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穿成反派渣爹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月落坞啼   内容大小:619 KB  下载:穿成反派渣爹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5-16 20:28:23

《穿成反派渣爹》

作者:月落坞啼

文案:

穿成老苏家最受宠的小儿子,全家供他一个人读书,既不用干农活又不用操心家务,还有个即将过门的漂亮青梅,苏锦楼的心里别提多美了,只是,这个前妻留下的孩子为什么总感觉有些熟悉?

苏环:为什么爹爹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难道是前两天让隔壁二蛋背锅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苏锦楼:据说这小子以后会断亲离宗,发达后还授意别人把亲爹踩进泥里,真是大逆不道!看来还是揍的少了。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科举 朝堂之上

主角:苏锦楼 ┃ 配角:无 ┃ 其它:无

第1章 一只鬼

  绿水青山楼外楼,白云深处静悠悠。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正是丰收的好时节,大庆朝凉州境内的老百姓忙碌了一天,用完晚饭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很快进入了梦乡。

  棠柳镇河西村的一户普通民宅里烛火通明,身着粗布麻衣背着出诊药箱的孙大夫在苏家大郎的带领下匆匆而来,一见到睡在土炕上面色潮红的青年,心下一个咯噔,当即暗道一声不妙。

  伸手一探,果真发热了,又是一番望闻问切,孙大夫的脸色越发不好了,这苏家小儿子分明是病入膏肓之兆,最迟也就是明晚的事了,若是病况稍有恶化,一个不好今晚也有可能去见阎王。

  “孙大夫,我儿到底如何?您……您倒是说句话啊!明明中午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昏迷过去了?”苏刘氏紧拉着孙大夫的衣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孙大夫的身上。

  “这……”孙大夫面露迟疑,看这苏刘氏紧张的面色,一旦自己把实情全盘托出,对方可能经受不住打击而晕迷过去,苏家为了小儿子的病情已经够忙乱的了,如果再加上一个苏刘氏,还不知道苏家慌成什么样子。

  可是医者父母心,作为大夫再怎么为难也不能对病患家人隐瞒病情,再说,即使现在用虚言哄住了苏刘氏,等苏三郎咽气之时苏刘氏经受的打击更大。

  斟酌片刻开口道,“你家三郎落水受了寒气,身体虚弱邪风入体,再加上本就有些先天不足,难免就泛起了高热,我先开两服药,三碗水煎成一碗给他灌下去,若是今晚能够醒来就没多大问题了。”

  “若是没醒呢?”显然,苏刘氏并不是轻易能被糊弄住的人,她心里明白孙大夫的未尽之言估计不是什么好话,但她心里依旧抱有一丝侥幸。

  孙大夫哀叹一声,“若是醒不过来,你们尽早做准备吧……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孙大夫说话还是挺婉转的,他没有直言,其实苏三郎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很有可能在昏迷中就去了,现在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苏刘氏仿佛天都塌了下来,她本就不笨,哪能听不出孙大夫话里的意思?小儿子就是自己的命根子,眼看就要天人永隔,这是在生剐自己的心头肉啊!

  “儿啊!你要是醒不过来娘可怎么办啊!娘也不愿意活了,就让娘跟你一起走吧!”

  苏刘氏凄厉的叫喊声响彻在这小小的屋子里,闻者落泪见者伤心,苏家其他人生怕苏刘氏想不开,赶忙上前劝慰,眼见苏刘氏一口气上不来,吓得众人拍背的拍背,倒水的倒水,场面更加混乱了。

  苏家院子里围了里一层外一层的人,除了苏家本宗的人,左邻右舍包括里正都到场了,苏家动静这么大,都是乡里乡亲的,出了事总要过来看看能不能搭把手。

  里正的妻子苏李氏撇过头擦了擦眼角,“刘嫂子一向心疼三郎,如今眼见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知道她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住。”

  “是啊!往日里刘嫂子心疼三郎身体不好,舍不得他受一点累,说是当眼珠子护着也不为过的,如今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小儿子昏迷不醒,眼睁睁的看着他等死,这滋味谁能受得了。”

  说话的是与刘氏毗邻而居的蒋氏,两家人从上一代起就是邻居,所以蒋氏也算是看着苏三郎长大的,眼见往日里懂事有礼的孩子生死不明的躺在床上,又被大夫断言情况不好,蒋氏的心里也如刀绞一般疼的发颤。

  “三郎懂事守礼书又读的好,老天爷怎么忍心让他年纪轻轻的就去了?说不定……说不定阎王爷心软,能把他放回来呢?”

