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八零年代纯女户奋斗史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蓝艾草   内容大小:464 KB  下载:八零年代纯女户奋斗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7-08 20:38:25

?《八零年代纯女户奋斗史》

作者:蓝艾草

文案一:

现实的浪涛扑面而来,个体被时代挟裹着前行,以为一生都会扎根于此,原来不过是步步退守,流离失所。

文案二:

孟阳:我喜欢桃子!

桃子:8月份才下来呢,现在的都不好吃。

孟阳:……

(此文案来自于读者留言非语的评论,多谢多谢!)

脑后长着反骨的桃子姐VS佛系男主孟阳

友情提示:爽文!真的是爽文!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重生 爽文 年代文

主角:杨桃儿、杨杏儿 ┃ 配角:吴英玉、杨六虎等 ┃ 其它:励志

第一章

  鸡叫了头遍,吴婶子就睡不住了。她轻手轻脚从被窝里爬出来穿衣服,还小心的替怀里的小外孙女掖了掖被角,生怕她着了春寒,再咳嗽起来。

  一张大炕上睡了祖孙四个,另外两个是三儿子吴英军的俩儿子铁牛跟五牛。俩小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卷着同一条被子睡的横七竖八,大冷的天胳膊跟腿都伸在被子外面,她也只是拉过被角把五牛的小肚皮盖起来,心事重重出去了。

  被窝里躺着的杨桃儿闭着眼睛也感觉到身边的热源离开,知道是外婆起床了,她翻个身把自己踡成一团,还是觉得凉气渐渐上来了,心里暗叹自己这个身体太差了。

  三岁的小姑娘将将走稳,并不是腿脚出了毛病,都怨她那个狠心的奶奶杨婆子。

  杨桃儿活蹦乱跳在高科技发达男女平权的未来社会生活的好好的,坐着自动驾驶汽车自由行了一趟,稀里糊涂就丢了性命。

  在自动驾驶汽车普及的社会里,先进的GPS、雷达、摄像头传感器、自控体系与人工智能等先进的科技成果让普通人也能享受到科技便利的好处,车祸的发生率在万分之一,杨桃儿没想到自己就是这个倒霉的万里挑一。

  车祸发生的时候,她还在后车厢里与周公幽会,睁开眼的瞬间痛感袭来,瞳孔里还映着车身翻倒之时被震起来的纸巾、手包、零食等物……再醒来她就成了杨家刚出生不受待见的二女儿。

  杨桃儿出生的时候,院里桃花正落,结了满枝的青桃子,吴英玉已经生了大女儿杨杏儿,落地的二女儿让夫家门楣都蒙上了一层阴霾,不说月子里连红糖鸡蛋都吃不到,多吃两口饭都要被婆婆恶声恶气的骂一通。

  吴英玉营养跟不上,连带着奶水也欠缺,想煮点面糊喂孩子,挨了婆婆好几下烧火棍:“赔钱的丫头片子,饿不死算她命大,还要浪费我的细粮?”

  几个月之后吴婆子就把她抱到了自己炕上去睡,给出来的理由也是无懈可击:“你嫁进我们杨家五年,生了两个赔钱货。她一个丫头片子不吃夜奶饿不死,你也好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出来。”这是对着儿媳妇吴英玉说的。

  杨桃儿还是个小婴儿,就算是长大成人,在杨家她的意见也不作数——丫头片子哪有发言权?!

  杨六虎生的膀大腰圆,对生不出儿子的老婆态度粗暴,再加上杨婆子挑唆,吴英玉在杨家的日子着实不好过,这使得她性格唯唯诺诺,半点不敢跟婆婆丈夫犟嘴,只能眼巴巴看着瘦小的跟只猫似的小闺女被婆婆抱回了自己房里,默默低头擦泪。

  杨桃儿在杨婆子怀里悄悄翻了个白眼,实在很想嘲笑一番杨婆子的异想天开。吴英玉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做婆婆的不舍得下血本给媳妇补养,光想着让她生孩子,能生得出健康的孩子才怪!

