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回到前夫刚死时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老胡十八   内容大小:603 KB  下载:回到前夫刚死时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10-06 22:32:03

《回到前夫刚死时》

作者:老胡十八

文案:

曾经十里八村一枝花的李曼青不是个好女人,丈夫刚死,拿了他的赔偿金同真爱私奔了,还打掉老唐家唯一的孩子,落得个终生不孕的下场。

一觉醒来,回到了前夫刚死时,再有七天,巨额赔偿金就要到了,肿么破?

【入坑提示】

①关于男主:坚持唐丰年不动摇,但他不是完人,会犯错。

②关于女主:更不是完人,甚至前世都不是好人。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种田文 重生 年代文

主角:李曼青 ┃ 配角:唐丰年,季云喜 ┃ 其它:九零,煤老板,包工头

第1章 哭声

  李曼青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

  那哭声撕心裂肺,满含巨大的悲痛,悲痛得连她个旁观者听着都心酸不已,正是别人说的什么“闻者伤心听者流泪”……那人定是正在经历什么切肤之痛。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人在哭,但无奈手却酸软得抬不起来,像全身力气被抽干一般。

  像是干活累到精疲力尽一般,但自从家政公司辞职后,她就再未如此辛苦过了啊……当然,也有可能是重感冒了。

  想到感冒,她自嘲的笑了两声。

  不想,笑声没有,只从喉咙里“咯咯”的冒出两声来,像卡了痰一样,犹如一把陈旧的锯子在锯木头一般的粗犷难听。

  那哭声就顿了顿,有男声劝道:“老太婆别哭了,快瞧瞧曼青去。”

  李曼青只觉着这把嗓音熟悉得很,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两年愿意同她说话的男人已经不多了,横竖都能数得出来,不是门口当保安的老刘,就是同在家政公司打扫卫生的老李。

  然而,他们都是云城市本地人,不是这种大山里的口音,倒像威城的乡下口音多些……而威城乡下,正是她一生悲剧的开始之处。

  李曼青悠悠的叹了口气。

  一双苍老的手就摸到她脸上来。

  李曼青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来,看到的就是一张苍老的,沟壑纵横的脸,浑浊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曼青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哭得久了,老太太沙哑着嗓子,也跟着悠悠的叹口气。

  见她仍大眼圆睁,一眨不眨的看着自个儿,晓得是悲伤得狠了,也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以后几十年要怎么过?想着不禁愈发悲从中来,一把抱住她,“哇”一声又哭出来。

  李曼青被她哭声一震,终于回过神来,这是她以前的婆婆,是她前夫的亲妈,威城县大山沟里的罗翠珍……可她早在十年前就去世了啊!

  怎么就会见到她?李曼青难以置信,自己好好的在出租屋睡了一觉,醒来就见到已经去世了的前婆婆。

  “老太婆别哭了,我已经请隔壁建华去刘家村叫了大囡和姑爷,你赶紧去换身衣服……”

  “我呸!换什么衣服,丰年都没了,我就是穿成一朵花儿又有什么用?我可怜的丰年,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咋就狠心丢下你可怜的娘去了!”老太太又声嘶力竭的哭起来。

  李曼青心头一震!

  这时唐丰年刚死,是二十年前!她赶紧伸出手来看了看,这是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手背肌肤光泽有弹性,掌面纹理细致柔软,而不是在家政公司熬出来的粗糙老茧!

  她试探着叫唐老太太:“妈?”

  老太太顿了顿,好容易忍住哭声,也答应不出来,只两眼无神的望着她。

  看来真是唐老太了!太好了,她居然回到二十年前了,那时候她才二十一岁,才高中毕业两年,风华正茂!李曼青高兴得一把抱住她,又“妈”“妈”的叫了几声,激动得又哭又笑。

  唐老太以为儿媳妇傻了,忙双手拖住她的脸,看着她眼睛道:“曼青咋啦?可千万别傻了啊,丰年才没了,你可不能再出事儿……呜呜……”又哭起来。

  “妈,别哭了,咱们会好好的,我会好好孝顺你们,不让你们……”过早的逝世。上一辈子的唐家二老,在独子唐丰年去世后没多久也都去世了。

  凭心而论,在前世仅有的两年婆媳时光里,两位老人待她不错。因为她是高中毕业,在不识字的老两口看来已经是“高学历”了,人又生得白净秀气,在家里被父母宠着,嫁来唐家也颇得他们照顾。