  蒋氏的二儿子周荣听了老娘的话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也就是村里这些长辈才觉得苏三是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像他们这些小辈谁不知道苏三内里是个什么德性?真要是个正派人,又怎么会三番两次去镇里的红秀坊呢?

  红秀坊红袖添香,据说那里面的女人个个温柔如水色比花娇,周荣是个男人,自然也爱美色,红秀坊也是嚣想过的,可一看到守在家里的妻子和孩子,再旖旎的心思也散的差不多了,再加上红秀坊又被称为销金坊,仅剩的不甘也化为乌有。

  苏三也有老婆孩子,可周荣去镇上的时候有好几次都见到他进了红秀坊的大门,不说红秀坊的女人都是朱唇百人尝玉臂千人睡,就单单说苏三哪来的钱睡女人?还不是苏五叔和刘婶给苏三读书的钱。

  苏五叔一大家子忙着伺候田地,一年到头来省吃俭用,为的就是供苏三读书,希望苏三光耀苏家的门楣,可是苏三怎么报答苏五叔的?以读书为借口三五不时的要银子,若真是把银钱用在读书上那也就罢了,偏偏拿着家里人的辛苦钱去找女人,就这么个玩意儿配称得上是正人君子吗?

  周荣曾经和蒋氏提过苏三的事,无奈蒋氏不相信,还把他臭骂了一顿,他不怪自家老娘识人不清,只能怨苏三平时太能装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道貌岸然说的就是苏三。

  周荣从心底里看不起苏三,平时没少在私下里嘀咕,怪不得苏三读了这么些年的书连个童生都没中,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活该妻子跟别人跑了。

  可如今看到苏三死鱼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周荣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看不起归看不起,眼睁睁看着原本活蹦乱跳的人死去他不可能无动于衷,只能道一句,时也命也!

  刘氏在家人的安抚下缓过气来,看着躺在炕上有气进没气出的小儿子,眼泪又流了出来,“大郎家的,你把孙大夫开的药拿去煎了,等会给三郎灌下去。”显然,刘氏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即使希望渺茫她也不肯放弃。

  “二郎家的,你去照顾几个小的,天晚了,这里又乱,别让他们惊着。”想了想又叮嘱道,“把酯儿带到你房间里,免得看到他爹这个样子心里难受。”虽然因为酯儿的娘自己不待见这个小孙子,但若是……若是三郎真有个万一,酯儿就是三郎留下的唯一骨血,自己是万万不能让酯儿出什么差错的。

  林氏和王氏不敢在这个当口有什么怨言,照着婆婆的吩咐乖乖的做事去了。

  苏顺安双眼布满血丝,满脸颓色,“大郎随我出去待客,夜里更深露重,总不能让乡亲们在外面干等着,二郎就留在这里陪在你娘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老婆子,你……你想开点,别哭伤了身体,三郎一向懂事孝顺,往日里最是敬你,若他醒过来看见你为他伤神,你让他如何心安,就算……就算出事了,三郎在底下也会担心你。”

  这话一说,刘氏眼泪流的更凶,但好歹听进了当家的话,暗暗平复着悲伤的心情。

  “哎……可怜哟!这么年轻就要嗝屁了,太可惜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陡然响起,可嘴上说着可惜的话,语气中却完全没有一丝怜意,更奇怪的是,在场的刘氏和二郎苏锦山完全无动于衷,好似没有听见有人说话一样。

  苏锦楼坐在房梁上支棱着一条腿,无趣的撇了撇嘴,“哎!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也不知道等这小瘪三归天后我能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苏锦楼是一只鬼,一只没有自由的鬼。

  他前二十年享尽世间富贵,后十年历经人世间最残忍的事情,生离死别友人背叛都不算什么,与那个吃人的世道相比,这些确实是小儿科,这里的吃人是真真正正的吃人,它是动词,并不是鲁迅先生笔下的隐喻。

  或许是陨石撞击,亦或是新型病毒扩散感染,鬼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那个蓝色的美丽星球一夜之间成为地狱,全球百分之六十的人陷入昏迷,挺过去的成了强化者,甚至是所谓的异能者,没挺过去的成了只知人肉味的行尸走肉。

  仅剩下百分之四十的人没有受到影响,对于这类人可以说是幸运的,他们无需经历痛苦的蜕变,没有成为丧尸的风险,但亦是不幸的,因为乱世称王的资本就是异能,没有异能的人不是成为丧尸的食物就是沦为强化者的奴隶。

