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重生之琴韵悠扬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九少爱狐狸   内容大小:414 KB  下载:重生之琴韵悠扬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7-09 18:39:26

《重生之琴韵悠扬》

作者:九少爱狐狸

文案:

食用说明

1.男主时常不在线,在男女主看来,爱情不是生活全部,女主自己可以过得非常好

2.本文后期会有大量神话性质的非人类角色上线

3.和现实混搭风格,会出现现实出现过的一些人,但是戏份不重,不耽误阅读

4.后期上线:副cp饕餮x莫离(饕餮x火狐)但是文中感情线隐性,会表现比较亲密,宠,但不影响阅读。感情线会放到番外,到时候会标注清楚,同不影响主线

基本争取日更,感谢各位支持。关于文章设定这方面不作二次说明了。

江颜迟来的青春期和非常感人的恋爱观使她犯了一个改也无用的错误。还好她有一把古琴,古琴中生来一个了不起的器灵,能让时间倒转。

而江颜要做的,是用她的方式叫醒华夏众神。

扶摇:准备好了吗少女,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我们生活是弹琴说爱!

老艺术家性格的少女,弹琴种田扶贫,倒贴钱操心着国家大事,附带救人反恐征服星辰大海,男主存在感微弱,请不要介意,爱情是她的动力,信仰才是生活全部内容。

女主性格比较淡定,本文内基本没有撕胯情节,整体走向比较轻松,非娱乐圈文,非考据文,内有一点点关于神和妖的玄幻情节,适合慢读,么么哒。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平步青云 重生

主角:江颜、庄羽 ┃ 配角:扶摇,一干人等 ┃ 其它:重生,军婚

第1章 重生篇:一曰琴兮名扶摇

  天气很好。难得春日里,这样的晴朗。太阳暖洋洋的,前些日子院子里种的那颗老树也抽了几颗新芽儿,嫩绿嫩绿的,让人看了,心情跟着愉悦起来。新的生命啊,总能给人带来无限的希望。

  老宅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这里原先是江家老爷子的住所,自从老爷子走了,宅子也就空了起来。江家,由政转商,在华夏斗争比较敏感的时期,江老爷子果断的抽身,白手起家做起了生意。有老关系和人脉的弗照,积攒起来根基,如今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商业世家,在京城有一席之地。

  老爷子夫人走得早,只留下一个儿子,等到儿子娶妻生子,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在几年的清明节撒手人寰。江家的产业,都由儿子江恒一力承担了下来。江恒是江老爷子亲手带大,亲自教导,几年发展下来,江氏企业有模有样。

  从老爷子走后,这个老宅便一直空着。老爷子虽然是商贾巨富,为人简朴,一辈子都守在这个京郊远土的偏僻宅子中,百来平方,在寸土寸金的京都不算小房子,然而衬上老人家的身份,不可谓不朴素了。

  老宅子里留着一个保姆,王阿姨。王阿姨年龄很大了,比江恒年纪还要大一些,是江家的老人了。乔迁新居时王阿姨就一直不愿意走,想留在宅子里时常打扫,也是对宅子有了不小的感情,江恒也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宅子里面,有了新的主人,江家大小姐,江恒的亲女儿,江颜。现在外面只道她是弃女,她的亲表妹刘芷才是真正的江家大小姐。

  没错,江颜被关在了老宅里,跟随她来到宅子里的,还有两个训练有素的女保镖,明着说是怕她做傻事,实际上,是怕她跑出去做旁的事丢人现眼。

  “什么时候,我变成这个样子了呢?”江颜从开始的不甘,到最后的认命,也是短短的几个月。从深秋到初春罢了。从小到大,她的人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乖乖的上学,乖乖的练琴,和闺蜜们一起玩闹,旅游,顺利的十八岁成人礼,京都的商界名流世家都知道,江家有个温柔和气的孩子。

  江恒很有野心,不再甘于从商,于是,他动了心思。江颜的哥哥江陌有一个发小,大家都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叫庄羽。读了军校,当了海军。而他身后的庄家,正是军部世家,一家子从军医到上将。庄家与江家可以说得上是世交,江老爷子在的那会儿,两家关系十分的不错。

  巧就巧在,庄羽任务结束回来,邀请江陌一起参加他的生日聚会,庄羽一眼,就喜欢了一同参加聚会的江颜。情窦初开的男孩子,青涩腼腆又温柔。出生在军人家庭的他,从小到大都没怎么接触过女孩子,更没有动过喜欢的念头。

