听起来就跟撒娇一样。可这次阮香兰愣是从她带笑的声音中听出了嘲讽和鄙夷,比那种冷冰冰的怒骂和斥责更让人难受。她忍不住抬头去看阮玉娇,一时间感觉阮玉娇似乎和从前有什么不同了。可明明人还是那个人,甚至因为病痛还显得很虚弱,她怎么就觉得阮玉娇变厉害了呢?

  但无论如何故意害人这种事是绝对不能认的,阮香兰说哭就哭,梨花带雨地拉住了阮玉娇的手,“大姐你怎么能冤枉我?这叫我以后还怎么做人?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肯原谅我?我真的不知情,我没想过会变成这样,我、是我对不起你……”

  “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我叫你不要来你偏来,这不是上杆子给人骂吗?”阮刘氏气急败坏地走进屋拉开阮香兰,瞪着阮玉娇道,“你心肠也太歹毒了吧?张家看不上你赖谁啊?你居然让你妹妹去死?你自己好吃懒做,整天什么活儿都不干,张家能看上你才怪!但凡你有你妹妹一半懂事,今儿个张家也不会退婚!”

  阮玉娇对阮香兰尚且还能说得上不在意,但对阮刘氏这个卖掉她的人就只有深深的恨意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阮刘氏,冷声道:“人在做、天在看,到底谁是谁非老天爷都记着呢。那种黑心烂肠的恶人早晚要遭报应,下十八层地狱,我等着!”

  阮刘氏和阮香兰齐齐打了个冷颤,莫名感觉有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而来,都有些待不下去了。阮香兰扯扯阮刘氏的衣袖,低声道:“娘,我们走吧,大姐要误会我,我也没法子,只希望大姐能自己想通了。”

  “对对,让她自己想去吧,自己没本事留不住男人还想怪在别人头上,哪儿有那么好的事儿!”

  老妇人煎了药回来正好听见阮刘氏在那儿嘀咕,登时怒道:“谁叫你们来吵娇娇的?刘氏你这么会留男人,赶明儿我给我儿抬个美妾回来试试?你当你自个儿多有本事呢?”

  阮刘氏吓了一跳,想到老妇人手里捏着钱说纳妾就能纳妾,脸一下子就白了,恨不得从来没进过这屋。旁边的阮香兰见势不妙,怕老妇人误会她们娘俩是来欺负阮玉娇的,只得开口道:“奶奶,娘她不是这个意思,是大姐误会我了,娘才生气的。奶奶我知道这次的事儿说出来不好听,可是真的不关我的事儿,我根本没想过破坏大姐的姻缘,奶奶你相信我。”

  老妇人冷哼一声,越过她们将药碗放到阮玉娇手上,轻声道:“娇娇趁热喝,热乎乎的药效才好,什么事儿有奶奶给你做主呢。我老婆子还没死,我看这个家谁敢做主婚嫁!”

  阮玉娇笑着“嗯”了一声,这种受了委屈有人做主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还真是很怀念很怀念。她笑眯眯地喝着药,看到阮刘氏和阮香兰变来变去的脸色,觉着口中的药都不苦了。

  阮刘氏急急忙忙地说:“娘你可不能偏心啊,香兰也是你的孙女,这外头都传遍了,香兰不嫁怎么行呢?”

  “哼,这种事不过是两家刚刚商量,怎么传出去的?谁传出去的?你以为自个儿聪明也别把旁人都当傻子。再者那张家小子这般作为哪有半点读书人的风骨?真嫁过去以后有的罪受了,正因为香兰是我孙女,我才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老妇人纵然偏爱阮玉娇,对其他儿孙也不是不管不问的,满心都是为了他们好,叮嘱道,“这几天没事就别出去了,没影儿的事传一传自然就没了,到时候不愁找不到好婆家。香兰也回去好好反省,想想自个儿这么做到底对是不对。”

  阮香兰白着脸,突然哭了起来,“奶奶这是只信大姐不信我了?我在奶奶眼里就是个阴险小人吗?我以后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干脆去庙里当姑子算了!”