  世道越乱等级越是森严,高高在上的异能者统治众多的强化人,强化人又奴役普通人,那个时代人性扭曲,人性本恶四字箴言被诠释的淋漓尽致,普通人在夹缝中求生,失去了尊严,没有了人格,被圈在一座座城池里抛却了自由,最终麻木的活着。

  苏锦楼就是那百分之四十中的一个,他眼看着往日在商场上有铁娘子之称的母上大人陷入昏迷然后变得僵硬干瘪,睁着泛白的眼珠子向自己扑来,那一刻他的精神差点崩溃。

  初期丧尸行动迟缓反应迟钝,苏锦楼完全可以将变成丧尸的亲人锁在别墅里,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苏锦楼幼时丧父,是由母亲一手拉扯长大,母亲虽是女性,但在苏锦楼的人生中扮演的更像是父亲的角色,母上大人手腕强势处事果决,苏锦楼在她的教导下,性格中完全没有长于妇人之手的优柔寡断,可以说母亲对于苏锦楼来说就是为他遮风挡雨的港湾。

  而这个港湾是苏锦楼亲自毁去的,他打空了弹匣将已经变成丧尸的母亲击毙在母子相依相伴二十年的别墅里,然后带齐东西一把火烧掉了别墅。

  苏锦楼是个普通人,他在末世求存太过艰难,好不容易到达了安全基地,每天做苦力换得清水馒头,短短几个月,原本翩翩贵公子生生搓磨成了双手布满老茧的庄稼汉。

  可是最终他还是沦为了炮灰,丧尸围城基地沦陷,普通人成了活生生的靶子和炮灰。

  为了给异能者和强化人争取时间,他和其他普通人被留在基地后山吸引丧尸,没有异能甚至连把刀都没有,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成为丧尸的食物尸骨无存。

  苏锦楼在意识模糊之际滚入了一处不知名的地下湖泊里,等醒来后就觉醒了精神异能,湖泊不见了,身上原本被丧尸啃咬的伤口也不见了,如果不是破碎的衣衫以及衣衫上的斑斑血迹,他会以为自己先前的经历都是幻觉。

  后来凭着异能在末世打拼,以精神力开辟空间,收集物资建立基地,聚集了一众跟随者,五年后,丧尸血清和强化剂的出世加快了丧尸灭绝的进度,胜利就在眼前,原本苏锦楼是可以享受到太平盛世的安宁,但他运气值爆表,碰到了唯一一个九级三系异能丧尸。

  当时苏锦楼是八级,压根怼不过那个变态级别的大boss,退无可退之下强行晋级最终引爆体内的精神异能与九级丧尸同归于尽。

  再次恢复意识后他发现自己成了阿飘,还是个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画地为牢的阿飘。

  他每天都感觉灵魂力量日益强大,精神力也提升了一大截,就连当初用精神力开辟的空间都跟着过来了,可是他却不得自由。

  每时每刻都被迫跟在这个与他同名同姓甚至长相都差不多的苏三郎身边,他曾经怀疑,这苏三是否就是自己的前世?因为本就是同一个人,这才吸引转世的灵魂跟在身边。

  等一个月后苏锦楼果断否决这种想法,就这么个两面三刀不孝不义的伪君子会是自己的前世?别搞笑了好吗?他再怎么浑,家人都永远排在第一位,哪像这个古代的苏三,拿着一家子赚的辛苦钱请别人喝花酒,败家的玩意儿,有什么出息!

  苏锦楼呆在房梁上看大戏,无聊至极,从房梁处飘到了苏三的床边,眼见苏三因为自己身上的阴气面色更加灰败,心里越发兴致盎然了,直到瞥见一旁的刘氏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这才远离了床边。

  话说回来,苏三如今命在旦夕,苏锦楼可谓功不可没,原本苏三只是受了寒,只要两剂药喝下去就不会有性命之忧,可多了一个阿飘在身边就不一样了。

  苏锦楼精神体强大,阴气浸入苏三体内使其邪风入体发了高烧,病情来势汹汹,古代医疗条件又不先进,更何况这里不是汴京,圣手国医压根不会屈居在小山村里,这样一来苏三可不就要嗝屁了嘛。

  苏锦楼明知道自己对于苏三的影响,但他仍然听之任之甚至有意推波助澜,为的只是自由而已,他也不知道苏三死后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或许行动无阻,或许魂飞魄散,但无论什么结局他都不愿一直被困在苏三的身边。

  “老人家,你也别怪我,你这小儿子早点翘辫子对你来说是福不是祸,就依你这样宠溺小儿子的劲,你家迟早要被苏三给败了,长痛不如短痛,节哀吧……”