  她饿着肚子长到两岁半,还要多亏了杨杏儿时不时偷偷往她嘴里塞一点吃的,才没将她给饿死。

  去年吴英玉怀上了第三胎,五个月的时候吴婶子去看闺女,见到瘦骨伶仃的小外孙女扶着窗根路都走不稳,说话有气无力,实在可怜,跟杨婆子交涉了一番,才把她带回来,悉心养了几个月,总算是见了点肉,也能稳稳迈开步子走路了。

  吴婶子悄悄出去喂了院里的鸡,去灶房里生了火,再进堂屋来才发现杨桃儿已经醒了,下巴垫在枕头上,正眼巴巴看着她。

  她摸了一把小外孙女脸蛋上的细肉,粗糙的手掌带着微微凉意,让本来就惧寒的杨桃儿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后塞给她一块烤的金黄的小孩巴掌大薄薄的玉米面饼子。

  杨桃儿咽口口水,一面在心里鄙视自己没出息,一面捧着饼子小口小口的啃着,连块渣儿也舍不得掉,咀嚼的声音比老鼠偷吃大不了多少,还要鬼灵精朝旁边睡的四仰八叉的铁牛跟五牛偷瞧一眼。

  吴婶子也不揭破她的小动作,家里粮食紧张,这是杨桃儿来吴家之后的小福利。她从来没说过,小家伙却也很能领会她的好意,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一点也不聒噪,比小时候大嗓门的吴英玉不知道要乖巧多少倍。

  她笑眯眯看着小外孙女吃完了,从暖水瓶里倒了半碗热水给她喝,才开口说:“桃儿,等吃完饭跟外婆回家去看你妈好不好?外婆算着日子,这几日她就该生了。”

  杨桃儿眉心一跳,从吴婶子这欲言又止的神色里约略猜出来一点复杂的意味,小脸上顿时懊恼成一片,细声细气保证:“桃儿以后……少吃点!外婆别送我回去!”

  吴婶子差点没被小外孙女一句话带出眼泪来,大掌摩挲着她的小脑袋久久不语。

  当初带她回来,脱了身上打着补丁的衣裳,才发现孩子瘦的皮包骨头,身上不少青紫的掐痕,问了许久才从孩子断断续续的话里知道了真相。

  杨婆子心肠硬的很,自杨桃儿生下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有时候半夜里睡醒来,还要摸着杨桃儿枯瘦的大腿内侧细肉拧一把掐一下,发泄不满,就差卡着她的脖子弄死她了。

  杨桃儿在历史书中曾经读到过在华国很漫长的时光里,女人对女人的敌视与仇恨,总以为那是沉封在故纸堆里的旧闻,没想到睁眼到了杨家,切切实实的体会了一番,实在是很长见闻。

  她人小力微,受制于杨婆子,无力反抗,只能逆来顺受的忍着,有时候甚至觉得杨婆子看她的眼神都在表达着“这丫头怎么还没饿死”的遗憾,来到吴家过了半年好日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勤快善良的外婆,抱着她的胳膊不撒手,小脑袋直往她怀里抵,依恋的模样让吴婶子眼眶都湿润了。

  “外婆得去瞧瞧你妈。桃儿是想要弟弟啊还是妹妹?”吴婶子打起精神笑着逗杨桃儿,也很想借孩子的口安安自己的心。

  乡下人的讲究,孩子的眼睛干净,生男生女多半讲的很准,很多人家里有了孕妇,都会特意问家中或者亲戚家孩子关于腹中婴儿的性别,讨个好彩头。

  杨桃儿心里不以为然,对于吴英玉生男还是生女并没有执念,不过她在杨家过了两年半水生火热的生活,心智又是成年人的,见过无数次杨婆子为难吴英玉跟她们姐妹的场景,私心里既然不能教唆吴英玉离婚,也不得不认清现实,觉得吴英玉实在有必要生个儿子也许才能改善家庭地位。

  她干脆的吐出说了无数遍的词儿:“弟弟!”