  有的时候,热烈的喜欢,带来的不一定是美好的结局,也可能是毁灭。

  江颜也没有谈过恋爱,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喜欢什么样的人,所以她没有拒绝,甚至很想要尝试。一次次的约会加深好感,加上双方家长的促成,顺理成章的他们订婚了。不久,江颜家迎来了一位客人,小江颜两岁,披麻戴孝来的小表妹刘芷。

  小舅舅的女儿,还读着大学。家逢突变,因为醉酒驾驶,舅舅和舅妈在参加一个应酬后,车祸身亡。舅舅和江妈妈一母同胞,家里也没有老人在了,于是江妈妈心一软,就答应了刘芷的请求,暂时将她接进了江家。这也是悲剧的开始。

  刘芷在江颜开始看来,人真的很好,姐姐前姐姐后的,嘴巴甜甜的,人也很乖巧,很符合江颜的胃口,她一直很想要个妹妹。江颜可谓是对刘芷掏心掏肺,却不想喂出的是一只白眼狼,她把人家当妹妹,不知道的是,人家想要她江家大小姐那个位置呀!

  庄羽是军人,又是海军特种部队的军人,他们相处聚少离多,于是刘芷常常以妹妹的身份,看似为她着想的说了很多挑拨离间的话。开始几次江颜没有多想,久而久之,觉得确实如果和庄羽结婚,婚后可能很艰苦。

  而此时,刘芷给她安利了一个三线小明星,叫李堂,人长得还不错,不温不火。一来二去还要到了联系方式见过许多次面。后来被狗仔多次拍到,绯闻闹得满城风雨。庄羽执行任务期间,很多次是要写遗书的危险度,别说见江颜了,连电话沟通都做不到。于是江颜越发觉得刘芷说的对,这结婚了可能要守活寡。加上李堂甜言蜜语,一个初恋谈得零零碎碎的她根本招架不住。

  庄羽回来的时候,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两个人解除了婚约。再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因为任务极其危险,庄羽中弹,重症监护室里面熬了三天,没有救回来。庄家对江颜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谁知道庄羽有没有因为解除了婚约失恋而精神恍惚呢。

  从道理上说跟江颜可能没有关系,但从情理上说,庄家不可能不怨恨她的。好好地一场联姻,终成怨偶。

  后来江颜无意间发现,刘芷与李堂又很暧昧的联系,质问刘芷,这个她一直很喜欢的小表妹却告诉她,李堂一直都是她的男朋友,只是逗她玩玩而已,而李堂也当面承认了刘芷的说法。气急的江颜打了刘芷一巴掌,很巧餐厅里面有狗仔,又是一篇花花报道。

  刘芷一贯装模作样,回到江家一顿诉苦。被庄家施压生意焦头烂额的江恒无奈之下,将江颜的经济来源全部断掉,送回老宅里面,吃穿用度直接都给王阿姨管理。配两个女保镖看着她,以此也是平息庄家的怒火。

  为了一个骗子,二十五六岁开始过这样与世隔绝的人生。这里只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她抱着她的琴,天荒地老。

  回想起自己这短短一年发生的事情,就好像做梦一样。江颜发现,自己迟来的叛逆期,原来这么疯狂啊。她闭了闭眼,从墙上取下古琴,摆好香炉,焚香,抚琴。

  檀香的味道带着几分禅意,她难过的心因此舒缓。这把琴,是江老爷子留下的,小时候,很小,五岁。别人送了老爷子这样一把琴,老爷子很是喜爱,于是问江颜,“乖孙,要学琴吗?”老人家自言是个粗人,这样好的物件他用不了,就赠送给了江颜。

  琴是好琴,江颜学古琴至今,凡是见到这尾琴的人,都说是把好琴,只是看不出来琴的年岁。江颜一直仔细保养,她是个很佛系的人,在之前。最大的爱好有两样:焚香弹琴,净手烹茶。拿出一贯用的绢绸蒙住眼睛,江颜将手放到琴上。这是她已经故去的老师曾告诉她的,弹琴蒙住眼睛,用耳朵去听,用心去感受,才能够找到琴意。