  话说的很漂亮,但语气却是毫无诚意甚至透着一丝冷漠,对于苏锦楼而言,即使苏三真是个上进的好青年,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对他下手,谁让苏三倒霉!撞什么不好,偏偏撞上自己这只鬼,为了自由只能牺牲苏三了。

  末世十年,苏锦楼早已被磨砺成冷硬心肠,他对苏三本就没有感情,现在苏三碍着自己的事,当然要除掉他,你说良心被狗吃了?不好意思,他压根就没长良心。

  眼见苏三气息若有若无即将要见阎王,苏锦楼眼里的亮光越发明媚,就在他因苏三咽气而欣喜若狂之际,突然一阵吸力从苏三的尸身上传来,苏锦楼意识一沉随即陷入昏迷。

第2章 成了瘪三

  苏锦楼的意识昏昏沉沉,迷糊之间仿佛看见自家太后化着精致的妆容,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正十分嫌弃的看着自己。

  “你这个不孝子真是大逆不道!竟敢拿枪打我,更气人的是,你的枪法也太烂了,我都被打成筛子了,以前你总说自己在射击俱乐部里有多么牛叉,看来也是吹牛皮的。”

  咦?母上大人不是变成丧尸被自己给嘣了吗?怎么现在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还有闲心数落自己?不过要说他大逆不道这也太委屈人了,虽然他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但母上大人在自己的心里永远排在第一位。

  “你以前那么爱美,每次出门至少要化两个小时的妆,四十多岁的年纪还和人家二八年华的小姑娘比俏,又丑又恶心的丧尸太影响你形象了,再说你当时又是翻眼珠子又是流口水的,我还能拿枪打中你已经算是枪法好的了……”

  “你还敢顶嘴!”女人瞪着一双漂亮的眸子,“以前你没出息也就罢了,怎么都成八级异能者了还混成这么个惨样,说出去都丢我的脸。”

  苏锦楼更委屈了,明明以前是您说的家里不缺钱不需要自己有出息,怎么现在又成自己的不是了?

  再说了,他心里也苦啊!好不容易升到八级,眼看美好的未来在等着自己,鬼知道自己的运气会这么逆天碰上个九级三系丧尸,最后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不过………

  “怎么会让您丢脸呢?好歹我也算是牺牲自我拉着九级丧尸一起下黄泉,怎么着也该弄个救世英雄当当,载入后世的史册名垂千古吧!”

  面容精致的女人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指向苏锦楼,“就你这个猪脑袋还想当英雄?你拉丧尸同归于尽的时候谁看见了?当个无名英雄多光荣呢!算了,懒得和你多说。”

  我靠,竟然白死了!那我多亏啊……本以为虽然没命享受胜利的果实,最起码还能有个荣享后世的安慰奖。

  这下好了!谁都不知道他“自我牺牲”的光荣事迹,最多以前那些手下发现他失踪后会找寻一段时日,可时间一长那些手下八成会推举出一个新的领头人,而自己这么个小白菜人物不留一丝痕迹泯灭在历史的长河里。

  哎……这是有史以来自己做的最亏本的事情了!苏锦楼沮丧的站着一旁,头顶上乌云密布下起一阵淅沥沥的小雨,瞬间让他成了落汤鸡。

  “出息!”女人突然出现在苏锦楼的身边,手里拿着不知从何处摸过来的七寸小棍可着劲的敲他的脑袋,边敲边骂,“还留在这里干嘛?再不回去等人给你收尸啊!好好对待你的儿子,将来就等着享清福吧。”

  他不是尸骨无存了吗?哪来的尸体让别人收?另外,他还没结婚哪来的儿子?母上大人不是一直耳提面命让自己别乱搞男女关系吗?她是想孙子想出幻觉了吧。

  苏锦楼的头越来越疼,脑袋里闪现过好多陌生的碎片,碎片的主人公长着和他一样的容貌,用着和他一样的名字,就是这身上的服装有些奇怪,像是古人的衣服。

  咦?这不是那个快嗝屁的苏三嘛……

  现实中离不开苏三的身边也就罢了,怎么做梦还能梦到这个小瘪三?还能不能让人清静清静了?

  苏锦楼气急,一拳打向那些令人讨厌的碎片,陡然之间天旋地转,仿佛有什么东西从高处坠落而下,“轰”的一声,灵魂落到了实处。

  一直守在土炕边的苏锦山眼尖的瞅见小弟的手动了一下,情绪一个激动嗓门大破天际。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107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10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穿成反派渣爹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