  自从寄居在吴家之后,吴婶子用这招在她身上试验了无数次,每听到一次结果就眉开眼笑。而杨桃儿也乐意用这招来哄外婆开心。

  吴婶子当年嫁进吴家,进门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后面接连又生了两个儿子,迅速奠定了在婆家的地位,走出去腰杆都挺得特别直,临了才生了小闺女吴英玉。

  乡下人重男轻女,都盼着添丁进口,瞧在三个儿子的面上,吴婶子自踏进了婆家的大门,除了当新媳妇的时候如履薄冰,时时要看公婆丈夫的脸色,后半生简直过的扬眉吐气,走路带风。

  她顺心顺意了大半辈子,送走了公婆,又陆续为三个儿子娶了媳妇回来,把闺女嫁了出去,挑的也是身体健壮能拿十二个工分的大小伙子,结果天有不测风云,先是老头子撒手而去,紧跟着小闺女就生了个女儿。

  如果说杨杏儿出生的时候,吴婶子还能安慰自己先开花后结果,在亲家面前也还能安慰几句,那么杨桃儿的出生不但给杨家蒙上了一层阴影,就连吴婶子想起来也要忍不住长呈短叹,对着杨婆子那张脸都要陪个笑脸。

  ——闺女肚皮不争气,连生了两个闺女,她对亲家也有几分愧疚。

  好不容易盼到吴英玉怀了第三胎,前些年宣传的计划生育政策步步收紧,以前是动员,眼下却有了强制执行的苗头,听说隔壁乡里就有怀孕四个月的妇人被动员去做了人流手术,并且结扎了。

  吴婶子提心吊胆几个月,就怕闺女被乡上计生员拉去做人流结扎,那可真就对不起老杨家了。

  她这些日子半宿半宿睡不着,苦捱苦盼等到了快要生,掐着手指头天天算,估摸着就在这两日,大清早起来做了早饭,等大着肚子的三儿媳妇起床,交待了一番,就收拾好了给小婴儿做的包被,小衣服,背着杨桃儿往杨家庄赶。

  杨家庄距吴家庄有二十多里地,杨婶子心里存了事儿,一气闷头走了快两个小时,在太阳快当正中的时候总算赶到了杨家庄,初春走出了一身的汗,才踏进杨家大门就听到一声小婴儿的啼哭,跟院子里推磨的杨六虎打了个照面,来不及打招呼就抢着往吴英玉的房门口赶,隔着窗户问里面:“儿子闺女啊?”

第二章

  吴英玉的房间里一片安静,除了小婴儿的啼哭声,再听不到别的响动。

  吴婶子的心直往下沉,扶着窗根把背上的杨桃儿放了下来,小姑娘仰头去瞧她的脸色,满脸的惶恐无依,这让她不由的就想起孩子身上的掐痕。

  吴英玉是昨晚就发动的,疼了整半宿,一家子都不得安宁。杨六虎跟杨婆子早盼着这胎生个儿子,今早都没出工,请了隔壁的王婶子来接生,巴巴等着儿子落地。

  吴婶子一句话让院子内外都安静了下来,差不多有一分钟时间,房里突然传出一声嚎啕大哭:“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紧跟着便是夹枪带棒的哭骂,罪魁祸首就是吴英玉。

  隔壁王婶子六十出头,手里一把剪刀不知道替多少落生的婴儿剪过脐带,附近好几个庄子上几茬孩崽子都是她接生的,这种事情见的多了,不紧不慢替婴儿跟产妇收拾利落了,卷了自己的包袱一撩门帘子出来了,完全没管房里躺着不住流泪的吴英玉跟连哭带骂的杨婆子。

  她出来之后,杨六虎还不死心,把她堵在门口问:“婶子,真是……真是闺女?”七尺的壮汉腰都佝偻了,好像被人抽了脊梁骨一般。

  “是个小闺女。”王婶子一句话等于宣判了这个家庭的结果,还好心顺手扶了一把身子直打晃的吴婶子。

  吴婶子一大早无心吃饭,随便对付了两口,又背着孩子快走了两小时,出了一头热汗,嗓子里都冒烟了,进了杨家门还没喝到一口水,就被吴英玉生了个闺女的噩耗给打倒了,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在地。

  这孩子,命也忒苦!