  尤其是后来独自在外的二十年,历尽风霜,吃尽苦头,她才晓得,他们待她真的已经非常厚道了。

  而且,她还在唐家一片悲痛时卷走了前夫的赔偿金……无异于雪上加霜了。

  “曼青别哭了,你也劝劝你妈,咱们……唉,算了。”唐德旺一屁股坐凳子上,双手抱头说不出话来。李曼青现在还没被无止境的夜班摧残成老花眼,可以清晰的看见泪水大滴大滴的从老人下颌滚落。

  丧子之痛,即使是沉默寡言的农村汉子,也哭红了眼。

  李曼青试着动了动身子,感觉没那么酸痛了,赶紧下地,见床下有一双绣花的塑料底鞋……这种塑料鞋底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

  四周看了一圈,只有左边墙角处摆了一张红木桌子,上头的红色油漆斑驳得可怜,桌上放了个被火烟熏得乌漆墨黑的茶壶。

  她挣扎着下地,走到桌旁,提起茶壶倒了一碗浅黄色的水,“咕噜咕噜”两大口喝光……太过瘾了!这种带着淡淡清苦味的苦茶水,她已经好多年没喝过了。

  而且唐家老太太是个勤快人,常说不能喝生水,家里每天都有温开水和苦茶水备着,现在喝进肚还是温热的。

  虽说茶水是温热的,但李曼青肚子却不买账,“咕咕咕”的叫了一阵,正好被唐老太听见,心疼的叹口气,道:“曼青别哭了,你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我……我去给你热饭。”可她自个儿的声音都是哽咽的。

  李曼青忙道:“妈你歇着,我去。”

  也顾不上老人家眼里的疑惑,三两步跑到隔壁的厨房去。她来婆家两年,几乎就没做过饭,老太太诧异也是正常。

  李曼青一面汗颜,一面将锅洞门打开,见里头还有老太太中午做饭时烧的木柴头,有一半灰灰的,她熟练的拿火钳戳下那层灰后,露出红通通的火头来,再拢一把碎叶子盖上去,拿篾编的火扇扇了几下,“轰”一声,火就燃起来了。

  习惯性的抬起左手来,她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在二十年前的大山深处,她没有手表,也不知道是几点钟。但看这还冒热气的锅灶,也就中午饭后没多久,不会超过两点钟。

  她忙打开灶旁的木头柜子,见里头放了几个青绿色的洋瓷大碗,端出来一看,有半碗酸菜炒的土豆薄片,还有半小碗凉拌的春芽……李曼青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她已经好多年没吃过太平乡的春芽了。

  正要洗锅热菜,突然就听见门外吵吵嚷嚷,有陌生的女人哭声传来,她刚要叫婆婆去开门,那木头做的大门就“嘭”一声被人从外头撞开了。

第2章 死因

  唐家的大门是被撞开的……当然,本来也没上锁。

  “爸妈,建华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可能,丰年怎么可能……呜呜……”

  李曼青从厨房伸出头来,愣了片刻才认出来,是多年不见的大姑姐,嫁去刘家村的唐丰莲。此时的她还没到四十岁,头发也没白,面色白净,身材丰.满,身上穿着暗红色的呢子大衣,下头配了条深灰色的健美裤……这一身,就是在二十年后也不过时。

  唐丰莲是老唐家几姊妹里日子最好过的一个……直到后来的事情发生。

  大姑姐只来得及看了她一眼,就跑进堂屋去,母女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突然就“哇”一声抱头痛哭起来。

  李曼青麻木的听着她们的哭声。唐丰年上面有三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作为老唐家唯一一根独苗,突然间说没就没了,至亲之人谁也受不了。

  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作为唐丰年的老婆,倒是有种解脱了的感觉。可能是时隔太久,二十年了,久得她已经记不清唐丰年的长相了,当然,若像大姑姐这般面对面还是认得出来的,但若让她在脑海里勾勒,却是无从下笔的。

  他留给她的唯一印象就是力气大,个子高,和发自内心的害怕,其余的……跟一个陌生人也没啥区别。李曼青倒是想要挤两滴“鳄鱼”眼泪,但她根本挤不出来。

  才想着,唐德旺和大姐夫刘建国劝着,屋里的嚎啕大哭好容易收了,只听得见两个女人的呜咽声。

  “建华说的消息……爸妈从哪儿听来的?”这是大姐夫的声音。

  唐德旺沙哑着嗓子,道:“他们一起下井的三个人,一个都没跑出来……”

  原来是唐丰年跟着村里人在县里另一个乡的私人煤矿上挖煤,已经挖了五六年了,前两年结婚后,家里人再不让他去了,但他说趁现在的老板是厚道人,以后矿被兼并了就再没这么好拿工钱了,硬是才正月初八就出了门。

  谁知这一去竟是天人永隔。

  泪水未干的母女俩又哭起来。

  “那是谁带回来的话?可当得准?”