  很多名师大家抚琴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感受琴意的,而著名的琴师高渐离,眼盲,而心不盲。这也是江颜现在最大的乐趣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想起了庄羽,那个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傻气的俊秀男孩。

  想起他走之前那个狠狠的拥抱,想起他红着的眼眶,想起他给她看过的写下的遗书。指尖一疼,琴弦断了。自她习琴起,弦断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感觉到指尖在滴血,于是不紧不慢想要摘下绢绸,就在她伸手摘的一刹那,一只冰凉的手,附上了她的指尖。“谁?!”她想摘掉蒙住眼的绢绸,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动不了。

  “庄羽?!”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蹦出了这个念想。“呵,人类都如此喜欢后悔吗?”冰凉的声音穿过耳膜,江颜听到声音的时候,冷静了下来。这个人声音很好听,冰冷骄矜,如同玉淬,让人很安心。“用心看,你可以看到我的。”那人接着说,江颜觉得莫名其妙,脑子里面想着要看,用力冥想,居然真的看见了!

  眼前的人,穿着汉服,素衣绢布,清瘦却迤逦。颜色十分好看,气质清冽。她很白皙,苍白无血色,却又很美,一双眼睛冷冽清澈,是个冰美人。“我是扶摇,这把琴的器灵。本来不在这个世界的,被你的一滴心头血硬生生拽了过来。”

  扶摇开口,席地而坐,直视着江颜,“透过这把与我同名的古琴,我看到了你的曾经。”她笑了一下,这一下,那冰山上的泉水忽然化了,山间所有的花争相开放,美的江颜忘了呼吸。

  “也罢,说明我们有缘分。你可以浑浑噩噩的继续活着,也可以,”她凑近江颜,“重新开始你的人生,回到你的执念中,做你最想做的事情。作为代价,你需要完成我们的遗志。”这听起来太玄幻了,“我的执念。。。是什么?”江颜有些疑惑。扶摇也有点茫然,“你的这滴心头血,告诉我,是庄羽。人类的情感太复杂了。”

  “那么‘我们的遗志’是?”听到庄羽的名字,江颜心口一疼,疼得莫名。“九天之上的神明,或沉睡在昆仑之巅,或被限制力量游走于彼间世界。我们的遗志,就是让世界的目光再次聚集华夏。曾经万邦来朝,曾经举世无双!你既然用古琴叫来了我,那么,你就要完成我的愿望——和我一起,让这个世界,听一听华夏曾经的礼乐之音!让众神再次稽首,见证华夏九州腾飞!”

  “你愿意吗,江颜?!”扶摇清冷的声音里面,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情感和力量,促使江颜热血沸腾——“好,我们一起让这个世界,听一听华夏曾经的礼乐之音,看一看华夏神州!”她答应下来。

  只见扶摇起身,郑重的稽首,对着江颜郑重一拜,“扶摇敬你。”

  随后,扶摇如古人一样,跪坐在江颜对面,小心而面带崇敬的捧起了眼前的古琴,“此琴七弦,琴为落霞式,名曰扶摇。”

  扶摇捧着琴,对着江颜再一拜。

  “一弦属土为宫。土星分旺四季。弦最大。用八十一丝。声沉重而尊。故曰为君。

  二弦属金为商。金星应秋之节。次于宫。弦用七十二丝。能决断。故曰为臣。

  三弦属木为角。木星应春之节。弦用六十四丝。为之触地出。故曰为民。居在君臣之下为卑。故三弦下八为此也。

  四弦属火为徵。火星应夏之节。弦用五十四丝。万物成美。故曰为之事。

  五弦属水为羽。水星应冬之节。弦用四十八丝。聚集清物之相。故曰为之物。

  六弦文声主少宫。文星柔以应刚。乃文王之所加也。

  七弦武声主少商。武星刚以应柔。乃武王之所加也。①

  此为七弦,愿君谨记。托付与君,望君,珍之,重之,慎之,爱之。”

  说完,扶摇郑重的将琴双手奉在江颜面前,“接了琴,就是接了传承,江颜,你,三思,仍旧愿意吗?”