  她在王婶子的支撑下就势坐在了窗根下,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抬头对上女婿暴怒的眼神,无端心虚愧疚,赶紧移开了目光。

  王婶子也懒得劝杨家母子看开点,庄户人家传宗接代是天大的事情,几句话顶不了什么用,说不定还在气头上被人抢白,索性挟着包袱走了。

  院子里只剩下杨六虎跟吴婶子,还有杨杏儿跟杨桃儿姐妹俩面面相窥,耳畔还有杨婆子在房里高一句低一句的哭骂,以及小婴儿的哭声。

  杨桃儿实在是不能理解儿子的重要性,她所处的社会男女平权,没出车祸之前她在刑警队上班,常年与犯罪分子打交道,见过形形色色的罪犯,有变态杀人狂、经济诈骗犯、小偷小摸的盗窃犯等等,唯独没见过因为重男轻女而衍生的家庭矛盾。

  她偎依着吴婶子茫然的站了一会儿,耳边是杨婆子隔窗的哭嚎声,几步开外五岁的杨杏儿也呆呆站着,她绕道杨六虎,从他身后蹭到了杨杏儿身边,扯了下她的袖子,小小叫了声:“姐姐——”

  杨杏儿是头生女,杨家孙辈里的第一个孩子,就算是杨六虎跟杨婆子不太高兴,可是随着孩子能笑会走,她又是个嘴巧的,也逐渐讨得了杨家母子的喜欢,也没受过什么磋磨,比起杨桃儿的境遇天差地别。

  她低头对上杨桃儿漆黑明亮的眼睛,摸摸她的小脸蛋,欣喜的发现妹妹不但会走了,而且脸蛋也圆润了许多,不由咧开嘴轻笑了一下:“桃儿——”又摸摸她的脸,手感可真不错。

  杨桃儿以前面黄肌瘦头发枯黄也不丑,去了吴家庄半年,唇红齿白,头发乌黑油亮,笑起来露出颊边两个梨涡,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她扯着杨杏儿不撒手,眼珠子朝院子里扫了一遍,发现杨六虎失魂落魄,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从小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个小纸包悄悄塞进了杨杏儿的手中。

  “姐姐吃。”

  杨杏儿低头看看手里皱巴巴的纸包,外面一层都快要磨破了,显然放了不少日子,她好奇的打开两层纸,愕然发现里面包着一块柿饼子。

  这可是好东西!

  她小心咽了下口水,低头对上杨桃儿亮晶晶期待的眼睛,无端觉得眼睛发酸,又往杨桃儿手里塞,小声说:“姐姐不吃,桃儿吃。”

  杨桃儿握着柿饼子拉着她就往后院去,躲过院子里人的视线,拿起柿饼子踮着脚尖就往杨杏儿嘴巴里塞:“姐姐吃。”

  杨杏儿含着眼泪咬了一口,往杨桃儿嘴里塞,小姑娘固执的不肯:“给姐姐留的,桃儿吃过了。”那模样比自己吃了还高兴。

  乡下人的规矩,每年初二女儿女婿要带着孩子们回娘家,由于吴英玉连着生了两胎闺女,在杨家的地位直线下降,今年又大着肚子,计划生育风声有些紧,杨婆子便以此为借口,阻止了杨六虎带媳妇回娘家。

  吴英玉跟杨六虎不回去,哪怕是二十里路,杨杏儿一个小姑娘也没办法独自去外婆家。

  她倒是一直记挂着妹妹,总觉得她年纪小,连路都不会走,就去了外婆家住了半年,也不知道过的好不好。

  柿饼子的味道甜到了她心里去,她拉着杨桃儿的手小声问她:“三舅母对你好不好?”又怕她不明白,换了个方式:“三舅母有没有骂你?”

  杨桃儿心理年龄可不是个三岁的懵懂小儿,她总觉得杨杏儿少年老成,才五岁的年纪已颇有长姐风范,笑嘻嘻答她:“不打、也不骂。”悄悄朝身后看一眼,确定离杨六虎很远,小声说:“比奶奶好。”

  杨杏儿摸摸二妹妹的小脑袋,忧愁的叹息了一声。

  吴英玉又生了个小闺女,对于杨家来说可是天大的坏事,她抱着小婴儿在炕上坐了好几个小时,愣是连一口热开水也没喝到。

  吴婶子听到她又生了个闺女,在女婿跟亲家母仇视的眼神之下连月房都没敢进去,只隔着窗叮嘱女儿好生养着,就失魂落魄的回吴家庄去了。

  杨家人不地道,娘家人还得按着礼物回家准备洗三的东西。

  她一路走一路哭,到家见到三儿媳妇郑红,抓着她的手连句完整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红啊,英玉……”

  郑红大着肚子,也快要生产,被婆婆这副模样给吓到,扶着肚子差点一哆嗦:“妈,英玉怎么了?”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91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9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八零年代纯女户奋斗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