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见空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罪加罪   内容大小:273 KB  下载:见空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1-12 17:35:02

本书由 luoshao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见空》

作者:罪加罪

文案

1、文案无能作者抓耳挠腮文案:

万年大佛梁二爷身边出现一个女人,大家都在猜她可能会成为二夫人,他却一再声明,她只是他的医生。

所以许轻言以为,在他心目中,她就只是一个医生,最多是个居心叵测的医生。

2、文案无能作者抓耳挠腮一句话文案:

万年大佛和他的高岭之花

3、你们要的人设:

谁都拿他没办法就是拿女主没办法之男主VS高岭之花懒搭俗事不得不搭理男主之女主

4、入坑守则:

1)本文涉及所有专业知识都是非专业人士艺术创作,一如既往有狗血,黑帮背景为辅,不是医疗剧,不是悬疑大片,不是黑帮大片,就是一个让有情人尽可能尽可能尽可能成眷属的故事,不妥之处,欢迎温柔温柔温柔指正。

2)本文崇尚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反对一切违法犯罪黄赌毒行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主角:许轻言、梁见空 ┃ 配角:沈月初

=============

楔子

  审讯室的空气不怎么好,长期的封闭令窗户上凝出薄薄的白雾,已经五月,但这天气温格外低,由于室内外温差大,不停有水流将玻璃窗划得四分五裂,如果从里面往外看去,天地一片浑黑,望不见一点星光。

  这里的条件不好不坏,本来就是审讯室,没有把空调关了已经非常人性了。从扣押至今,她已经被审问过不下十次,但结果都一样,没有人能从她的嘴里撬出一丁点有营养的答案,所有人都厌恶透了她这个不分是非,装腔作势的女人。不过他们依然坚持不懈,她也坚持到底。

  今天她还能有杯咖啡喝,全托对面这位大人物的福。

  许轻言没什么表情,苍白消瘦的脸上看不到嫌疑犯常有的一丝慌张,除了连日的抗压留下的疲惫,她所持有的淡定已经进阶到麻木的状态。许轻言默默垂眼,盯着一次性杯子,两只手上戴着手铐,勉强能握着纸杯轻轻回转。杯中的速溶咖啡已经喝了一半,还剩下的一半早已凉透。

  长久的沉默让这间屋子陷入一种古怪的气氛,空调出风口的声音仿佛越来越大,挑动着潜藏在空气中细小的不安分因子。

  曹劲面对一言不发的许轻言,心底不由生出几许不安,他所认识的许轻言是一个看着平平淡淡,骨子里却很强硬的人,想从她嘴巴里问出东西,确实不容易,难怪他的同事都败下阵来。

  但他相信自己是不一样的。

  曹劲稍稍前倾,握紧拳头,尽量耐心地对许轻言说:“你可以跟我说实话的,不用害怕,如果他威胁你,我也能保护你,还有你的家人。”

  许轻言眼皮都没抬,继续转着纸杯。

  “你真要自己担下来?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曹劲正要晓之以理的时候,许轻言忽然低声开口:“我只是恰好出现在那里。”

  这句话她已经说了不下十遍,她不嫌烦,他们听得都烦透了。

  曹劲吸了口气,看着她毫无波澜的面庞问:“你觉得这种巧合我会信吗?那里有什么,你一定知道的,不然以你的个性,你不会去。”

  许轻言重新低下头。

  曹劲忍不住道:“你现在所做的不仅葬送了自己,还妨碍司法公正。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就是他们那群败类把月初拖下了水,要是没有他们,月初不会这么早离开我们,你和我一样都痛恨他们,不是吗?”

  许轻言慢慢掀起眼皮,黑白分明的瞳仁中印出曹劲英俊的脸:“你很了解我吗?”

  曹劲觉得这个问题根本没必要问:“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许轻言默默点头:“我认识你十五年。”

  曹劲盯着她的面庞,想从上面找到十五年的情谊,但她的冷淡令他的心不住地往下沉:“你认识他才多久,你要包庇他吗?”

  许轻言兀自笑了笑,身体微微后仰:“曹劲,不要再问我了,你要把事情算在我头上,我也无话可说。”

  “你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曹劲不免有些烦躁。

  “谁知道呢。”

  她竟是无所谓地笑了笑,曹劲有些晃神:“我没想到你已经陷得那么深了,什么时候开始的。那次吃饭的时候,你已经认识他了对吗,你还骗我说你们只见过一次。”

  “不用再多说了,曹大头,你既然很了解我,就应该知道,我不愿多说的,一个字都不会说。”许轻言回避了他的问题,随后再次陷入沉默,把玩起手里的杯子。

  “许轻言。”曹劲心头一阵翻涌,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触感冰凉,令他为之一愣,“你根本不是走这条道的女人,他就是一个漩涡,你跟着他只会越陷越深,现在还来得及,我可以帮你挣脱出来。”

  许轻言淡淡地望着他的手,眼神有一瞬间的复杂,但很快清明。她挣脱开来,抬头,薄唇微动:“许轻言不是以前那个许轻言了。”

  这句话仿佛掷地有声,砸出金属般强硬的感觉。而她的这句话也仿佛凿穿曹劲的脑门,让他深感震惊以至于一时间无法言语回应。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

  曹劲猛地回头,立即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调整了下情绪,说:“请进。”

  进来的何冠臭着脸对他们说:“二爷来保她了。”

  曹劲不可多见地一怔:“怎么可能?”