  “承君一诺,万死不辞。”江颜郑重的接过了古琴。她接过古琴的刹那,时间聚散,眼睛里流走过光影,恍若几千年的岁月一瞬间流转。

  扶摇坐直,“看着我的眼睛。”江颜一抬头,就落入她棕色的眼眸中,那是一双偏棕红色的眼睛,带着几分柔软,偏生看上去又很冰冷。“记住你说过的!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去履行你对这个世界的诺言。准备好了吗?要出发了。”

  她捧出帛书,上面的篆文一个个浮空而起。

  篆刻成金色的铭文,漂浮在半空中,聚拢又散去,江颜感觉眼前一阵阵的眩晕。她的眼睛里面画面开始倒退流转,一幅幅画面在眼中如倒影一样放映,在眼中晕开一层又一层金色的涟漪。“时空开始倒溯,江颜,众神在等你。你新的人生,也在等你!”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喜欢的收藏哦么么哒,争取日更哟~爱你们

  修了一下文,①出自百度百科,古琴七弦

第2章 重生篇:一曰弦兮心不闻

  当画面在江颜的眼中停摆,时间定格。她仍旧感觉一阵阵眩晕,不禁用手扶额,深深地吸一口气,让自己从眩晕的感觉中挣脱开。“这是针对你一人的时光回溯,你的神魂倒回两年前,当然有些不稳。深呼吸,吐纳,你的灵魂和身体自然会契合。”扶摇并不担心,轻声解释着。

  当江颜把绢绸从眼前摘下,世界一片清明。这是她在江家别墅的屋子,从布置到摆设,一切一切,看起来竟然有些陌生。她还是保持着跪坐的姿势,眼前放着那把近千年岁数的古琴——扶摇。“你唤我而来,所以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看见我,能听见我,你抓到我。”扶摇解释着,坐起身来,“正正好好的时间,你的小表妹刚住进来,你还没有认识那个叫李堂的人,你的庄羽,还活着。”扶摇扳着手指算着时间轴,“心愿的事情不急,你的电话响了。”她随意的席地而坐,珊瑚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随意洒脱。

  荔枝x的手机,大概有个半年没用过了,江颜似乎觉得有些生疏。来电的人的名字让她没来由的欣喜,庄羽的电话。这个世界上让人最高兴的事,莫过于虚惊一场,和失而复得。心口酸酸的,她接听了电话。那头少年正直却有些羞涩的声音传过来,“我明天就要回部队了,探亲假要结束了。你下午有没有口空,我们一起看个电影?”

  “什么电影啊?”江颜压制着自己的鼻酸,艰难的问出来,眼眶偷偷地红了。这个熟悉的声音,让她眨眨眼,眼泪就轻易挣脱了眼眶。“才上映的《荒人村》,我听他们说好看,其实我也不知道。。。”庄羽在那头傻傻的笑着,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姑娘,统共也没相处过几次,这次请探亲假就是家里安排订婚的。

  江颜想起了这个时间点,他们刚订婚五天。今天是第六天,也是刘芷住进来的第二天,庄羽明天会回到部队。他们这一天看了一个恐怖电影,江颜心里非常不好受,觉得庄羽没有什么情趣,而刘芷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看到回来的江颜脸色苍白,故作关心的开始挑拨他们的关系。

  “好啊,那一点吧,我在家等你。”江颜抹了抹眼泪,对他说着,不经意带上了鼻音。“嗯,那你等我,我一点过去接你。颜颜,你。。。声音不太对啊。”庄羽有很多心细的地方,江颜以前都没有发现。她有点慌张,有点欣喜,百感交集,“没,没有,可能是昨晚吹风有点感冒了吧,我待会儿吃点感冒药。”她吸了吸鼻子,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好,你喝点姜水。一会儿出门多穿点吧,秋天了,冷了。”庄羽叮嘱了几句,等江颜挂断电话。这样的细节,她以前竟然从没有注意过,活该没心没肺。“你约会就去呗,看我做什么。”扶摇发现江颜看着她,还神情恍惚,于是伸手推了推她,“一点钟约会,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大小姐,你准备素颜见他啊?正常算来你们得有个一年半载没见面了吧?我只教你弹琴,谈情说爱的事情你自己个儿琢磨吧哈。”

  江颜这才从恍惚的心思里面清醒过来,匆匆把琴挂到墙上,收起眼前的香炉。然后跑到浴室里面洗脸。坐在梳妆台前,这张看起来青春洋溢的脸,也看起来有些陌生。全然不似两年后的憔悴模样啊。准确说,是一年半以后,那个癫狂的江颜,此刻完全不同。她的表情看上去是那么温柔写意,只有她自己知道,灵魂里镌刻了很多不同的东西,无以名状。