  阮香兰扭头就跑了出去,阮刘氏喊不住,跺跺脚恼怒地道:“娘你真是太偏心了,都一样是你孙女,难道我的香兰就做不了秀才夫人?你这是把香兰往死里逼啊!”

  “不知好歹的东西,香兰都是被你给教坏了!滚出去!”老妇人勃然大怒,就差拿鸡毛掸子把人给赶出去了。

  阮刘氏跑掉之后,老妇人还在不住地喘气,显然气得不轻。当初要不是儿子看中刘氏执意要娶,她怎么会允许这种蠢笨自私的女人进门?张家小子会读书又怎么样?不说能不能考中秀才,就算考中了,这般人品又能给阮香兰幸福吗?今日张家能因着阮香兰的讨好而退婚,将来自然也能因为旁的女子弃阮香兰。可恨阮香兰和阮刘氏都看不清,只盯着考秀才的空明不放,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片好心竟被人当做恶人,都是些不省心的!

  阮玉娇喝完药放下药碗,坐到老妇人身旁帮她顺气,安慰道:“奶奶别生气了,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当。”

  老妇人叹了口气,“他们总说我偏心,也不看看自己都在想些什么,这一大家子哪有一个像你这么孝顺懂事的啊?香兰这孩子,太让人失望了,从前我只当她爱耍小聪明偷懒,没成想主意大到会抢人夫婿了。是奶奶没教好她,让你受委屈了。”

  阮玉娇心中酸涩,靠在老妇人肩头说道:“奶奶别自责了,家里这些人哪个您没管过?您该做的都做了,可是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还当您要害他们呢,干脆别管了,不是有句话叫‘儿孙自有儿孙福’吗?让我爹去操心这些事吧,我只想让奶奶享清福。”

  “好,奶奶跟着咱们娇娇享清福。”老妇人摸摸她的头发,无声叹息,只觉这次的事真是把孙女伤到了,才让她变得这么通透。可恨那张家人有眼无珠,看不到孙女的好,凭白把孙女的名声给毁了,这好吃懒做被退婚的女子,将来可怎么说好人家哦!

  都怪那该死的阮刘氏,张嘴闭嘴就是阮玉娇不干活儿,明明做饭、扫院子都是阮玉娇干的,她只是力气小干不了外面的重活儿而已,传来传去也不知要传成个什么样,老妇人想想就觉得头疼。

  阮玉娇知道奶奶是在替她担心呢,但其实她心里一点都不难过,她和那张耀祖本就没见过几次,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退亲也就退了,即使是上一世她也是不曾难过的。只是她刚巧在这时着了凉,倒像是被气病了一般,再加上重生回来情绪起伏痛哭了一场,更让人认定她是伤心欲绝了。

  她索性便不解释,左右她也不想伪装自己的真性情,几年阅历所带来的成熟正好可以当做是这次变故的蜕变。那些人在她眼里都不重要,也不足为惧,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天真无知的小姑娘了,谁都别想轻易让她吃亏。如今她最在乎的就是奶奶,她要赶快养好身体,好好孝顺奶奶,让奶奶真真正正的颐养天年,其他的一切都不着急。

  老妇人姓陶,丈夫早些年就没了,下头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已成家生子,按理说她身为家里的老太太该是享享清福的,偏偏大儿子一家不省心、二儿子又眼高手低,让她整日有操不完的心。当年被婆婆用孝道压着把她两个儿子抱过去养,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等婆婆没了,她的两个儿子也已经长歪了。

  她唯一真正养大的孩子便是小女儿,谁见了不夸一句秀外慧中?奈何两个儿子都被婆婆教得重男轻女,对家里的姑娘没半点好脸色,以至于小女儿出嫁后每次回来看她都不愿多待,兄妹间早就没什么情分了。

  如今孙辈都已长大,亲事又被弄得这般不堪,阮陶氏真是又气又怒,还好还有个阮玉娇贴心懂事,让她多少能欣慰一些。只是这次的污糟事却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日后岂不是谁都能欺负到阮玉娇头上了?她做奶奶的总要替孙女讨回公道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  专栏链接求收藏,里面有很多完结文哦~O(∩_∩)O~

☆、第3章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65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头号娇娘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