  唐德旺揉了揉通红的双眼,道:“建华他二哥带他去的,话也是他带回来的,说是……埋得太深了,矿口全埋死了,老板不愿再花钱挖开,咱们……”

  唐丰莲带着哭音接嘴道:“那丰年就这么啥都没了?!”尸骨无存。

  李曼青心头也跟着一酸。地处偏远山区的威城县能在未来的三年后脱颖而出,成为远近闻名的县级市,同它本身发达的煤矿经济密不可分。但有煤的是威城县下另一个叫大渔的乡,不是唐家所在的太平乡。

  整个威城县每年死在矿上的人不会少于七八个,人人都知道危险,矿井塌.方会死人,瓦.斯爆.炸会死人,甚至采矿架塌了,也会死人……但饶是如此,村里年轻人还是趋之若鹜。

  二十年前,还在上一个世纪,改.革.开放的春风尚未吹到内陆山区,大山里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刨一年也挣不了八百块钱,而下矿每个月就能有一百块,正经机关单位也不过如此,确实属于高收入了!

  唐丰年是老两口的老来得子,连着生了三个姑娘才得的儿子,父母年迈,姐姐们都已出嫁,妹妹还在读书,他不得不挑起养家糊口的担子。

  现在,顶梁柱没了,唐家老小真是老的老,小的小,往后生计之艰难,可想而知了。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矿上的赔偿金还是被他们信任的儿媳妇卷走了。

  李曼青恨不能狠狠的扇自己两个耳光,她上辈子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才能做出这种蠢事来,因为愧对唐家人,无颜面对亲生父母,她一出去就是二十年,再不敢同任何人联系。

  “那咱们怎么说也要上矿看看去!”这是唐丰莲的主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想到弟弟的尸骨就要被永永远远的埋在百米深的地下,心口就是一阵绞痛。

  唐老太哽咽着说:“我也是……这么说的,可家里没人看着,你小妹还在学校不知道消息,你兄弟媳妇性子也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

  唐丰莲无奈点点头,弟媳妇那软脚虾,确实不放心让她守家。

  “那行,不如就让她先去刘家庄,那边有我公公婆婆给她作伴,我和建国陪你们去大渔。”说着就要叫老公刘建国带李曼青过去。

  李曼青在厨房里听得心头一动,上辈子的这时候,她死活闹着不肯去大姑姐家,最后闹得公婆没去成矿上,唐丰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就无人得知,只任由矿上老板单方面的做主,给了他们一笔巨款打发过去。

  当然,说“巨款”也只是对唐家而言,对那些煤老板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这一世,她绝不能再这么不识大体的哭闹了。

  李曼青进堂屋去,低着头道:“妈,大姐,就让我跟你们去吧。”她不敢抬头,怕她们看见她一滴泪都没有的眼睛,对于一个刚死了老公的女人来说,这绝对不正常。

  “曼青怎么成?不是说坐不惯拖拉机麽?”唐老太满眼狐疑。

  李曼青老脸一红,她上辈子确实够“讲究”,也够作的,农村人居然以“坐不惯拖拉机”为由,连自己生死不明的老公都不去看一眼。

  “我……想去。”她低着头憋出这么一句,唐家母女都只当她是悲伤所致,还拍了拍她肩背,安慰“不怕,咱们去看看”。

  “曼青从昨日中午就没吃过饭,怕待会儿路上饿,我去给她热个饭去……”唐老太忙着进了厨房,大姑姐不赞成的看了弟媳妇一眼。这个媳妇,自娶来啥也不会做,不下地,不进田,居然连厨房都不进,也就她妈这样的好脾气了,要去了老刘家,还不得被教着做人?

  李曼青一看大姑姐那熟悉的“看不惯”眼神,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她在婆家没有被教做人,却在后来的二十年,被社会教会了!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151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15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回到前夫刚死时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