  23岁的江颜啊,素颜都这么好看。她轻轻的在脸上拍了些爽肤水,做了基础保养,擦了隔离后肤色就白皙透亮,索性粉底都不上了。简单的描眉,画了条细细的眼线,睫毛膏也没有打,圣罗兰夹心唇膏#3,玫瑰轻语,非常淡的咬唇妆。脸上扫了腮红,看起来皮肤细腻透亮的同时,整个人都很有气色,很健康的样子。

  这个时期的江颜大学刚毕业,佛系女青年一枚,无欲无求,整个人温温柔柔的,加上长期练古琴,看起来非常的。。。有禅意。现在灵魂稍微凌厉一点,有了棱角和生气,看起来又有点道系,简而言之温柔且洒脱。

  相由心生,灵魂不一样了,人看上去也就略有不同,说不上来,潜意识里面却有这样的感受得。今天公司不忙,江陌在家休息。“哥,庄羽约我去看电影,晚上可能不回来吃饭了哈。”她穿着白色露肩小T恤,下身配着蓝色牛仔裤,外面套着B家经典白色风衣,背的是手工编织的小包包,和平常穿搭没什么两样,可江陌却觉得今天的妹妹格外好看,连扎起来的及腰长马尾都特别气质。

  刘芷不在家,和江颜没碰上面,这样她心里稍微好受点。见到庄羽又差点泪奔,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庄羽死的时候,她没有那么难过,是的,开始的时候。有的感情,经不起念想。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仿佛空气,仿佛氧气,一点点的回到江颜的记忆里。不敢想,不敢碰,更不敢忘。她甚至不断地怀疑,自己究竟对庄羽是什么样子的情感,以至于,如此心痛。他的音容笑貌,终于在她孤独一人的时候,一点点拼凑齐全,每一个小动作,每一个小细节。

  越想,越痛。

  再次见到这个男孩,活生生的站在太阳下,逆着光。天气正好,清凉无风,他站在门口,黑色的轿车旁边,倚着车门,微微的低头。江颜走过去,生出一种踟蹰感,她很害怕,她走过去,突然就醒过来了。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陷进掌心的疼痛,让她清晰地知道这不是梦。她脚步越来越快,从门口走到车前,几米的距离,对如今的江颜显得那么漫长。

  “庄羽!”她开口叫他,少年闻言,抬起头,被她抱了个满怀。少年多少有些手足无措,手轻轻的虚拢着她,“怎么啦?”声音带着羞涩,还有点惊慌和疑惑,“谁欺负你了吗?”

  怎么啦。。。江颜每当想起这三个字,就忍不住想哭。别人问他的时候,庄羽总是一本正经的询问“什么事?”只有面对她,那仅仅见面一起的几次,他会笑着问她,怎么啦?有点像是对小孩子,很宠溺的哄着她。我到底做过什么好事,会让一个人,这样的喜欢过啊。江颜之后的日子,经常这样问自己,却再也没有办法得到少年的回答。

  “没有,想你了。”她忍着告诉自己不能哭,鼻子眼眶通红。脸埋在庄羽肩膀,他看不到,只能轻轻的拍着江颜的背。听到这样甜蜜的回答,他忍不住弯起嘴角,俊秀的脸上都是笑意,又很心疼自己的未婚妻,于是哄着,“我在呢,我在呢。对不起呀,这么快就要分开了。我会尽量申请的,以后结婚了,你要是不介意,可以随军的。”他说着,也有点失落,海军的特殊部队,连家属探望都要提前一个月打报告,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属还要背景调查。聚少离多注定他没有办法陪爱人和家人太多时间。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为了国家拼赴一线的特种兵,只能对不起家人了。

  江颜抱着他,温热的体温让她久久无法回神,这是活的,健康的,活的好好的庄羽,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没事,没事,我可以去看你,你打报告嘛,在你不忙的时候。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去找你呗。”江颜缓了又缓,压下了泪意。

  国产恐怖片也就那么回事儿,比起浑浑噩噩的度日,江颜已经没有什么好怕了。她吃着爆米花,握着庄羽的手,一边走神一边吹冷气。初秋的帝都,万达影城冷气依旧那么足,尤其是恐怖片这一场的冷气,不亏是万达,财大气粗哦。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34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34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重生之琴韵悠扬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