  “审批下来了。”

  曹劲接过申请表仔细看了看,程序上来说没有问题。他没想到这人能通这么大的关系,把许轻言保出去。

  曹劲看着许轻言,她倒是没多大反应,但黑色瞳仁中瞬间闪过不易被人察觉的光芒,平静而温柔。

  门被打开,许轻言慢慢走出警局,有两名警员压在她身后,曹劲也跟随之。她的步伐缓慢,朝着过道前方坦然走去。

  何冠悄声在曹劲背后说:“她这个样子倒是有几分二夫人的模样。”

  他这语气怪怪的,说不上是讥诮还是可惜,曹劲飞快地看他一眼,狠狠道:“不要把她和那帮畜生混为一谈。”

  走到门口的路不长,但一路上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虎视眈眈,一刻不敢松懈,目光钉在许轻言身上,仿佛要在她淡定的脸上凿出千百个洞。

  抓住一个李家的人有多不容易,更何况是二爷的人,原本想趁机挖出点什么,偏生碰到这个外冷内冷的许轻言,油盐不进,跟他们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

  许轻言的面纱在今晚揭露,偶有传言,梁见空身边出现一个女人。她好像游走在黑帮与正常社会的边缘,但是唯一能近梁见空身的女人,有人说她深受梁见空信任,又有人说她只是梁见空制衡程然的工具,甚至传言她和二爷关系颇有点剑拔弩张之味,可无人能确认到她的身份。

  许轻言越过最后一道门槛,大门后是扑面而来的狂风冷雨,直叫人打哆嗦。有人上前警惕地帮许轻言打开手铐。

  她表面上依旧冷冷淡淡,怎么都没想到她也有进局子的一天,还被自己好友审讯,心中情绪实在难以言喻。

  曹劲在她身后不死心地说:“轻言,不要再陷下去了,趁现在我还能帮你。”

  许轻言停顿片刻,未答一言,大步走进沉沉夜幕。

  曹劲从门口向外望去,那片浑黑之中,隐约有一个颀长的身影,他的视线定格在那身影之上,眉头紧紧蹙起。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

  哇哦,我竟然开新坑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站好队,买好票,随我们的万年大佛和他的高岭之花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第1章

  如果时光倒回到十个月前,许轻言也绝不会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个时候的她只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员。毕业后承蒙老师厚爱,顺利留在医院,每天战斗在救人治病的第一线,日复一日,乐此不疲。每天坐诊,查房,研究病历,下了班也没有过多的社会交际,健身,回家,看书,睡觉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别人看起来略显无聊,但许轻言很满足。

  曹劲偶尔会跟她联系,两个人见面吃个便饭,交流下自己的近况。每次曹劲都会无奈地笑道:“你能说说你的生活吗,怎么总是工作。”

  许轻言愣住,仔细想想,只憋出一句:“这就是我的生活呀。”

  曹劲感慨:“这哪叫生活,今天晚上我请你看电影,你有多久没进电影院了?”

  许轻言支着下巴,清秀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不了,晚上我值班。”

  在所有人眼里,哪怕是曹劲,都觉得许轻言是一个感情淡漠的人,好像山顶的空气,冰凉又稀薄,甚至于他们有时不知道该如何跟她沟通。没错,她从小就是一个不太外向的孩子,甚至因为这种个性被同学以为高傲,没少受同班顽劣的少年人欺负。

  但二十岁之前的她和二十岁之后的她还是有些许区别,但区别在哪,她最亲的人也说不上来,仿佛她的灵魂里忽然缺失了一块,再也补不上。

  可许轻言觉得她有自己的生活,即使不被外人理解。比如她喜欢一个人旅行,她的工作性质限制了她的自由,但她总是会争取每年出去一次,背上行囊,放下包袱,一张地图,就很洒脱。

  也许她骨子里也有点冒险家的精神,只是平时大家都没看出来。

  许轻言这回去了趟尼泊尔,她选择自由行,住宿也无所谓,辗转于路边不同小旅馆,不急着逛景点,泡杯茶,坐在窗台,放眼小街小巷人情风俗,慢慢感受难得的静谧。

  在离开一处前往下一处前,许轻言端着相机给这家不大的旅馆摄影留念。这时,她隐约觉得旅馆里的气氛不同于往日。当她把镜头对准前台时,站在前台的两个男人忽然大步冲她走来,凶狠地夺下她的相机。

  这两人都是中国人,一个非常高大,犹如猎豹,精锐的目光锋利如刀,一个身形偏瘦,肤色黝黑,杀气很重,也就是这个人抢了她的相机,他的力道很大,揪过相机带的时候,许轻言的手心被划出一道红痕。这个男人冷冷地盯着许轻言,仿佛只要她动一下,就立刻扭断她的脖子,他低声暴呵:“你在拍什么?”

  许轻言这两日也常听闻她现在所在之地已靠近边境,并不十分安全,遇上事情唯有自求多福。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拍一下那个装饰物。”许轻言镇定地指了指前台桌上摆放的一排石像。

  那男人似乎不信,而他身后的男人一直用猎豹般的眼睛打量着她。

  “你是医生?”他低沉的声音犹如铁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许轻言愣了下,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行李包,里面放着一本医学权威期刊。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74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74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见空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